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guard Dividend Appreciation ETF分析介紹(VIG,2018年版)

美股代號VIG的 Vanguard Dividend Appreciation ETF,中文翻譯為Vanguard股息增長ETF,,成立於2006年四月21日。

VIG以複製法追蹤NASDAQ US Dividend Achievers Select Index,持有跟指數完全相同的182支證券。這個指數從NASDAQ與紐約證交所掛牌的證券中,篩選出過去十年,每一年都增加現金股利的公司。

根據2018年六月資料,VIG的配息率(SEC Yield)是1.99%。囊括全美國股市的VTI則是1.82%。VIG的配息沒有高出全市場指數化投資工具很多。

也就是說,VIG著重的是長期連續調升股息的能力,而不是股息率高低。直接用股息率的高低來進行加權,譬如元大台灣高股息ETF分析介紹(0056),是一種比較簡單的由股息面向介入市場的方法。

VIG資產總值為281億美金,平均每天成交量是67萬股(2018六月資料)。是一支規模與流動性都已經成熟的ETF。

ETF的經理費是0.07%,加上0.01%的其它開銷,內扣總開銷是0.08%。這部分與去年(2017)相同。

依2018五月底資料,VIG前十大持股分別是:

閱讀全文

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十週年新版讀後感3—投資人拿到更差的報酬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之前的討論提到,主動型基金因為高費用的拖累,報酬遜於市場。

譬如柏格書中的資料,在過去25年(1991年底至2016年底),一般美國主動型基金的平均績效是7.8%,同期間標普500有9.1%的報酬,少掉的這1.3%就是選擇主動型基金所受的損失。

但假如直接認為主動型基金投資人整體來說會拿到這7.8%的報酬,那是一個過度的幻想(原文:Grand illusion)。

為什麼?

因為投資人還會加上一些”自我傷害”。

第一個自我傷害是擇時進出。投資人往往在市場表現好之後,才投入。在市場表現差之後,撤出市場。

柏格提到,在1990年,90年代大多頭的起點,美國投資人只投入180億美金。到了1999,2000,市場達到高點,就要崩落之前,投資人投入4200億美金。

第二個自我傷害是選擇熱門類別基金。

閱讀全文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3---直接忽略事實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作者在The Illusion of Validity一章中,有個副標題叫”The Illusion of Stock Picking Skill”

選股技巧的幻覺。

這個標題恐怕會得罪很多選股大師以及在這方面努力用功的投資人。但請注意,這是事實。假如你還在這方面努力,或是找尋下一個大師,請留意這個做法是否真能帶來用處。

直覺會認為,努力研究資訊,分析後,進行買賣。買進看好的股票,賣出看壞的股票。是會賺錢的啊。

作者引用他的學生 Terry Odean的研究,大多投資人賣出的股票,表現比買進的股票要好。

太多人沒想過一個問題就是,你買進股票,你認為會漲的股票,為什麼有人要賣?你賣掉的股票,你認為不好的東西,為什麼有人要買?

其實,大家都有一樣的資訊,只是做出不同的判斷罷了。

獲取資訊,研究解讀,這個過程,不會讓投資人跟別人相比有什麼優勢(因為其他人也做過這些分析),這個過程往往只是讓投資人對自己的買賣交易行為,更有信心而已。

而作者反覆提到,直覺,自以為的信心強度,無法用來判斷效力。你對這個買進的決定很有信心,不代表它是正確的機率比較高。信心只是一個感覺。

(原文:Subjective confidence in a judgment is not a reasoned evaluation of the probability that the judgment is correct. Confidence is a feeling.)

假如選股真是一種技巧,我們應該看到能力與排名的持續性。很抱歉,長期的研究都找不到這些證據。

所以作者寫了這麼一段話: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