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佐斯會怎樣投資?(Bezos’ Way of Investing)

綠角最近看到一些亞馬遜創辦人Jeff Bezos的談話,覺得很有意思。

譬如在2012年這則訪談中(影片中的4:40),Bezos這樣說:

人們常問我,未來十年,什麼會改變?

人們幾乎從來不曾問我,未來十年,什麼不會變?

而其實,對於企業經營來說,後面這個問題比較重要。因為我們可以據此決定我們的策略。譬如未來,在零售業,消費者仍會喜歡低價、快速交貨、廣泛選擇。我很難想像,過了十年之後,會有消費者跟我說:”我希望價格貴一點。”

上面這段話,同樣的原則,完全適用於投資。

投資時,你看到新聞、報紙、雜誌、大師,每個都在談”未來什麼會變”。

但其實身為一個投資人,你更應該知道的是,未來,什麼不會變。

投資上一個不會變的基本原則就是:

閱讀全文

定期定額投入美國ETF績效分析---以VPL為例(Dollar-cost Averaging into 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2017更新版)

這篇文章模擬對Vanguard FTSE Pacific ETF (美股代號:VPL)定期定額投資的成果。

投入方式是從2007年1月到2016年12月為止,共十年的時間,分別在每年的一、四、七、十月,定期每季投入

投入時間在每月的第一個營業日。以收盤結算淨值做為買進價格。

每季投入目標為600美金。因為ETF下單只能買進整數股。所以通常無法剛好將600美金全部投入。每次投入的目標雖是600美金,但因為ETF只能買進整數股的交易規則,所以有時投入金額會比600多一些,有時會少一些。

配息在扣除30%預課稅款後,剩餘款項於配息的可配發日當天,以ETF的收盤淨值再投入。

根據這樣的條件進行十年的定期買進,過程如下表:

閱讀全文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3---財富自由的代價


書中有一小段關於財富的描述,雖只是一兩行文字,卻是頗堪玩味。

作者寫道:”The advantages of wealth … the ability to only occupy our mind with matters that interest you.”

財富的好處之一是讓你的心思可以全放在自己有興趣的事上。

對啊,假如整天都可以做自己有興趣的事,那不是很好嗎?

有錢了,就不必為五斗米折腰,可以”隨心所欲”。

這句話隱含的意思是,大多人為了財富,所以必需將心思放在自己覺得沒那麼有趣的事上。

的確是這樣。有多少人,是真的在工作中找到樂趣的呢?

每天趕著上班、處理煩重事務、看老闆臉色、躲同事陷害、加班、文書、應酬…..

煩啊!

大多人為了養家、買房、退休,不得不做啊!

但這也指出一個可能,假如你的工作正是你有興趣的事,其實不必擁有高額財富,你就擁有財富的好處了。

很多人追求財富自由。定義是,不用工作,金融資產所得就可以支應生活。

為什麼?

因為他工作不自由,他覺得工作是一個牢籠。

換句話說,這種財富自由在取得之前,要先坐牢。這是太多人沒有看到的”財富自由”概念的另一面。

假如你生活在一個國家,人不是生而自由。是成年之後要先坐兩年牢,之後才可以自由。

你覺得如何?

不會有人覺得合理。

那為什麼很多人覺得,這種當代的財富自由概念,這種要先坐牢再自由的想法,非常可行。

理由就在於,他沒有想到另一種可能。在工作階段就取得財富的好處。這條路,就是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而實際上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事業有成的人,不管是Steve Jobs、Elon Musk、還是John Bogle,就是工作與興趣結合的人。他們對自己工作的熱愛,產生強大的驅動力,帶來可觀的事業成就。財富累積,也遠遠勝過把工作視為牢獄之災的人。

換句話說,把工作當成不自由,那你的確會不自由,而且財富還會落後樂在工作的人。

所以,不要再一直把”工作=不自由,不工作=自由”的財富自由概念往腦中塞了。這種想法只會讓你註定要度過一段很不舒服的”牢獄之災”。

在工作中找尋意義,做自己真的會樂在其中的事業,你,會更早享有財富的正面意義。


後記:本書中文版是反脆弱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1---什麼是反脆弱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2---整體的反脆弱來自個體的犧牲

投資,不該是生活的重心(What You Should Focus On)

金錢的可能(The Use of Money)

理財的重點(YOU are the Biggest Asset in Your Portfolio)

薪水可以致富(Getting Rich By Working Hard)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