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十週年新版讀後感3—投資人拿到更差的報酬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之前的討論提到,主動型基金因為高費用的拖累,報酬遜於市場。

譬如柏格書中的資料,在過去25年(1991年底至2016年底),一般美國主動型基金的平均績效是7.8%,同期間標普500有9.1%的報酬,少掉的這1.3%就是選擇主動型基金所受的損失。

但假如直接認為主動型基金投資人整體來說會拿到這7.8%的報酬,那是一個過度的幻想(原文:Grand illusion)。

為什麼?

因為投資人還會加上一些”自我傷害”。

第一個自我傷害是擇時進出。投資人往往在市場表現好之後,才投入。在市場表現差之後,撤出市場。

柏格提到,在1990年,90年代大多頭的起點,美國投資人只投入180億美金。到了1999,2000,市場達到高點,就要崩落之前,投資人投入4200億美金。

第二個自我傷害是選擇熱門類別基金。

1990年,美國基金投資人只有20%的資金是流入積極成長型基金,到了1999,2000年,高達95%的資金,全都是投入當時最熱門的積極成長型基金。

簡言之,投資人不只是在市場高點才大量進入市場,而且是進入當時最熱門,引領風騷的產業與市場區塊。

這個型態一再出現。2008金融海嘯前,投資人看著2002以來的股市多頭,一致認為股市投資是致富之路,紛紛進場。

而且不買別的,熱門買進標的就是東歐、拉美、能源產業、礦業這些當時熱門區塊。然後在之後金融海嘯的大跌中,摔得鼻青臉腫。

簡言之,基金投資人拿到比基金更差的報酬。

根據柏格的資料,從1991到2016期間,當主動型基金的報酬是7.8%時,基金投資人的報酬是6.3%。再少了1.5%。

當市場報酬9.1%時,投資人只拿到6.3%。這是單一年度喔。投資時間長達25年的話,每年9.1%,可以讓初始1萬元的投資,成長到88231。假如每年成長率只有6.3%,初始1萬元只會成長到46061。

46061只有88231的52%。

選用高費用主動型基金,加上自以為是的認為可以掌握市場波動、掌握熱門區塊,會讓投資人拿到慘不忍賭的成果。

而且,請特別留意,在90年代買高成長科技類股的美國投資人,在2007買新興市場基金與礦業基金的台灣投資人,沒有一個人在當時認為他們做的是錯誤舉動。他們當下,都是審視當時情勢,參考專家建議,閱讀許多專欄報導後,所做出的決定。

這個日後看起來愚蠢的投資行為,在當下,看起來都是睿智而聰明的。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當時的決定,有良好的過去績效佐證。
因為當時的決定,有許多專家的背書。
也因為當時的決定,有投資人自身過度自信的樂觀。

過去績效、專家建議,搭配上投資人自以為做些分析就可以掌握未來的樂觀看法,造就了這些不當行為。

所以正確應對方式就是:

不要看過去績效。不要以為過去那個產業好,那個地理區塊好,未來它們就會持續好。

不要理會”專家建議”。這些號稱可以幫投資人掌握趨勢的”專家”,專長是把一件事情說得頭頭是道,不是預測未來。他們其中更有許多,就是推銷高費用主動型基金的打手,與投資人有嚴重利益衝突。

不要自以為是。以為市場只要分析一下,就可以掌握。

所以,當你看到目前市面上還有那些人在倡導,說:”不要管費用了,只要選對產業跟看對趨勢,高費用基金一樣可以帶來很好的報酬。”

假如你接受這種說法,你等於要同時接受高費用與看錯方向,這兩個會造成報酬率減損的負面因素的雙重打擊。

假如你是個懂的人,你也會知道,這種人沒有基金投資的Common sense。

因為基本常識就是,自以為可以掌握趨勢,常是過度自信的表現。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十週年新版讀後感1—投資報酬與投機報酬

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十週年新版讀後感2—複利的真相

The Little Book of Common Sense Investing十週年新版讀後感4—過去績效不代表未來

賣基金的時候,買基金的時候

基金報酬率的新概念—投資者報酬率(Investor Return)

2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過去報酬,並且短期內報酬最好的標的,因為大家都不喜歡賠錢(特別是在短期內看的到的下跌),任何人都希望今天買進明天就上漲,腦袋會主動搜尋接受最近漲最多的標的,然後認定未來也會跟最近表現一樣,除非經過訓練或是記憶力驚人或是按照檢查表行動,不然人類很難抗拒這種本能反應

綠角 提到...

先看後照鏡
然後找理由將它合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