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產配置初步—合理的期待(Asset Allocation in Essence—Reasonable Expectations)

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winners.在金融的世界也是如此。

拿起你的望遠鏡---股市投資收益評估(How to Estimate Stock Returns)系列文章中,我曾解釋股市收益的估算方法。

核心算式就是,股市收益=股利收益(Dividend yield)+ 盈餘成長(Earnings growth)+本益比改變(P/E change)。

一個合理的估計,不應期待本益比改變帶來的收獲。沒有本益比下降而造成損失就算是運氣不錯。假如真有本益比上升帶來的收益,應算是額外賺到。所以重點就在於股利收益和盈餘成長。

目前全球股市各大區域指數的股利收益大多是介於1到2%間的數字。(可參考拿起你的望遠鏡---股市投資收益評估(How to Estimate Stock Returns)續1文中的表格。)

那我們期待會有多高的盈餘成長呢?

在望遠鏡一文中,我很樂觀的引用美國的資料,如下表:

(本圖取材自Vanguard IC&R 130 Years of US Investment Returns: An Historical Perspective一文)

表中顯示,從1872到2001這130年間,美國企業的每股盈餘成長(EPS Growth)是3.5%。

美國是20世紀全球最成功的經濟體之一。

請問,未來30年最成功的經濟體會是那個國家?X先生不知道,綠角不知道,請問,有人知道嗎?

你有沒有發現,為什麼巴菲特、林區剛好都是美國人?為什麼債券天王Bill Gross是美國人?為什麼Jim Rogers是美國人?為什麼Soros是匈牙利人,但在美國建立投資事業?為什麼?

因為,美國就是近代金融投資成果最佳的國家。

投資人正身處在一個龐大的生存者誤差中。很多人整天拿美國股市過去的10%來估股市預期報酬,在多頭的時候,還會出現股市收益每年15%是保守估計的言論。

對於這些繆論,我們來張讓人清醒一點的圖表:

(本圖取材自Jorion 與Goetzmann所著Global Stock Market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一文)。

這張圖表示的是1921到1996,共39個國家股市的實質報酬(已扣除通膨,未計入股利。)

這個圖我們可以看到,存在時間愈久的國家,報酬有愈高的傾向。這證明了生存者偏差的存在。市場沒有被世界大戰或共產主義毀滅的國家,有愈高的報酬率。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數一下有幾個市場的報酬率是負的。

這張圖裡,US高掛在右上角,報酬率4.32%。30年後再做一張這個圖表,在右上角的會是那個國家?30年後,會多數國家都在0以上嗎?

根據經濟學家Angus Maddison的資料,美國從1820到2000年,GDP實質成長率是3.66%。

就讓我們樂觀的估計,GDP成長率幾乎都能轉化成EPS成長率(事實上是會被稀釋掉),也樂觀的估計,未來全球市場的成長,都能和美國過去一樣好(這就像是希望一個班級裡,每個人都考第一名一樣),就估計未來的全球股市EPS實質成長率是3.5%好了,再加上1.5%的股利率,我們終於很辛苦的搆到股市5%實質報酬率的估算。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資產配置初步—設定目標一文最末,說X先生要有5.76%的實質報酬是一個很樂觀的估計。

一樣的算式,你可以放不一樣的數字進去。

樂觀一點,你可以估全球股市的實質報酬是5%。保守一點,就估計3%。中間一點,可以估4%。

當然,很多寫雜誌和賣金融產品的人,會放像10%、15%這種數字進去。讓你興奮,你才會想買,就像色情雜誌一樣。

不管你怎麼估算,其實都是你個人的規劃。

但請記住一個原則,在愈保守的估計下,你仍能達到目標,表示你的投資計劃愈是游刃有餘。

我這篇文章的目的在於說明,美國是過去200年投資報酬最豐碩的國家之一,它的成果不是每個國家都能達到。(其實過去200年只有它達成這樣的成果,未來是否有國家能重現這個經濟發展的成績,仍屬未知。)

假如在這樣的事實下,你還能開心的在股市預期報酬中放進很大的數字,以為千萬退休資產就在眼前。那麼投資終點等著的,可能是夢醒時分,而不是待收割的成果。

一個理性的計畫,應是保守以對。未來真有超乎預期的額外報酬,就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吧。

驚訝,擺在高興那邊比擺在悲傷那邊要好得多了。



下篇將介紹在比較合理而保守的估算下,X先生的投資計劃要如何進行調整。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資產配置初步(Asset Allocation in Essence)總目錄

拿起你的望遠鏡---股市投資收益評估(How to Estimate Stock Returns)

投資,不該是生活的重心(What You Should Focus On)

灰色的事實

8 comments:

匿名 提到...

HI綠角先生,想跟您請問一下在您文章中的"股市收益"所使用的公式乃是針對單一市場的狀況之下所預期得到的結果。但是在資產配置戰略下,通常還會談到資產配置的再平衡部份。請問在這個股市收益模式中,似乎也應考慮在不同資產配置間再平衡所帶來額外的收益部分?這樣才更顯得資產配置的好處。
大猩猩

綠角 提到...

這個是很大的重點
光是再平衡 寫十幾篇文章都沒問題
我想在寫資產配置實際運作維持時
再討論這點

希望我還寫得下去

匿名 提到...

先生,有个问题请教:现在大陆有很多乐观的投资人,认为美国已经是夕阳西下了,而大陆正蓬勃升起。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谢谢。

綠角 提到...

高成長的公司 產業或國家
是否等於 高報酬
事實常是剛好相反

對於高成長的標地
投資人有太多的期待
湧進太多的金錢
拉高價格
壓低了期望報酬

這就是Growth trap
有空我會分享一下的

匿名 提到...

綠角大大您好
一般我們做投資規劃時常常都預設,若每年有幾%報酬率,則期初投入的金額未來例如20年後會變多少金額,而這報酬率的前提是每年都要實現,才有複利效果.
愗說現實投資市場是不大可能的,基本上在這20年中還有可能某幾年出現負的報酬,負的報酬以複利的效果來算也是會很傷的,
MSCI全球指數試算2004-2008年的報酬,2008年底預估指數為1000點好了,可以看到前4年都很好有正報酬,但到今年底預估報酬來個
負37%投資100元5年變96,假設美5年來個這樣的報酬變化可以看到投資20年最後變86元,算好一點第5年的報酬為負20%最後變223元
,當初預設假如每年6%報酬最後變321元的規劃差異很大,屆是才發現現金不夠退修了可是來不及了

所以我再想是不是要把有可能負報酬的因素,考量進出才會較貼近事實

每年報酬率金額變化
100
13% 113
7% 121
18% 143
7% 153
-37% 96
13% 109
7% 116
18% 137
7% 147
-37% 93
13% 105
7% 112
18% 132
7% 141
-37% 89
13% 101
7% 108
18% 127
7% 136
-37% 86

ffaarr 提到...

匿名:基本上如果你的目標是20年,就不應該去看什麼2004-2008,而是應該盡量去找20年為單位的時間。為什麼綠角會鼓勵大家要作長期投資的規劃,就是因為短期每年市場都會有波動(如你所說會有負報酬),但拉到很長期來看,這個波動就變小了,而夠成熟或夠分散的市場長期會向上。綠角介紹過的stocks for the long run就提到了,20世紀以來,你任意持有美國股市指數17年以上,即便是你運氣差到不行買在大蕭條崩盤前的那一年(也就是說前幾年都是負報酬),17年後你的每年平均報酬還是能打敗通膨(不只是變正而已)20年的話,平均的風險就更低了。

綠角 提到...

每個單一年度
市場皆可能會產生正得很誇張
或是負得很誇張的狀況

但時間放得愈長
股市就愈能反應實質的經濟成長

是否我們的孩子與孫子
在物質生活
在經濟條件方面會比我們匱乏?

有可能

但全人類
是為進步而努力
還是為退步而努力呢?

綠角 提到...

感謝ffaarr的說明
的確
以長期的觀點
實在不用太在意每年的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