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民族主義:”留在台灣,才能給業者機會!”(Don’t be Fooled by Investment Nationalism)

金融業相關人士中,有人有這樣的說詞:

“像你們這樣把資金都移到美國投資,台灣金融業者那有進步的機會呢?”

OK,那我們就分析一下把錢留在台灣,會有怎樣的”成果”。就從2006,綠角財經筆記成立,到現在的狀況做個對比吧。

2006當時,在台灣買境外基金,股票型基金要收3%手續費。債券基金要收1.5%手續費。到2018仍是股票型基金3%,債券型基金1.5%。
(基本規定就是如此,現在的業者頂說只能說打折打比較多)

2006當時,在美國投資ETF,透過低費用券商,每筆交易,不管金額大小,收費6.95美金。2018,像Robinhood,Firstrade這兩家券商,已經可以免費交易美國當地全部ETF

2006當時,在台灣販售的境外基金,股票型基金經理費,一般是1.5%。債券型基金經理費,一般是0.75%。非常一致,例外不多。到了2018仍是如此。

2006當時,美國當地發行的新興市場ETFVanguard FTSE Emerging Markets ETF (美股代號:VWO),內扣總開銷是每年0.30%。到了2018,已經降為0.14%。美國當地的指數型基金,像Vanguard Total Stock Market Index Fund,在2006的內扣總開銷是0.19%。2018已經降到0.14%。2018這年,更有業者推出零內扣費用指數型基金。

當美國不論是交易費用跟內扣費用都持續降低,持續進步的時候,我們看到國內金融業者,不論是交易費用跟內扣費用,都紋風不動,看不出任何進步的跡象。

為什麼台灣業者沒有進步?

理由就在於,他們提供這樣的服務,搭配上這樣的收費,在台灣仍是大行其道,投資人還是買單。

他們生意還做的下去,為什麼要改?

所以,假如你在十年前相信,錢要留在台灣,台灣金融業者才有機會進步。你看到的是,他們根本不會進步。

你給他們機會,他們不給你機會。

正常狀況,什麼時候會進步?

就在業績衰退的時候。

餐廳發現顧客減少,跑去同業那裡,就會開始思考,如何改進菜色,或在價格上更有競爭力。
汽車廠發現銷量減退,就會開始檢討是否要加入更好的配備與性能。

各行各業,往往就是在面對競爭壓力時,才會進步。金融業也是如此。台灣金融業者更不是例外。

身為投資人的你,假如無視於這些次等服務,繼續使用這些次等產品,你就是在害自己,也在害台灣業者。

你會害到自己,因為高成本幾乎註定會帶來比較差的績效。

你害到金融業者,因為他們會以為自己沒進步也沒關係。跟外國水準愈差愈遠。

客戶與投資人,自然的選擇,就應該是去選用好的產品,好的服務。落後的業者發現做不下去,力圖改進。這才是促成進步的機制。

而不是明知台灣業者爛,還要相信像”反共抗日,莊敬自強”這種民族主義式的口號與理由,留下來支持台灣業者。

當台灣基金業與從業人員,無法改進自身品質,只能藉由國族主義口號要投資人留下來時,我想,他們是否已經沒有其它好一點的論點了。

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個很爛也站不住腳的理由。

能否把花在建立與宣傳這些爛論點的心思,花一點點在改進自己上面?

好的服務與產品,才是顧客青睞的理由。不是你跟客戶同一國,所以客戶就要義無反顧的支持你。

這是不作生意的道理,也不是投資的原則。

金錢,本來就會流向有利的地方。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2018 Investment Company Factbook讀後感3---美國基金投資成本持續降低,台灣人則必需留在當地繼續支持高費用業者?

不可批評的高費用主動投資(Thou Shalt Not Criticize Active Funds with High Costs)

2014 Investment Company Factbook讀後感—停滯不前的台灣基金投資環境

2013 Investment Company Factbook讀後心得1---台灣基金投資成本過高

專業、黑心,傻傻分不清楚(Can You Tell White from Black?)

被全力封殺的小眾(How Low-Cost Indexing is Treated by Active Managers and Salespeople)

2 comments:

HSBC Investing 提到...

綠角兄, 香港這邊都一樣, 費用不減, 大部份基金表現連benchmark 也跟不上.

綠角 提到...

謝謝分享~

高費用必然會造成績效的落後
這是全球各地通用的基本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