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的投資謬思---分不清的故事與通則(Tales and Principles)

我們生活在一個故事與通則共存的世界。

有些生活經驗,因為太不尋常、引人入勝,而成為口耳相傳的故事。但故事的存在,並不妨礙通則的廣泛應用性。

譬如,某人不幸得了末期肺癌。醫師告訴他,這種病情,平均可以期望的壽命剩六個月。

六個月?這實在太令人難以接受。所以這位不幸的病人開始到處打聽。他發現同棟大廈裡有個鄰居,也是被診斷是末期肺癌,現在還活跳跳的活著。從病發到現在已經三年了。這位病人燃起了希望,按時服用鄰居當時吃的偏方。

最後,三個月就去世了。

在這個假想的情節中,醫師告訴病人的是通則,是醫界統計了許許多多跟這位病人有一樣程度癌症的病患之後,所得到的統計數字。平均起來,這些人就是剩下這樣的壽命。可能有的人長,有的人短,但合理的估計,以現在醫療技術能得到的成果,就是這樣。

病人的鄰居,則是一個個案,一個因為活得特別久而被注意到的故事。病人沒注意到的是,也有許多跟他一樣程度病情的人,活不到六個月就過世了。他太需要希望,所以他去找,而且也只去注意,得到末期癌症而且還活很久的個案,然後相信,他們一定是做了什麼,才延長了他們的壽命。

病人沒注意到的是,一樣是末期癌症,本來就會有人一下子就走了,有人活較久。絕不是現在開始計時180天,時間到,大家都死了。本來就會有人運氣好,有人運氣差。他的鄰居並不是因為吃了什麼,或做了什麼而活得久,他本來就可能是因為運氣好而活得久。

這個故事與通則的分際,也可見於醫療提供者。

醫師,跟病人說的是通則。他不會看到一個末期癌症病人,然後跟他說,我看過跟你病情一樣,活了三年,到現在還好好的病人。這會給患者與家屬太多的期望,而且是不切實際的期望。當期望與事實差距太大時,這位醫師是在自找麻煩。醫師一定會說,而且保守的說,目前能期待的狀況是怎樣。

賣偏方的人,跟病人說的是個案。他會說,某某人,實例見證,吃了我的藥後,活了三年到現在還好好的。他沒說的是,其它99個,吃偏方的,都不到六個月就去世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醫師開藥看病可以跟健保拿錢,賣偏方的,健保不會給他一毛錢的根本原因。一個是科學,一個是欺騙。

我們回到投資世界。

股票市場的期望報酬,根據Gordon模式推估,再扣除通膨與投資成本後,剩下的淨報酬是個位數。這太難讓人接受了。投資是要發大財,不是看錢龜速成長。所以許多投資人開始去找只去注意績效超好的個案,然後相信他們一定是做了什麼,才會有如此優異的表現。

他們忘記,在一個平均報酬10%的市場,本來就會有人因為運氣好,拿到20%的報酬。他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有運氣就好了。但也會有人運氣超差,拿到-10%的報酬。但整體投資人,可以期待的,就是平均數。

需要希望的投資人,卻寧願相信+20%是能力造成,是因為多做了什麼而達成的。然後照著做,希望一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就像那位吃一樣的偏方,然後希望至少多活三年的病人。

常有投資人天真的說,投資為什麼要看學院派的統計數字和規納結果。當然是去聽投資”大師”的演講、閱讀他們的著作比較實在。

這種投資人,就像一個喜歡聽存活三年的末期癌症患者的實例見證,而不太喜歡聽醫師說話的病人。(假如他們還稱得上投資人的話)

我們的金融服務業呢?

他們是否有告訴投資人,投資的灰色事實,一個能期待的報酬率只有個位數的事實。他們怎麼跟投資人說?他們談巴菲特、談彼得林區、談任何可以從金融市場拿到高報酬的人,他們拿年報酬二三十趴的基金出來大作文章。他們不談投資投到傾家蕩產的人,他們不談多到數不清被清算的基金。這些人,是金融界的專業醫師,還是賣藥郎中?

這是個由來已久的問題。所以很久以前,葛拉漢就寫道,他推薦的投資顧問是who rely on “ normal investment experience for their results…and who make no claim to being brilliant .”

一個根據一般投資經驗(Normal experience)的專業人士,而不是號稱自己很行(no claim to being brilliant)的人。

現在的金融業呢?還是在brilliant,excellent,exceptional這些字上打轉,而不是normal, common和 usual。

許多投資人,還相信他們從業者那裡聽到的是專業資訊,還在用故事當自己的投資原則。

該是清醒的時候了。需要看的是整體與通則。當金融業者、媒體不願告訴你投資的通則、一個可以依尋的一般原則時,投資人要懂得自我追尋。

面對死亡的恐懼,讓人去追尋最後的可能,還可稱情有可緣。面對金錢,對財富的渴望,讓人如此盲目,實是太不理性。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你還在看投資童話故事書嗎?(Are You Taking Investing Fairy Tales Seriously?)

你的基金、國王的新衣(Your Funds,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說故事的人(The Storyteller)

萬用建議(Universal Advice)

用功的人(Fruitless Efforts)

沒意義的投資競賽(The Investment Competi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灰色的事實

分裂的世界

投資顧問怕你發現的真相(The Big Investment Lie)讀後感

常見的邏輯顛倒--續

邱吉爾的政治見解(Winston Churchill’s Political Opinion)

不理性的力量(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讀後感3---故事的力量

5 comments:

匿名 提到...

雖然這篇還是一樣的老觀點
但舉的例子實在是恰到好處
不得不回應一下表達我的激賞

綠角 提到...

呵 終於寫到被讀者說是老觀點了
我還蠻喜歡把一樣的觀念
換不同的比喻來說說看

chih-hao 提到...

相信賣偏方的人真的很多呢。這也是為什麼醫師賺的錢,可能不如賣偏方的。

綠角 提到...

相當有趣的論點
就像主動基金業者
賺的比指數基金業者還多一樣

賣希望
很好賺

micyang 提到...

這個道理跟統計學"什麼星座什麼個性"事一樣的,但是總有例外,如果要真實一個人,就不要問他什麼星座然後猜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