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ess Test讀後感7---面對風險的兩種態度


作者在2008金融危機期間,與美國各大投資銀行的執行長有很多的往來。他的觀察發現,有兩種兩種不同性格的執行長。

首先是在危機中,倒掉或幾乎要倒的公司,譬如Lehman Brothers的執行長。Dick Fuld。這個人有Gorilla的綽號,因為他非常的”衝撞”、”積極”。在他1994接手雷曼後,為公司創造連續14年正報酬。直到2008倒下的那年。

這類公司大多非常大膽,大量暴險,槓桿很高。雷曼自己內部進行的壓力測試,報告出來說在流動性較輕微的枯竭時,公司可以撐的過去,手上還有130億的現金儲備。

聯邦準備銀行紐約分行的計算則是,雷曼需要150億美金的現金援助才撐的過去。銀行方面對於狀況過度樂觀。

在跟他們談話的過程中,作者覺得這類執行長大多覺得自己是這個環境的受害者。而像作者服務的官方機構,任務就是要解救他。

另一種是在危機中顯得比較強健的公司的執行長,譬如JP Morgan Chase的Jamie Dimon。他們比較務實,比較保守。

有次聯邦準備銀行紐約分行跟主要銀行執行長開會討論,以過去的衰退狀況計算銀行會面臨多大的潛在損失時,Jamie Dimon叫他們請把歷史數字拋開,直接把損失乘以三倍。

他們願意想比較負面的狀況。

這兩種心態,在投資的時候不也是這樣嗎?

有一類投資人,希望未來一切順利,照他的預想發展,那麼他的某某投資部位,高槓桿比率,就可以帶來龐大的獲利。

另一類投資人則願意事先為未知的風險做好準備。他們心中知道,未來總有不如預期的時候。要確定自己走的過去。

在市場多頭時,前者取笑後者,說:”你們沒用啦,保守不行。看看我賺多少。”。

然後在市場大跌時,前者輸得一敗塗地。但他們仍然覺得自己沒有錯。就跟美國華爾街那些大執行長一樣,他們覺得自己是環境的受害者。

他們的說詞會像這樣:

“假如沒有xx事件,我現在還是大賺啊。我才不會虧那麼慘。”

但問題就在於,市場有時就是會發生某些重大負面事件。問題就是,你的高風險策略,有時就是會讓你虧到站不起來,一敗塗地。

注重風險管理,是從降低投資組合的整體風險開始。

而不是開高槓桿,或是100%投資高風險資產,然後說自己有”停損停利”、”資金控管”,所以一切仍在掌握中。

一切都會在掌握中,直到無法掌握的那天。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面對風險的過與不及(Risk-On and Risk-Off)

Stress Test讀後感1---當2008已成遙遠的回憶

Stress Test讀後感2---危機歷練

Stress Test讀後感3---金融危機的兩個要素

Stress Test讀後感4---危機前的太平盛世

Stress Test讀後感5---危機的起點

Stress Test讀後感6---限時拆解金融炸彈

Stress Test讀後感8---無法挽救的雷曼與幾乎倒閉的AIG

Stress Test讀後感9---資本與保證(Capital and Guarantee)

Stress Test讀後感10---沒消息不是好消息

Stress Test讀後感11---金融海嘯時的股市表現

Stress Test讀後感12---金融海嘯的救援成果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