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判決(The Verdict that Comes Late)

本文主角是Bill Miller,他曾是美國基金界最知名的經理人。Legg Mason Value Trust Fund在他管理下,從1991到2005,連續15年擊敗標普500指數。這是之前從未有過的紀錄。

基金資產總值也從6億美金擴大到200億美金。

然後從2006到2008三年期間,基金累積虧損56%。同期標普虧損22%。嚴重的表現落後,造成投資人大舉撤出,基金規模滑落到25億美金。

Miller先生也在2011離開Legg Mason資產管理。

現在,連Legg Mason Value Trust Fund這支基金也早已改名為ClearBridge Value Trust Fund。

2020,富蘭克林坦伯頓宣布買下Legg Mason

當初Legg Mason Value Trust Fund連續多年勝過標普500指數時,有人曾想過這個經理人還有這支基金會走下坡嗎?

或甚至想過,基金響噹噹的名號會不復存在,連基金公司都消失了嗎?

這其實是主動投資者一個很大的問題,叫做遲來的判決。也就是說,在經理人早期的時候,績效很好,贏得廣大名聲,然後日走下坡,帶來嚴重的虧損跟落後,黯然離場。

股票基金界的Bill Miller是這樣,債券基金界的Bill Gross也是這樣。

我們可以想一下,完全相同的每一個單一年度報酬,完全相同的長期年化報酬,但把順序反過來。是壞報酬年度先出現,之後才是報酬很好的年度。這些經理人會得到怎樣的評價?

勵精圖治、學會教訓、東山再起。

但假如是好報酬先,壞報酬在後面。那評價就是:

能力不再、過度自滿、失去市場敏銳度。

其實,他整個投資期間的年化報酬都是一樣的啊。

投資界往往迫不急待地想要陳述一個因為努力而有成果的故事。

這個事情也可以放在一般投資人身上。

假如一個投資人,努力研究單一公司來進行選股,在整個投資的30年期間,前15年拿到很好的成果。但是後15年拿到很壞的成果,那會怎樣?

那是非常不好的狀況。因為前面15年才剛開始累積資產,投入市場的資金相對是比較少的。也就是說,享受到好報酬的資產規模小。

但日後經過多年的累積與投資成果的加成後,他拿多很多的資產去參與後半不好的成果。

那不是好一半壞一半,就實際影響程度來看,可能比較類似好五分之一,壞五分之四這樣的數字。

主動投資不是一條一踏上去,就一定會愈來愈好,愈來愈進步的路途。

有時主動投資這條路走不通,是投資路程的後半才發現。這種狀況會帶來真正嚴重的打擊。

比起一開始就在主動投資踢到鐵板,放棄改走指數化投資。或者根本一開始就知道選指數化投資這條聰明路的人,先成功再失敗的主動投資人,往往是成果最差的。

一開始的好成果讓你覺得自己是天生的主動投資高手嗎?

小心遲來的判決。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主動投資的大問題—未充份投入(Cash Drag of Active Investors)

持股愈少,績效愈差(Concentration is Bad for Performance)

一位長期落後指數的主動型經理人(TheTenacious Index)

自行選股建構投資組合的大問題(Managing a Diversified Portfolio Costs Money and Time)

有能力、會思考,就該研究股票嗎?(Active Investors, the Odds are Against You)

過度自信的病癥—偽大師才會說市場容易打敗(The Problem with Overconfidence)

7 comments:

MrHenry 提到...

謝謝您的分享

Ian 提到...

朝九晚五跟朝五晚九的確會有很不同的結果
幾乎大大多數的主動基金投資人都是獲得朝九晚五的結果
更慘的是,
投資人會在不同時期買進不同的基金
帳面報酬高低不一定是績效好壞的結果
最後,什麼都混在一起, 想要汰弱留強也很難做到
從投資組合的管理上, 如果弄得太複雜
一般投資人有先天上的管理工具的劣勢
所以從管理角度來說, 大市場的指數投資可以大幅降低管理成本
也是指數投資的優勢

無我 提到...

這道理不難理解。因為金融操作不具生產性。人類的財富來自農業和工業生產。

learnman 提到...

洗髮精香料肥皂其實是一種油脂催化劑,皮膚分泌油脂是為了自我保護,當現代人用化學藥品洗掉油脂後,皮膚為了保護自己會補充更多的油脂,而這些油脂卻會讓現代人覺得很難受跟難聞,所以會更用化學藥品清潔皮膚,反覆下來的結果就是把皮膚搞爛掉,然後需要更多的化學藥品來保養皮膚,不斷跟皮膚做對-然後期待有好的結果-這就是現代人。
洗髮精保養品化妝品之所以存在並不是真的有用,而是很多人靠謊言吃飯,所以必須存在。
金融業也是同理。

learnman 提到...

這就是一般基金經理人無法比照Buffett,Benjamin Graham那票人的主因
後者不單純是投資人利害關係,他們靠著家族牽絆與穩定金流,有一定交情關係,相信操盤人的為人跟專業,所以能在空頭時期不撤資,且本身的專業夠強大,處於生涯黃金期,即使缺乏投資收益也能維持生活品質,所以才能撐到好轉。
如果翻開Buffett初期的投資人就可以發現,幾乎都是跟他家族有關係的親朋好友,這些人都有夠深厚的社經背景,承擔風險能力本來就高於多數人,並不特別追求短期報酬。
操盤人沒有追求短期報酬的壓力,能使用的策略跟結果當然也會不一樣。

綠角 提到...

Henry
不客氣~

綠角 提到...

learnman
謝謝分享
這個比喻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