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債券類別2022上半年表現總整理---資產配置真的失去效用了嗎?(What If Bond and Stock Move in Tandem)

本文整理各重要的債券類別,從今年年初到六月30日為止的績效。

資產類別

代表標的

今年以來表現

短期美國公債

VGSH

-3.03%

中期美國公債

VGIT

-7.67%

長期美國公債

VGLT

-20.92%

長期美國公債

TLT

-21.96%

投資級公司債

LQD

-16.26%

高收益債

JNK

-14.90%

新興市場債

EMB

-20.23%

投資級國際公債

BWX

-17.78%

美國抗通膨公債

TIP

-8.96%

美國短期抗通膨公債

VTIP

-1.42%


首先可以看到一般美國公債,短、中、長期三個類別都是負報酬。但程度有不小的差別,短期美國公債只有3%的損失。長期美國公債,不論是Vanguard的VGLT或是到期年限更長的TLT,帶來了-20%以上的損失。

中期美國公債也是下跌,但跌幅比較接近短期公債,是10%不到的損失。

長期債券有比較高的利率風險。當這個風險出現時,就會造成較大的損失。

不少人今年一直把”股債齊跌”掛在嘴邊,說這是資產配置失效的明證。

其實,認為股債齊漲齊跌,資產配置就沒有用,恐怕真正反應的是這個人對資產配置所知有限。

資產類別

代表標的

今年以來表現

美國股市

VTI

-21.38%

全球股市

VT

-19.96%

美國以外全球股市

VXUS

-18.15%


上表整理了股票市場在今年上半年的表現。在股市下跌約20%的狀況,假如債券部位只有個位數的下跌,對整體資產來說,也能有效減少損失。

譬如股債比80:20,股票部位使用VT,債券部位使用中期美國公債,在2022上半年的表現會是-17.5%。

假如股債比是70:30,損失會降到-16.2%。

這種負十幾趴的虧損,不應是難以承擔的虧損幅度。

就算股債齊跌,只要債券部位跌的比股票少,仍有降低整體損失的作用。

股債在同一年一齊下跌,這也不是今年才有的現象。這在1970年代就發生過了。

投資級公司債在今年上半年產生了-16.26%的明顯損失。

國際投資級公債,損失也很明顯,來到-17.78%。主要反應的是美元對歐元與日元的升值。

具有明顯信用風險的新興市場債與高收益債,分別產生了-20.23%與-14.90%的虧損。

投資整體美國抗通膨公債市場的TIP,有近9%的下跌。

有兩個因素會決定抗通膨債的表現:實質利率與通膨。今年實質利率上升,對抗通膨公債是負面影響。但通膨高於預期,對抗通膨公債的表現是有利的。這兩個力量的拉扯,決定抗通膨公債的表現。

TIP因為投資的是整體市場,利率風險高過只投資短期抗通膨公債的VTIP。所以TIP受到實質利率上升造成的負面影響較為明顯,VTIP這方面受傷較輕。所以TIP的下跌幅度大於VTIP。

VTIP只有一點多趴的損失。假如債券部位有配置美國抗通膨公債,對於穩定投資組合非常有效果。

總結來說,今年債券的表現沒有特別令人感到意外的地方。

就跟七零年代一樣,突然升高的通膨,對一般債券跟股市都造成打擊。利率風險愈高,受傷愈嚴重。抗通膨公債在這種環境中,表現相對穩定。

這就是投資中的高通膨場景。

在長達幾十年的投資過程中,投資人會走過低通膨、高通膨,或甚至通縮的狀況。也會走過經濟繁盛,經濟萎縮的狀況。

在這些不同的場景,不同的資產類別會有怎樣不同的反應。透過瞭解歷史經驗與投資原理,投資人會有相當的理解與掌握。

對於已經有所了解的資產配置投資人來說,今年的狀況並不會特別令人感到吃驚與意外,會有信心繼續執行與維持自己的投資計畫。

處理投資風險的方式,應是預先做好準備,而不是以為自己可以預知未來。

同時持有兩個以上資產類別的資產配置投資法,讓投資人可以預先為各種場景做好準備。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資產配置者眼中的肺炎疫情與股市大跌1—股債搭配的效果(First Quarter of 2020 in the Eyes of An Asset Allocator)

2022美股熊市,全球股債表現總整理

資產配置投資組合在2020市場大幅波動中的實際效果(Asset Allocation in Turbulent Market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