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的結構—續2(The Structure of Funds)

基金董事會本應為投資人喉舌,替投資人把關的基金決策單位,現在已經成為資產管理公司的附屬品。

有人說,這些董事們是一種特別的生物。他們沒有背骨,而且手指末端剛好長得跟印章一樣。

即使有獨立董事,狀況仍不很樂觀。原因在於,資產管理公司與董事會間的連繫,比起投資人和董事會之間的互動要強得多了。

晨星的Managing Director,Don Phillips先生說過他的一個個人經驗。他認識一位有名人物,同時擔任幾支基金的董事和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董事。這位董事先生說,他每個月都會收到成打的上市公司股東寄來的信,向他陳述一些意見。但是,他十幾年來,從沒收過基金投資人的來信。

基金投資人根本不向董事會反應。而基金董事會每次都聽誰的報告呢?就是資產管理公司。資產管理公司整理好漂亮的報告,理由充足,藉口夠多。在專業的掩護下,”說明”自己過高的費用、不佳的表現。就算是獨立董事,他為什麼要替看不見、又沒什麼意見的投資人站出來說話。何不就順著看起來理由相當充份的資產管理公司的意見,繼續做事呢?基金投資人不願意反應,就沒有一個董事可以站起來說,我收到100封來信,說你們表現不佳應該被fire。監督機構,只是徒具型式罷了。

所以繼續與資產管理公司合作,忍受他們的高費用,讓業者賺大錢,犧牲投資人的利益。准!繼續開放基金,讓新錢流入,讓業者有更大塊的asset base來賺取費用,犧牲原有投資人的利益。准!繼續讓表現不佳的業者替投資人”服務”,犧牲投資人的利益。准!現在的基金董事會,每年通過的,大多是這類事項。

這事情要怪誰?

當然基金業者有責任。他們刻意忽略投資人身為持股人、身為老闆的訊息。利用資訊上的優勢,欺壓投資人。金融業者不願教育投資人。讓他們不知道自己的權益,然後才有一群易於操控的無知者。在控制基金運作的拔河賽中,一邊是投資人,一邊是基金業者。基金業者手執一端,為了自身利益拼命拉扯。而另一邊,一大群覺得自己很會投資的投資人,根本連要去拉這條繩子都不知道。他們之中還有很多人說,注意這些細節,賺不了大錢。基金業者,鼓掌稱慶。

基金董事會有責任。身為替投資人把關的機構,漠視投資人利益,反而較注重與基金業者的相處。而其實,資產管理公司不是拿來相處的,是應拿來監督的。不好,直接換掉,fire掉就是了。

基金投資人更有責任。買一支基金,注重幾乎沒預測能力的過去績效,在上面大做文章,卻連最有預測未來績效能力的費用都不知道要去看。不知道這是可以注重、可以要求、可以不滿的地方。不知道監看自己的權益與金錢,讓自己的血汗錢,快速的流向金融業者,讓金融業者更有實力,發動許多反投資智商的廣告,繼續愚弄投資人。

什麼叫拿錢砸自己的腳?把錢拿去給這些以賺錢為己任,把投資人當傻子的金融業者,就是拿錢砸自己的腳。我跟你保証,會很痛。但這種痛覺很奇怪,愈注重自身權益的投資人,這種痛覺就愈尖銳。顯然的,今天很多人對這件事是不痛不癢。

現在市面上很多基金其實都可以叫傻瓜基金。就像當時的傻瓜相機一樣,有著”他傻瓜,你聰明”的特點。但這次,傻瓜是使用者,聰明人是基金業者。還有口號叫,聰明買基金、精選基金之類的?老實說,賣這種基金的,才是聰明人。

“不要讓你的權益睡著了”,不該只是口號,更應是行動。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基金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Funds)

基金的結構—續1(The Structure of Funds)

更好的溝通,談基金文件改良(Better Disclosure by Fund Documents)

快樂梯度計(Ladder of Happiness)

你的基金、國王的新衣(Your Funds,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Vanguard, The Ship, The Company and The Experiment

1 comments:

匿名 提到...

偶然來到綠角
每看一篇文,都驚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