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投資美股, 該買波克夏還是VTI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每年年報第一面就會列出波克夏跟標普500對比的歷年報酬。

統計到2019年底,波克夏股票與標普500指數、標普500指數型基金(以Vanguard S&P 500 Index Fund為例,代號VFIAX)與美國全市場指數化投資工具(以Vanguard Total Stock Market ETF為例,代號VTI)的過去一、三、五、與十年累積總報酬如下表。



波克夏

標普500

指數

VFIAX

VTI

過去一年

11.0%

31.5%

31.5%

30.8%

過去三年

39.1%

53.1%

53.0%

50.3%

過去五年

50.2%

73.9%

73.6%

70.1%

過去十年

242.0%

256.9%

255.5%

252.6%

可以看到,不論是一年、三年、五年還是十年期間,波克夏的績效都不如標普500指數型基金,也不如對美國股市進行整體指數化投資的VTI。

以十年累積報酬來看,波克夏原始投資100萬,可以有242萬的獲利。投資標普500指數型基金,獲利255.5萬。投資美國整體股市獲利252.6萬。投資波克夏股票會少賺10到13萬。

過去常有投資朋友問我說,投資美國不要做指數化投資,買波克夏股票好不好?

我的答案,從那時到現在都一樣,”波克夏不是勝過市場的保證。”

就算這家公司背後有一個現代投資界尊稱為”股神”的人也一樣。

巴菲特本人其實很開誠布公,他落後指數的事實,就寫在年報的第一面。但很多對主動投資有高度狂熱的投資人,完全不是這樣子。

我還記得,在三年前發表一位長期落後指數的主動型經理人,指出巴菲特已經出現長期報酬落後指數的狀況時,出現許多”有趣的討論”:

“連巴菲特都敢批評”
“就只有你取樣的期間才輸”

各種說詞,仿佛講巴菲特落後市場,是一種對神明的不敬,一種大逆不道。

這是在談投資,還是在講信仰?

數字攤開來,落後就落後,有什麼不能講的。

巴菲特都在致股東信的第一面公開了。他不怕。

許多投資人卻很害怕看到巴菲特落後市場。因為這個事實,打碎了他們主動投資必勝的美夢。

他們這些發言,大部分反應的是他們心中的恐懼。

我再說一次,波克夏不是勝過市場的保證。

這句話也等同於,波克夏未來也不是保證落後市場。

巴菲特在20世紀有良好的長期績效。但過去績效不是未來的保證。近十幾年,他的績效不是很好。

但現在回顧的過去績效不好,也不代表他未來仍會一直落後。

主動投資就是這樣,你要取得勝過市場的機會,就必需承擔落後市場的風險。

沒有人例外,包括巴菲特本人。

後記:從討論巴菲特落後市場這件事,可以很清楚分出,這個人是對主動投資只有盲目的崇拜與信仰,還是願意以科學態度進行討論。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保留盈餘的威力

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3(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波克夏與指數化投資的相同之處

過度自信的病癥—偽大師才會說市場容易打敗(The Problem with Overconfidence)

一位長期落後指數的主動型經理人(TheTenacious Index)

巴菲特2017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不相信巴菲特與利用巴菲特的人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