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市政債CEF的必要性(Lower Return with Equity-Like Risk)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這張圖,是幾支投資標的,從今年年初到五月21日的走勢圖。


最下方,帶著藍底的藍色線條,是投資整體美國股市VTI的走勢圖。到五月21日,是下跌9.78%。

最上方的紫色線條,是美國中期公債ETF,IEI的走勢。今年以來上漲5.93%。

中間五個曲折起伏的線條,是五支市政債封閉型基金,同期的走勢圖。這五支CEF,分別是:

MYD: BlackRock MuniYield
NMZ: Nuveen Muni High Income
NEA: Nuveen AMT-Free Quality Muni
GOF: Guggenheim Strategic Opportunities Fund
PML: PIMCO Municipal Income II

這張圖可以看到幾個重點。

首先,市政債CEF在這次股市大跌中毫無保護效果。

在2020的下跌中,這五支市政債CEF全部跟著股市一齊大跌。其中還有兩支,PML與GOF最大跌幅比VTI還大。最大跌幅最小的NEA,也有-21.6%的虧損。

到最右邊走勢的終點,美國股市今年的下跌已經縮小到10%以內。圖中的五支市政債CEF中還有四支,下跌十幾到二十幾趴,回復程度還不如股市。

所以,說市政債有等同或近似公債的信用風險,恐怕是一種過度衍生。市政債的信用風險仍比公債要高。

市政債的表現,跟今年緩步上漲的美國公債標的IEI,截然不同。

這次美國的防疫支出,許多需要地方政府負擔。而經濟活動減緩,又造成稅收降低。美國地方政府財政狀況在兩面夾擊下,承受龐大壓力。投資人自然開始擔心市政債的信用風險。

而封閉型基金使用槓桿的運作方式,又讓危機發生時,損失加重。

在獲利,在可以”持續拿到較高配息”時,許多投資朋友對市政債CEF內含的信用風險與槓桿風險,似乎不易瞭解(或根本不在意)。

當風險帶來報酬時,投資人往往對風險視若無睹。當風險帶來虧損時,投資人才驚覺它的存在。

再來,市政債CEF的走勢與波動,類似股市。

市政債CEF跟投資級公債的走勢完全不同。它無法在投資組合中,提供像公債的保護效果。

市政債CEF在投資組合中的表現,比較像股市這類高風險資產。

問題在於,假如投資人可以承擔股票等級的下跌與波動風險,那麼他就直接投資股市就好了。何必買一個”類似股票風險”的標的,然後拿較低的報酬。

譬如下表是美國市政債CEF,PML,跟美國股市ETF,VTI,從2010年初到2019年底,這十年間的表現。


PML
VTI
總報酬
190.62%
252.50%
年化報酬
11.26%
13.43%
標準差
12.06%
12.71%

PML的報酬11.26%,落後VTI13.43%的年化報酬。累積總報酬差距62%。但PML的波動風險(標準差),跟VTI近似,都是12%以上。

你為什麼要冒股市的風險,拿到落後股市的報酬?

近年一直有人用稅務的角度在鼓吹市政債CEF。

問題在於,就算你投資VTI,配息被扣30%,你都不報稅取回。也只會讓你的年化報酬率下降0.6%而已。
(VTI年配息率約2%,2%的三成預扣稅款,對整體資金來說,是0.6%的負擔。)

過去十年,VTI就算少了0.6%的年化報酬,還是勝過PML啊。

投資,重要的是整體成果,不是扣不扣稅。

以扣稅為唯一考量,就像有一個人,他說:

”天啊,這個工作年薪400萬,會讓我所得稅被扣到30%。我還是做年收入50萬的工作好了,因為50萬只要交5%的稅。”

聽到他這麼說,恐怕大家都會覺得他太呆了。那有為了高稅率就放棄報酬較高工作的說法?

就算課30%,年薪400萬帶來的資產成長,還是比年收50萬好太多啊。

但投資時,聽到”某某標的免稅”,就有許多投資朋友義無反顧的買進了。

只看扣不扣稅,來決定某個工作是否值得做,某個標的是否值得買,叫本末倒置。

投資該考慮稅務,但投資不能只考慮稅務。

總結來說,市政債的信用風險較高的問題,在2020的疫情中明顯暴露出來。透過封閉型基金的方式來投資,更放大其波動風險。

假如能承擔那麼大的波動,投資人乾脆投資股市,很有機會會取得更好的成果。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2020肺炎疫情戳破的投資做法2---市政債CEF是穩定與低風險的收益來源

投資交易所買賣債券(Exchange-Traded Debt,ETD),你該知道的事

被動收入與財富自由,你該知道的事(Something about Passive Income and Financial Freedom)

6 comments:

alex 提到...

Couldn't agree with you more, i learned an important lesson in the past two months. CEF, indeed, is somewhat equity-like risk...

learnman 提到...


變現性流動性遠遠不如股市,有時候想賣也賣不掉,當市場恐慌結束後,資金湧入也沒有夠規模夠大的標的,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正面你輸反面我贏的局面,上漲下跌都毫無優勢。

綠角 提到...

謝謝Alex的分享~

綠角 提到...

沒錯,市政債的確是一種低流動性的資產類別

Unknown 提到...

但是可以這麼說嗎?: 己損失的部位, 若沒找到更好的標的轉換, 就留在巿政債上. 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 不致於賠錢。 (當然前提是"沒更好的標的", 以及不定義"一段時間")

綠角 提到...

一個資產類別的特性,假如不適用於自身投資組合
不會因為你有耐心,等待下去
就變成屬性符合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