危機帶來的機會—利用大跌修正你的投資錯誤(Silver Lining of Market Downdraft)

股市大跌,對於許多投資朋友,不是一個好受的經驗。

但金融市場的失序與混亂,其實夾著新生的機會。因為,這等於是一個壓力測試,會幫投資人把不合適的投資方法與觀念找出來。

首先,是個股投資人。

當整體股市下跌二三十趴時,跌幅比這更嚴重的個股比比皆是。過去許多投資人”自以為”抗跌的股票,在下跌中完全破功,帶來比市場更嚴重的損失。

這會暴露出幾個問題。

第一個,投資人以為自己可以承擔大幅下跌的風險,其實受不了。下跌,會讓你想賣出。

第二,投資人根本不認為股票會帶來嚴重虧損的狀況。以為用”存股”的觀念,股票就會愈存愈值錢。

矯正方法:放棄個股投資,改採分散投資。

個股會帶來比整體市場更大的波動,而這個波動風險是沒有對應補償的

改用廣泛分散的指數型基金跟指數型ETF,讓投資人免除經理人風險(就是大多主動投資會適得其反,落後市場的風險),也免除個股風險,就單獨面對市場風險。這是比較有機會,得到對應補償的投資風險。

另外,也不要再把”存”跟”股”兩個字放在一起。存款在銀行是一個相對安全的行為。但將”存”這個字挪來跟股票合在一起,無法將股票投資變成一個安全的行為。股票就是有嚴重虧損的風險。

處理風險的方法,在於認知、知道可能會發生這樣的狀況,並採取應對措施。而不是玩文字遊戲。

再來,是資產配置投資人的問題。

閱讀全文

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分析介紹(VPL,2020年版)

美股代號VPL的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成立於2005年三月4日。追蹤FTSE Developed Asia Pacific All-Cap Index。

指數名稱中的All-Cap字樣,代表它是一個同時囊括大、中、小型股的指數。

投資美國以外國際市場的VGK,VPL和VWO都是在2015更改為納入小型股的全市場指數。追蹤全市場指數的投資工具,讓投資人可以取得更完整的市場報酬。

FTSE Developed Asia Pacific All-Cap Index包括亞太地區的六個成熟經濟體,其比重如下:

日本 59.3%
澳洲 16.8%
韓國 11.3%
香港 8.4%
新加坡 2.9%
紐西蘭 1.0%

日本占指數近六成的比重。所以VPL的表現很大部分由日本股市與日元的表現決定。

VPL內扣總開銷是每年0.08%。

在亞太成熟市場方面,目前台灣本地市場有幾支ETF。投資日本市場有國泰日經225ETF、元大日經225ETF與富邦日本ETF。投資香港市場有FH香港ETF。

根據美國晨星資料,VPL資產總值28億美金。平均每天成交量71萬股。

根據2019十二月底資料,VPL的前十大持股分別是:

閱讀全文

資產配置者眼中的肺炎疫情與股市大跌2—資產持有者vs.資產交易者(First Quarter of 2020 in the Eyes of An Asset Allocator)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許多人說,股市下跌跟危機這麼明顯,為什麼不離開股市,換成現金呢?

這個說法除了有很明顯的後見之明 (Hindsight bias)之外,它還突顯了一種心態。

投資股票,你到底是做什麼?

你是持有資產,還是在暫時持有一張證券?

很多人以為自己是在持有資產,但其實他是在暫時持有證券。

股票這張證券上漲時,他就愛它,他就存它,他就認為這張證券是自己財富的基石。

股票下跌時,他就討厭它,他就賣出它,他就認為股票投資是對財富有害的行為。他移情別戀,改愛現金女王。”現金為王”的口號,是他變心的明證。

現金這種資產的存在,讓許多人以為,其它資產都應該跟現金一樣,至少應有穩定的特性。

實際上,這個世界上大多的財富,從來沒有固定的價格。股票、房地產等許多資產,它們的價值,都是會不斷波動的。

而實際上,大多富人持有的正是價值波動很大的資產。

閱讀全文

美國聯準會的經濟與金融市場穩定措施(Federal Reserve and Its Stabilizing Measures)

美國聯準會在2020三月23日的新聞稿中宣佈,採取多種經濟與金融市場支持措施。

本文列出其中重要的幾個項目。

首先是維持核心重要市場功能。聯準會指的是公債市場與機構債市場。這由FOMC,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執行。將視狀況,持續買進美國公債與房貸抵押債券,確保市場正常運作。

美國公債市場不僅是美國政府募資的場所。美國公債殖利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美元債券利率參考指標。

譬如一家公司要發行十年期公司債,大家一定會參考目前十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多少。以此做為基準,再看這家公司的風險如何,往上加殖利率。

美國公債市場假如出現異常的波動,會連帶造成大量美元債券的價格波動。所以這是核心重要市場。

房貸抵押債券,則讓房貸可以包裹成債券在債券市場買賣。這降低了想買房子的家庭的借貸成本。美國聯準會也將其視為重要支持目標。

然後,聯準會從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中動用資金,支持以下幾個機構(Facilities)。

我第一次看到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這個名詞,是在去年閱讀Stress Test的時候。這是不需要美國國會允許,聯準會就可以動用的資金。沒想到,不到一年,就看到ESF再度出馬。

這幾個機構(Facilities)分別負責幾個領域。

首先是投資級公司債市場。有PMCCF(Prim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和SMCCF(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這兩個機構。

PMCCF是在初級市場運作。聯準會可以直接買下公司新發行的債券。SMCCF則是在次級市場運作,聯準會可以買過去發行,目前在次級市場流動的公司債。

也就是說,大公司要發債,聯準會已經準備好錢要接手了。公司不用怕借不到錢。這是對公司債市場很強力的支持措施。

閱讀全文

存股與資產配置的根本差別(Asset Allocation vs. Betting on One Stock)

我近來發現,有些投資朋友看到我們資產配置投資人採用買進與持有的方法,就說”啊,那你們也是存股一派啊。只不過你們通常是存ETF”。

我覺得有必要特別釐清一下。

首先,長期持有只是資產配置這套投資方法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執行方法。

沒錯,我們投入一個標的後,預期會持有十年、二十年或甚至三十年以上。一直到要用錢的時間點。

但資產配置不是只有買進一個標的然後長期持有,還有其它重要的做法。

第一,同時投資不同資產類別。最常見的是股債搭配。而且債券通常用的是高評等債券。為股市下跌,提供保護效果。

第二,再平衡。一個資產類別漲到超過目標比重時,資產配置投資人會把它賣掉一些,將資金補入比重偏低的資產類別,讓投資組合維持在原先的狀況。

但存股投資人呢?

閱讀全文

資產配置者眼中的肺炎疫情與股市大跌1—股債搭配的效果(First Quarter of 2020 in the Eyes of An Asset Allocator)

2020二月以來,隨著肺炎疫情的全球傳播,全球股市也跟著下跌。

“現金為王”
“跌勢深不見底”
“再不離場就是笨蛋”

之類的說法,不絕於耳。這篇文章我們來就看看,對一個執行全球股債分配的資產配置者來說,這段股市下跌到底造成多嚴重的影響。

下表是全球股市四大分區ETF與兩支投資級公債ETF,2020年到三月17日收盤為止的績效(以淨值計算,資料來源是美國晨星網頁)。



標的

績效

VTI

-23.00%

VGK

-31.58%

VPL

-24.92%

VWO

-24.51%

IEI

3.78%

BWX

-6.01%

從上表可見,全球股市四大區塊都明顯下跌。美國公債標的IEI是上漲的。國際投資級公債標的BWX則是下跌的。不過程度不嚴重。

下表則是各種不同股債比率的投資組合,在2020這年,到三月17日收盤為止的績效。股票部位採用全球四大分區標的均分的方式。譬如股票比重假如是60%,那就是VTI、VGK、VPL、VWO各15%。債券部位採用美國公債與國際公債平均分配的方式。譬如債券比重40%的話,那就是IEI20%,BWX20%。



股票

100%

90%

80%

70%

60%

50%

債券

0%

10%

20%

30%

40%

50%

績效

-26.00%

-23.51%

-21.03%

-18.54%

-16.05%

-13.56%

 

 

 

 

 

 

 

股票

40%

30%

20%

10%

0%

債券

60%

70%

80%

90%

100%

績效

-11.07%

-8.58%

-6.09%

-3.60%

-1.12%

從上表可以看到,假如100%投資股票,全球分散仍是-26%的下跌,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之內,資產少掉1/4。這就是只投資股票單一資產的問題。遇到下跌時,虧損嚴重。同期間跌的比-26%嚴重的個股,那是比比皆是。

接下來我們可以看到股債搭配的成果。加入20%的債券,下跌縮減到-21%。加入30%的債券,下跌是負十幾趴。股債比60:40的投資組合,下跌更只有-16%。

也就是說,在一位施行全球分散,股債搭配的投資人眼中,這一段讓許多股票投資人哀號遍野,停損出場的下跌,也不過是-20%左右的下跌。基本上,對有點風險忍受度的投資人來說,這不應是無法接受的波動。

許多人常抱怨說,資產配置投資人遇到股市下跌沒有應對,只會”呆呆”的撐過去。

閱讀全文

Vanguard FTSE Europe ETF分析介紹(VGK,2020年版)

美股代號VGK的Vanguard FTSE Europe ETF成立於2005年三月4日。追蹤FTSE Developed Europe All-Cap Index。

指數名稱中的”All-Cap”代表它是一個全市場指數,也就是同時囊括市場上的大、中、小型股。

VGK原先追蹤的指數是以大型股與中型股為主,在2015改使用目前這個全市場指數。

這是Vanguard指數化投資工具的優點。投資美國以外的國際市場,Vanguard的標的也是盡可能的做到全市場指數化投資。

FTSE Developed Europe All-Cap Index同時囊括歐元與非歐元區市場,指數成份證券1306支。

VGK前十大投資國家與比重如下:

英國 26.8%
法國 16.0%
瑞士 13.9%
德國 13.5%
荷蘭 6.1%
瑞典 4.9%
義大利 4.2%
西班牙 3.9%
丹麥2.9%
芬蘭1.9%

前十大組成國家與去年(2019)完全相同。

國內也有兩支歐洲股市ETF,分別是元大歐洲50ETF(台股代號,00660)與富邦歐洲ETF(台股代號,00709)。

元大歐洲50ETF追蹤EURO STOXX 50指數。這個指數對於投資歐洲地區有個重大缺陷,就是它只包括歐元地區國家。

閱讀全文

元大標普500ETF(00646)指數追蹤效益分析(Tracking Difference of Yuanta S&P 500 ETF,2020更新)

2015十二月發行的元大標普500ETF (台股代號:00646),到現在已經經歷了2016到2019四個完整年度。本文分析該ETF的指數追蹤成果。

首先是元大標普500ETF本身的績效。

下表第二欄列出從2015到2019這五年的最後一個工作天,元大標普500ETF的台幣淨值。



日期

淨值 (NTD)

中價匯率

淨值 (USD)

2015/12/31

19.92

32.825

0.606854532

2016/12/30

21.66

32.25

0.671627907

2017/12/29

23.82

29.76

0.800403226

2018/12/28

23.05

30.715

0.750447664

2019/12/31

29.46

29.98

0.982655103

然後依台灣銀行在這一天的匯率中價(採用即期匯率),將淨值換算為美金報價,列在表中最右一欄。

由於這支ETF成立至今都沒有配息,所以它的總報酬率就是淨值價差。

2016到2019這四年,以美金計算的元大標普500ETF報酬率如下表:



 

元大標普500ETF

VOO

S&P 500 Total Return

2016

10.67%

11.93%

11.96%

2017

19.17%

21.78%

21.83%

2018

-6.24%

-4.42%

-4.38%

2019

30.94%

31.46%

31.49%

投資元大標普500ETF的投資人假如不知道跟指數比較,會以為過去四年,賺了三年,獲利不錯。其實每年拿到的,都是明顯落後指數的報酬。

同期間,Vanguard發行的標普500ETF(美股代號:VOO),都可以拿到更好報酬。(如上表中欄所示)

元大標普500ETF與VOO落後標普500指數幅度如下表:

閱讀全文

2020肺炎疫情強化的投資迷思---投資就是要擇時進出

2020肺炎疫情戳破的投資做法1---100%股票最好2020肺炎疫情戳破的投資做法2---市政債CEF是穩定與低風險的收益來源這兩篇文章指出肺炎疫情引起的全球股市下跌,所戳破的不良投資方法。但很不幸的,同樣的行情,也會加強某些投資迷思。

在二三月間,股票市場動盪,一天下跌7%、下跌10%都發生過(還不只一次)。投資人不禁會想,要是能避開這些下跌有多好。整段下跌期間都躲過的話,那可以少二十幾趴的損失呢。

由於臉書與網路的發達,你也會看到許多剛好在大跌之前離開市場的人出來公開炫耀,或甚至準到可以講在幾點幾分市場將有轉折的”神人”,都紛紛出籠。

表現上來看,躲過這些下跌很重要。但問題是,你無法持續做對。

每次大跌後,一定會有人出來說,他躲過了。

但離開市場後,下一個問題就是,”什麼時候要回來?”。

假如沒有抓到回場的時機,市場反彈到把之前的下跌都補平了還往上漲,他還在場邊觀望。那總結來講,當初在下跌時離開市場根本就沒有比較好。”笨笨”的呆在市場裡面,隨著市場下跌再漲回來,成果還比較好呢。

擇時進出,從來不是一個問題而已。它是一個有兩端的問題。什麼時候離場?什麼時候回到市場?要兩個都對才行。

而且,你這次對,下次也不一定會對。你會發現,每次大跌都有人出來吹噓自己躲過下跌。但很有趣的,這些人每次都不一樣。

要猜到日本大地震、新冠肺炎這種有天災成份的大事變,是靠自己的什麼精密分析而得知。那恐怕是吹噓過度。

而且有些人會說像這樣的話:
“不是很多人能抓住市場趨勢,但是有人能藉由分析,事先知道的。”

常常,他說的”有人”,就是他自己。

或者說:
“你沒看到有人可以持續正確預測,不代表沒有人可以”

這種話,就像說:
“你沒看到有人活到200歲,不代表沒有人可以活到200歲。”

這都只是在玩弄邏輯的詭辯而已。務實一點,有時候似乎是一種很難的要求。

我們來看真正令人尊重的市場大師對於持續成功預測市場的看法:

閱讀全文

2020肺炎疫情戳破的投資做法2---市政債CEF是穩定與低風險的收益來源

CEF是封閉型基金 (Closed-End Funds)的縮寫。市政債則是美國州政府跟郡政府所發行的地方政府債券。由於其高評等的特性與某些稅務上的好處(註),成為某些投資朋友債券部位選用的資產類別。

但問題是,市政債不是公債。

說市政債跟公債一樣安全,就像說高雄市債券、花蓮縣債券(或是台灣任何地方政府的債券),跟台灣公債一樣安全。這恐怕是過度衍申。市政債的安全性不如公債。

這個問題,在2020三月12日,美國股市一天下跌近10%時暴露出來。請見下表:



 

VTI

MMU

MYI

NEA

NMZ

NVG

NZF

PML

3/12

-9.72

-11.45

-8.35

-5.73

-14.04

-8.24

-11.18

-14.07

投資整體美國股市的VTI在這天下跌9.7%已經夠慘了。表格右邊七個紅色字體是七支市政債CEF的代號。這些市政債CEF全面下跌,其中還有四支帶來-11%到-14%不等,比股市還要嚴重的下跌。

過去買進市政債CEF這類標的,認為它們也很穩定的投資人,這時恐怕會驚恐的發現,這些是跌的比股市還要嚴重的標的。他們不僅要承受股市的下跌,還”意外”的發現,債券部位跌的比股市還要慘。

閱讀全文

2020肺炎疫情戳破的投資做法1---100%股票最好

2020一月從中國開始的病毒性肺炎疫情日益加重,到今天已經出現的全球傳播狀況。因為預期對經濟前景的負面影響,全球股市也紛紛下跌。美國股市在2020三月12日(星期四),出現一天近10%的下跌。

在市場面臨壓力,出現較大的波動時,我們也有機會看清之前承平時期,一些看似有道理的投資做法,是否真的正確。

第一個有問題的說法就是,”股票預期報酬比債券高。所以投資何必股債搭配呢?就100%投資股票就可以了。”

甚至有人說:”股票長期一定贏債券。”

高評等債券的作用,在這次的市場波動中就可以看出。

首先,它可以在股市大跌時,緩和損失。

下表列出今年2/27、3/9和3/12這三天股市明顯下跌時,投資級債券標的的表現:



 

VTI

VGK

VPL

VWO

IEI

BWX

BND

LQD

2/27

-4.50%

-3.11%

-2.73%

-2.47%

0.32%

0.35%

0.11%

-0.54%

3/9

-6.68%

-8.43%

-6.28%

-6.98%

0.46%

0.57%

-0.21%

-2.42%

3/12

-9.72%

-11.33%

-10.76%

-10.05%

0.11%

-2.67%

-5.43%

-4.77%

在這三天,全球股市四大區塊都是下跌。可以看到iShares 3-7 Year Treasury Bond ETF (代號:IEI)這支美國中期公債ETF的保護效果最直接。這三天都是上漲的。

國際投資級公債ETF,SPDR Bloomberg Barclays International Treasury Bond ETF (代號:BWX)其次。三天中有兩天上漲,一次下跌。(這個標的會反應出美元與非美元貨幣間的匯率波動。)

保護性相對較差的是投資級公司債ETF。iShares iBoxx $ Investment Grade Bond ETF (代號:LQD)。這三天全都是跟著股市一起下跌。只能說,損失比股市較少。

BND 是同時投資公債與投資級公司債的ETF。所以保護效果也介於公債與公司債之間。

持有高評等公債的用途之一就在這裡,讓整體投資組合損失較小,波動較低。讓投資人比較能通過股市下跌的考驗。

各類債券的防禦效果也正如預期。公債最好,投資級公司債其次。高風險債券,包括高收益債跟新興市場債,則是跟股市一齊下跌。

債券的第二個作用在於,股票其實沒有保證”長期”就”一定”會有勝過債券的報酬。債券可能反而是一個投資人長期投資時,報酬較好的資產。

像現在這個時局,投資人就比較能想像,假如傳染性疾病不受控制,造成全球十億人以上感染,或是之後還有第二波、第三波時,全球經濟狀況會是怎樣?股市真的能”保證”有正報酬嗎?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