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the Course讀後感3---柏格給ETF投資人的建議


Stay the Course書中有一章專門討論ETF,這章開頭描述了,1992年ETF之父Nathan Most與柏格在Vanguard總部的歷史性會面。

Nathan Most對柏格提出合作發行ETF的提議。他提到ETF這種易於交易的特性,可以給投資人更大的彈性,可以融資、放空,也可以吸引機構法人。

柏格給了兩個回應。第一,他告訴Nathan Most這個產品發行前需要修正的幾個問題。第二,柏格明確表達,他對參與這種”易於交易”的投資工具發行,沒有興趣。

所以Vanguard從ETF的初始發行中缺席,後來Nathan與道富資產管理合作,推出美國第一支成功的ETF,SPY

柏格在文字中特別提到,今天ETF的成功,很大部分需歸功於Nathan Most不懈怠的追求這個理念,克服所有困難,把ETF從一個想法,實踐成一個工具。今天使用ETF的投資人,恐怕大多不知道這個投資工具是誰發明的。柏格說他以這段文字,代表對這位先鋒的敬意。

字裡行間,我可以感覺到,柏格認為Nathan就跟他自己一樣,是一個新觀念的推行者。這方面兩人是一樣的。但對於ETF的交易特性,這違反柏格希望投資人長期持有的理念,所以在ETF發展的路上,兩人無法成為事業夥伴。

對於ETF這三個看起來新穎漂亮的縮寫,柏格先生特別發明了一個縮寫,叫TIF,做為抗衡。TIF指的是Traditional Index Funds,傳統指數型基金。

ETF的發展相當迅速,在發行後17年就達到一兆美金的資產總值。傳統指數型基金,要35年才達到一兆美金的資產總值。

但兩者的資產組成不同。書中柏格先生展示了一個很有參考價值的表格,列出ETF與TIF在各資產類別的資產總價值。很明顯TIF偏向廣泛分散型的股票資產,ETF資產則比較集中在Factor和Smart Beta上。

不僅是資產類別上的差別,使用ETF的投資人,也明顯表現出比TIF更高的週轉率。(也就是更傾向於短線買賣)

也就是說ETF的發展,的確有很大一部分是柏格想盡力避免的東西,就是集中於市場小區塊的基金,或是宣稱可以擊敗大盤的效果。

但是,這不代表柏格完全反對ETF。書中他寫道:

閱讀全文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2---如何讓投資人多賺六兆台幣


柏格先生被對手從威靈頓資產管理公司總裁的位置拉下來之後,他仍然是11支威靈頓系列基金董事會的主席。他從基金方面下手,開始他的反擊。(註)

他希望基金自己獨立出來,管理自己的事務。基金董事會投票通過,取得初步的自主性。Vanguard集團在1974九月24日正式成立。當時這個”集團”只有28位員工。

一開始Vanguard能做的工作很有限。一家基金公司有三大業務範圍:行政事務、資產管理、銷售。

剛成立的Vanguard只能做行政事務。柏格當然不滿意這樣的運作範圍。他慢慢的把其它兩項業務主導權拿回來。

首先是在1977,他放棄了給證券商佣金的基金銷售制度。書中寫道:

“We would not rely on sellers to sell fund shares, but rather on buyers to buy them.”

也就是說,Vanguard的這些基金不會再給行銷通路任何酬佣。賣Vanguard的基金沒錢賺。這些基金要靠想買的投資人自行買進。

想想看,這需要多大的勇氣。當你的競爭對手全都給付佣金給行銷通路,賣它們的基金,通通有錢賺時。你要放棄這條路。讓投資人自行因為想要,而買進這些基金。

這消滅了行銷通路與投資人之間的利益衝突。不過,做對的事未必會馬上得到善果。

基金從1971五月到1978一月,經歷了連續83個月的資產流出。想想看,你經營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連續近七年的資產流出。每個月,你公司掌管的資產愈來愈少,你能否撐的下去?你還說的出”Stay the course”這三個字嗎?

接下來在1980年,Vanguard取得投資管理業務。當時柏格是從固定收益基金下手。有兩個類別。第一個是市政債券基金,當時委由Citi管理。第二個是貨幣市場基金,委託給威靈頓資產管理。

當時Citi管理的市政債券基金表現不如人意,柏格希望Vanguard內部自行建立起固定收益管理團隊接管。威靈頓管理的貨幣市場基金假如改由Vanguard自行管理,則可以帶來可觀的費用節約。

在Vanguard消滅了佣金行銷通路後,就開始跟威靈頓資產管理討論管理費降低事宜。

這時Vanguard的獨立結構真正展現它的優勢。基金董事會成員可以真的以中止合作關係,來讓資產管理業者認真考慮降價的可能。

閱讀全文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1---沒有Course可以Stay的當代基金公司



Stay the Course是柏格先生在2018發表的最新著作。

Stay the Course是柏格先生最常用來提醒投資人的一句話。字面意思是保持航向,堅持下去。柏格希望投資人長期投資,不要因為短期的市場波動而有所動搖。

其實,這句話不僅有投資上的意義,它也正是柏格經營事業的核心哲學。

這本書的副標題是”The Story of Vanguard and the Index Revolution”。

Vanguard與指數化投資革命的故事。

柏格在前言提道,之所以寫這個主題,是因為他經歷並領導了這個過程。而且,Vanguard公司內經歷過這幾十年間完整歷史的人,只剩他還活著(這句話有點觸目驚心),所以他決定要用這本書完整的述說近半世紀資產管理業界的最大故事,指數化革命。

書的一開始是柏格自己的事業經歷。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柏格會成為基金業者?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