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該學習的是如何留在市場,而不是如何進出市場(Stay or Stray? The Importance of Staying the Course)

文章一開始,我們先看一份Vanguard的研究報告Most Vanguard IRA Investors Shot Par by Staying the Course: 2008-2012

這篇報告,研究的是在Vanguard開立的58168個自行管理的個人退休帳戶(Self-directed IRA Accounts),從2008年初到2012年底,這五年間的表現。

這是讓人心驚膽戰的五年。先是次級房貸引爆的全球股市下挫,接著是2009三月之後開始,如雲霄飛車直往上衝的快速反彈。

這段期間,這些Vanguard的退休帳戶投資人表現如何呢?

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衡量每一位投資人的表現。

最簡單直覺的方法就是將所所有人的五年累積報酬率搜集起來,然後從高到低排列,算出平均,這樣不就知道大家整體表現如何了嗎?

假如只看報酬率,可以這樣做。但不恐怕不是很合適。

為什麼?

閱讀全文

如何以香港當地ETF組成全球股市投資組合(Building a Global Equity Portfolio with Hong Kong-domiciled ETFs)

本文討論,香港當地的投資朋友如何利用香港當地的ETF,組成一個囊括全球股市的投資組合。

最簡單的方法,是用全球性的ETF,db x-trackers MSCI World Index ETF(港股代號3019)。

這支ETF內扣總開銷0.45%,追蹤MSCI World Total Return Net Index。指數囊括29個國家的1615支證券。

不過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支ETF名稱中雖有World字樣,但它不是投入全球股市場,它是投入全球已開發國家股市,未投入新興市場。

閱讀全文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1—稅率演進


本書的Part Four,作者開始討論,如何在21世紀管控資本。其中一個重要手段,就是課稅。

在討論要使用何種課稅手段之前,作者先對美國與主要歐洲國家(英國、法國與德國)的稅率發展,進行回顧與整理。

稅可分成三大類,所得稅,資本稅,消費稅。

譬如我們為薪資所得繳稅,就是一種所得稅。遺產稅,是一種資本稅。增值稅(Value-added tax)則是一種消費稅。

西方國家大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開始在所得稅方面採用累進稅制(Progressive taxation)。即便如此,當時適用於最高所得的稅率,也沒有很高,大多比5%還低。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