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的經濟與金融市場穩定措施(Federal Reserve and Its Stabilizing Measures)

美國聯準會在2020三月23日的新聞稿中宣佈,採取多種經濟與金融市場支持措施。

本文列出其中重要的幾個項目。

首先是維持核心重要市場功能。聯準會指的是公債市場與機構債市場。這由FOMC,公開市場操作委員會執行。將視狀況,持續買進美國公債與房貸抵押債券,確保市場正常運作。

美國公債市場不僅是美國政府募資的場所。美國公債殖利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美元債券利率參考指標。

譬如一家公司要發行十年期公司債,大家一定會參考目前十年期美國公債殖利率多少。以此做為基準,再看這家公司的風險如何,往上加殖利率。

美國公債市場假如出現異常的波動,會連帶造成大量美元債券的價格波動。所以這是核心重要市場。

房貸抵押債券,則讓房貸可以包裹成債券在債券市場買賣。這降低了想買房子的家庭的借貸成本。美國聯準會也將其視為重要支持目標。

然後,聯準會從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中動用資金,支持以下幾個機構(Facilities)。

我第一次看到Exchange Stabilization Fund這個名詞,是在去年閱讀Stress Test的時候。這是不需要美國國會允許,聯準會就可以動用的資金。沒想到,不到一年,就看到ESF再度出馬。

這幾個機構(Facilities)分別負責幾個領域。

首先是投資級公司債市場。有PMCCF(Prim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和SMCCF(Secondary Market Corporate Credit Facility)這兩個機構。

PMCCF是在初級市場運作。聯準會可以直接買下公司新發行的債券。SMCCF則是在次級市場運作,聯準會可以買過去發行,目前在次級市場流動的公司債。

也就是說,大公司要發債,聯準會已經準備好錢要接手了。公司不用怕借不到錢。這是對公司債市場很強力的支持措施。

第二個是針對消費借貸體系。這個機構叫TALF(Term Asset-Backed Securities Loan Facility)。它買的債券叫ABS,Asset-Backed Securities。這是由就學貸款、汽車貸款、信用卡貸款包裝成的債券。聯準會藉此提供消費者貸款體系的流動性。

最後是針對美國地方政府體系。為了讓地方政府手上有充足的資金可以使用,特別讓MMLF(MoneyMarket Fund Liquidity Facility)跟CPFF(Commercial Paper Fundind Facility),運作範圍擴大,可以認列市政相關證券。

另外還會成立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對中小型企業提供貸款。

這是一個相當全面的措施。聯準會除了介入公債與房貸抵押債券市場之外,也對企業、家庭、地方政府都提供資金。

第一和第二領域的機構PMCCF、SMCCF和TALF是新成立的。第三領域機構MMLF和CPFF,在金融海嘯當時就已經發揮很大的作用。解除當時的貨幣市場基金與企業短期借貸危機

也就是說聯準會不僅利用過去的經驗,也新成立一些機構進行應對。

跟2008當時很不一樣地方在於,聯準會這次似乎是跑在前面。在金融與經濟體系看起來已經有點壓力,但還沒有崩壞的徵兆時,就採取措施。

這不像Stress Test書中描述的2008場景,是一個接一個危機爆發,金融主管單位跑在後面追。

但聯準會的事先動作不代表一定會帶來安全下莊的成果。時間是重點。

假如這些金融維持措施,可以撐過疫情,經濟與金融壓力在系統還可以支撐時就緩解了,那是比較好的狀況。

假如疫情太嚴重拖太久,消費緊縮,百業蕭條,那麼問題恐怕就不是目前這些措施可以完全解決的。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Stress Test讀後感12---金融海嘯的救援成果

談美國次級房貸問題(Subprime Mortgage Mess)

聯準會各形各色的書—The Beige, Green and Blue Books of FED

6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20200123武漢封城-20200323歐美大流行-20200324奧運延期一年,歷史又再度證明了蠢人比惡人更可惡。

learnman 提到...

美國政府為了保護自己的公民-特別是底層百姓(此族群最近30年已經吃慣了免費午餐),會無上限使用美元大招,結果就是其他國家必須替美國買單,不過其他國家本來就是美國秩序的附屬物,沒有美國甚麼也不是-失去美國秩序保護,會一無所有。

bodple 提到...

"聯準會這次似乎是跑在前面。在金融與經濟體系看起來已經有點壓力,但還沒有崩壞的徵兆時,就採取措施。"
會不會跑得太快了...先是狂降息,再出這招,利多出盡的感覺。
怎不先在防疫上有所大作為,而不是每天開記者會放砲。
美國疫情才剛開始,也沒疫苗,到時高峰時期沒招救市不是更慘?

learnman 提到...

heads and the bankers win, tails and the taxpayer loses又來了

learnman 提到...

Taleb說的好
heads and the bankers win, tails and the taxpayer loses
報酬風險非常不對等的政策,同樣都是資產膨脹2倍,身家100億會變成200億,身家100萬只會變成200萬,所有階級原本的差距都會更加放大。印鈔票引發的房地產與物價上漲,也等於是在掠奪中產階級的收入。

接下來是不是又要國有化相關撐不下去的產業企業(航空業觀光旅遊業)?
應該直接補貼公民-而不是補貼產業企業去補償公民。
紓困個人並不等於紓困企業,拯救企業也不該等於補貼股東與補貼經營階層。
如果拯救民營企業真的是為了公眾利益,經營階層就不該有選擇權,就像公僕不該有紅利獎金計劃,特別是金融業,毫無風險管理能力,天真的只想依賴紓困救援。
並且得到資源的都是大企業(lobbying),街頭巷尾的小吃路邊攤、理髮師按摩師等個人戶,媒人替他們發聲與爭取權益。

企業必須自己建立預防不確定性的緩衝機制,緩衝不是負債,也不需要有預測未來的能力,更不必針對細節去準備,而是允許容錯空間。
企業自己選擇不保留現金甚至借更多負債來買回股票推升股價圖利經營階層,卻利用稅金來替自己紓困?這種措施等於是懲罰保守穩健者而獎勵笨蛋與尋租者。

Not a Black Swan,布爾什維克的惡與國際組織的腐敗無能早就知道了,武漢肺炎3個月前就在支那擴散了,FUCKU這才不是不可預測的意外跟風險,純粹是歐美散漫腐敗悠閒輕敵的後果。

learnman 提到...

很大程度上,武漢肺炎是航空公司堅持靠爸不能中斷支那航班還有旅遊觀光業者這些畜生哭邀商機所造成的,然後現在同一批人要求政府紓困救援-補貼股東與經營階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