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得意與最後悔的投資操作(Luck is NOT Investment Skill)

有一個問題可以很清楚的判斷出一個投資人是否有掌握投資的重點,這個問題就是:

”你最得意與最後悔的投資操作是什麼?”

讀者朋友可以先寫下自己的答案,再繼續看下去。

假如一個人最得意的操作是:

在2007十一月金融海嘯大跌前就離開股市
在某股票從高點下跌之前就出清部位

在2009三月全球股市反彈之前就進場布局
在某股票股價低點時,就已經買好買滿,坐享大段漲幅

而他最後悔的操作是:

閱讀全文

Other People’s Money讀後感3---是保險還是賭博?


風險有兩種轉移與承擔的方式。作者用保險業的歷史來說明。

在17世紀時,倫敦的Lloyd’s Coffee House是許多水手、商人與船東的聚集會所。許多海事消息在這裡的耳語與交談中傳播。

富有的英國紳士,以對賭海上船隻的命運做為娛樂。譬如,船順利返航,A先生贏錢。船假如在海上出事,B先生贏。

後來船東與業主發現,既然有人願意為”船隻出事”付錢,那就跟他們訂合約。假如船隻順利返航,船東”輸”,付保費給有錢紳士。假如船隻遇難,有錢紳士”輸”,賠償保額給船東。

這成為英國海事保險的起源。這是風險的交換。雙方以交易的方式轉換風險。

同期間,距倫敦一千英哩遠的瑞士村莊中,也出現了保險。一群農民集結起來共同決定,假如誰家的乳牛死了,大家一起出錢,幫他再買一隻。這是風險的共同化。

英國人的保險是風險交易,瑞士人的保險是風險分擔。

這個傳統延續到今天。

在英國Lloyd’s大樓的交易大廳中,保險經紀人(Broker)拋出一個風險,看有那些擔保人(Underwriter)願意出面承擔這個風險。

譬如,丟出的風險是:”假如足球名將貝克漢任何一腿骨折,賠5億英鎊”。

閱讀全文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7---布列敦森林體系的成立與破滅(The Rise and Demise of Bretton Woods System)


在金融史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叫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在討論貨幣與外匯歷史時常會提及,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制度呢?

在二次世界大戰接近尾聲時,同盟國領袖已經體會到1930年代的國際貿易保護主義跟各國之間的匯率戰爭,是促成二戰戰火的潛在原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過於苛刻的賠償條約,更是促成希特勒崛起的溫床。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各國開始構思如何建立一個可長可久的戰後國際金融秩序。

1944年定下的布列敦森林協議(Bretton Woods Agreement)就是這個背景下的產物。這個制度主要由英美兩國合作設計。英方主腦是知名經濟學家凱因斯先生,美方主事者是當時美國財政部次長Harry Dexter White。

凱因斯其實想設立一家世界銀行,World Bank。這家銀行可以發行一種全球貨幣,名為Unitas。國際貿易與投資透過這種通用貨幣執行,可以大幅提高效率。各參與國還是會發行自己的貨幣,但都可以透過這家世界銀行進行兌換。

這種全球通貨的價值將不與黃金連動,而是由銀行總裁的政策來決定。凱因斯相信,一個誠實能幹的人,可以不靠黃金就順利運作這樣一個制度。

美國方面的White先生,則不希望成立一家可以發行自己貨幣的世界銀行,他希望的是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這個組織由各參與國提供資本與貨幣,在成員國出問題時,出手援助。貨幣方面,White傾向金本位制度。

在Bretton Woods的討論中,最後美方勝出。

美元成為世界貨幣是一種自然發展的結果。對於國際貿易者來說,假如能有一種共通的計價貨幣,可以大幅簡化程序與成本。他們自然會有一種想要找尋共通貨幣的傾向。

在二次戰後,美元符合這個需求。當時美國占全球經濟約50%的產值,是全球最大經濟體。全球各個國家或多或少,都跟美國有投資與貿易上的往來。以全球最大經濟體的貨幣做為全球貨幣,這是一種自然的發展。

不少陰謀論者,認為美國做了什麼措施跟舉動,才把美元推上全球貨幣的寶座。

其實沒那麼簡單。不然你看看印尼政府有沒有辦法透過什麼措施與計謀,把印尼盾推升為全球儲備貨幣?

一個國家必需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經濟強權,它的貨幣才有可能成為全球通貨。

但Bretton Woods的制度設計的確給了美國方面相當獨特的操作能力。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