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5---通膨與稅制的交互關係


之前的文章提到,貨幣可以促成交易,它讓不需要羊肉的農民,跟不需要小麥的牧羊人,兩人可以交換。

當每一個人都靠與他人交換取得所需的食物、衣服、交通工具與居所後,其實每個人都是一位商人。這個社會成為商業社會。

但當人類引進貨幣概念後,時常造成一種混淆,就是許多人開始忘記,我們工作是為了換取他人的生產與服務。很多人以為,我們是為錢工作。

這會給發行貨幣的政府機構一個可乘之機,它可以直接發行更多貨幣,就可以買到人民的產出。

貨幣貶值的做法由來以久,從古代降低硬幣中的貴金屬比率,到今天的央行拉高貨幣發行量。皆屬此類。

貨幣貶值,或說是通膨,是一種很高明的課稅方法。譬如一個國家,兩年的經濟產出總值同,但第一年全國的貨幣量是100億,第二年政府多發行了10億貨幣,讓市場上有110億的貨幣流通。

政府等於用這新發行的10億,買到全國總產出的十一分之一(10/110)。人民手上的一千元在第二年約略只能買到等同第一年900塊價值的東西。

通膨也是一個還債的方法。貨幣更不值錢,政府要還債就更容易了。

但通膨比課稅可怕,因為課稅只會影響政府與該目標市場的關係,通膨會影響所有市場內買賣方的關係,以及國內欠債者與債權人的關係。

閱讀全文

柏格對重要問題的看法與解答1(Bogle’s Answers to Important Questions)—Vanguard太大了嗎?

每年十月在美國舉行的柏格頭聚會(Bogleheads Reunion),美國晨星個人理財部門總管Christine Benz會對柏格先生進行訪談。

這次訪談觸及一些投資朋友會很有興趣的問題,我將其整理,寫成這篇文章。

想自行觀看這些訪談,請見這個連結

第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是,Vanguard會不會太大了?

柏格說,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他先澄清,建立一家規模龐大的企業絕非他本來的意圖。(I never intended or wanted to build a colossus.)

但他後來發現,假如Vanguard給予投資人資產管理業界所能提供的最好待遇,Vanguard不擴增成為一家龐大的公司,那才是奇怪。他說自己太笨沒有想到這點。

柏格創業時,員工28人,管理14億美金的資產。今天Vanguard是一家管理五兆美金資產,員工17,000人的資產管理公司。

閱讀全文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4---高稅率不等於高稅收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貼轉載)


有一條曲線叫Laffer Curve(拉弗曲線),用來描述稅率與稅收的關係。它看起來像這樣:


這個圖的垂直軸是稅率,水平軸是稅收。

當稅率0%與100%時,稅收相同,都是0。因為0%稅率本來就收不到錢,100%的稅率時,所有人民都會從事地下經濟,不會有人想從事會被政府拿走所有所得的公開經濟。

接下來我們看A,B兩點。

A點是超高稅率,譬如95%。這是高稅率,低生產的狀況。可能只有很少數可以克服如此高稅率的高獲利產業,可以在公開經濟中存活,讓政府可以課到稅。

B點是低稅率高生產,譬如5%。如此低的稅率,大多人願意從事公開經濟。政府可以從中課稅,但因為稅率低,所以也沒有收到太多錢。

然後是C,D兩點。這兩點代表的是截然不同的稅率,但政府仍收到相同的稅收。

最後是最右邊E這個點。這代表是稅收最大的狀況。稅率再往上調,人民就會開始逃離公開經濟,讓政府稅收減少。稅率再往下調,產出會增加,但因為稅率較低,稅收也會減少。

請特別注意,這是一個示意圖。E點在真實世界中,未必是中點,50%的稅率。

Laffer curve的核心重點在於,會存在兩個不同的稅率,政府會拿到相同的稅收。譬如稅率0%與100%,稅收都是0。稅率95%與5%,稅收相同。

稅率對生產力的影響,作者以蘇聯農業為例。當時蘇聯人口2.5億,其中3400萬人從事農業。生產永遠不足國內所需。美國人口2.2億,其中430萬人務農。不僅滿足美國自身需求,每年還有相當於俄國農業1/4產值的出口量。

這怎麼回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