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又無聊的預測(The Predic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投資,需要未來的方向。許多人要的是對短期內市場未來方向的估算,所以我們常常聽到類似下方的訪問與對談。

記者:今天我們很高興請到xx投信總經理。請問總經理,您覺得未來一年全球股市展望如何?

總經理:我想,假如美國次級房貸問題繼續延燒的話,那麼全球各經濟體在與美國無法脫勾的情形下,表現不會樂觀。假如聯準會的行動,可有效的遏止次貸造成的市場信用危機,那麼我想,今年全球股市仍是大有可為的。

記者:我們感謝總經理的分析。

這段談話,有個類似的狀況。

菜鳥來到賭場,準備玩數字輪盤。

菜鳥問:我要怎麼下注呢?

老鳥:假如開出來的數字大的話,你要押大一點的數字。假如開出來的數字小的話,你要押小一點的數字。這樣才比較會中。

菜鳥:這……

我們再把總經理的話翻譯一下。”假如次貸問題解決不掉,那麼市場悲觀,投資人最好做空。假如可走出次貸陰霾,那麼市場樂觀,投資人最好做多。”

所以,記者謝什麼?有什麼好謝的。這一段話是100%的無用言論。

另外一種言論是像這樣。

記者:今天我們請到某某投顧的分析師為我們解析大盤。老師請.

分析師:我想這週的盤勢將是關鍵。假如這週跌破半年均線,那麼大盤確定由多轉空。假如守住的話,那麼未來大盤便有向上攻堅的可能。

記者:謝謝分析師的分析.

這段話有個類似的狀況。

菜鳥仍在賭場。

菜鳥問道:你覺得這台輪盤開出來的數字有怎樣的傾向呢?

老鳥:假如再連續開出三個10以下的數字,那麼這台輪盤最近有開出小數字的傾向。假如接下來開出30以上的數字,那麼它有可能繼續開出較大的數目。

菜鳥:這….

以上這些預測的人,其實很清楚知道自己無法準確的預測。他們很小心的在談話中藏入,假如怎樣,就會怎樣的命題。其實他根本沒在預測,他只是描述市場未來的可能走向,完全沒有提到他覺得那個的可能性較高。這種預測,是沒有用的。它無法幫助投資人抓到短期內市場的走向。但是,很多所謂的市場評析與訪談,就是這種浪費時間的言論。

真正有用的預測應像這樣。”我估計次貸問題,到某月會完全解決。市場會在那之前的兩個月就感受到,並開始以股價反應。請投資人在那之前,準備好手中的持股。”

或是,”我估計今年的利率會持續走低,然後到七月的時候,反轉向上。”

或是在一月時說,”我推測,今年GDP會有5%的成長”

這種預測才是真正可能有用的預測。有明確的時點或是數量,這才能叫做預測。社會上的專門人員,如經濟學家、信用市場專家、股市分析師,他們也致力於預測未來發展,並留下了長久的記錄。我們來看他們表現如何。

本圖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這張圖表現的是標普500從1986到2005年間,其Operating earnings的實際數字與預測數字的比較。實線表實際數字,虛線表預測。仔細觀看,你會看到一個型態。就是,預測的線條形狀,幾乎就是實際線條向右移動。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這些分析師的預測立足於過去。當過去顯示Earnings在下降,分析師就會做出繼續下降的預測。當過去的Earnings上漲,他們就會看漲。假如他們的工作目標是描述過去,那可真算得上滿分,真是專家。假如是用來預測未來,那很抱歉,那是不及格,轉折點都沒抓到。


本圖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對股市走勢的預測也是一樣。可以看到,虛線幾乎就是實線右移。是一條描述過去的線。2000開始下跌好一陣子後,預測才轉為向下。2002開始上漲好一陣子好,預測才轉為向上。


本圖取材自Dresdner KW Macro Research

信用市場也是一樣。對債券殖利率的預測,其實都是在描述過去。預測線就是實際曲線的右移。

這些專家的過去記錄顯示,他們沒有預測未來的能力。

在這樣有力的實證面前,為什麼直到今日,許多財金專家的本業仍在預測未來,許多投資工作的核心,仍在預測短期的未來?為什麼?

待續…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無用又無聊的預測—續1(The Predic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無用又無聊的預測—續2(The Predic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無用又無聊的預測—續3(The Prediction that Makes No Sense)

GDP能否預測股市表現(Does GDP Predict Stock Market Performance?)

各種常見指標能否預測股市走向(Predictive Power of Stock Market Indicators)

很像聰明的愚蠢(Don’t Second Guess Yourself)

沒有未來的過去

The Black Swan讀後感續3---會找藉口的人叫專家(Experts with Excuses)

此報酬不等於彼報酬

空頭,回頭才看得到

A Mathematician Plays the Stock Market讀後感---價格變動不需要理由

14 comments:

micyang 提到...

感謝版大分享~

新人~ 提到...

寫得真是好

又有資料佐證

大推薦!!!

SWISS 提到...

綠角兄:
您提到的例子,這些人所做的還算是"負責任",因為他們還是有所保留,雖然講了一堆的廢話(您在文中客氣的說是「無用的言論」),我常看到更吃人不吐骨的預測,如"藍營獲勝,房價幾年要漲幾倍",或是對市場做單純的單向預測,當市場的走向相反時,他們又選擇性的失憶了.
感謝您的文章,SWISS

綠角 提到...

SWISS 你說的沒錯
有人是在”專業”的蒙皮下
為了一己之私放話的
身為投資人 還是要自己小心啊

感謝yang與新人的支持

匿名 提到...

關於綠角兄所認為的預測應該如何如何這一點我並不認同,對於事情的看法存在模糊地帶其實是正常的,因此預測也不應該是100%或0%,
就像天氣預報一樣,降雨總有個機率吧.
因此預測應該允許不同的結果,重點是機率應該要描述出來才算完整,
一個可以用來做決策的預測應該有下列形式,
情境A 機率 X%
情境B 機率 Y%
例如,我預測,台股半年內
漲到9100點的機率為90%
跌到6000點的機率為10%

綠角 提到...

豈止是你不認同
不認同的人多又多

寫成機率就比較高明嗎?
你要猜半年後的台股
Go ahead.
那是你和許許多多覺得猜股市很有意思的人的作法
跟我沒關係 我也不想猜
因為我的投資方法 用不到這些猜測

還有 猜股市跟天氣預報是不一樣的東西
你有全球股市衛星雲圖嗎?

雲圖會跟你講有颱風會來
股市預報有辦法預測到911攻擊或SARS嗎?

匿名 提到...

我強調的重點是作投資時是否能容忍不同情境發生的可能性,就拿911或SARS來說,你的預測有沒有"容忍"這類事件的機率?如果有,機率如何得來的?
簡言之,我舉例的預測模式可以"容忍"911或SARS的衝擊,例如
漲到9000點的機率為 80%
跌到6000點的機率為 10%
跌到3000點的機率為 10%
Black Swan無法被預測,但是你可以"正視"他們的存在,在合理的預測模式裡。
然後落實在投資策略裡。

ffaarr 提到...

我也覺得股市預測和天氣是不同的,除了綠角大講到的特殊因素之外。就算同樣能拿到夠多的資料來作歸納法。天氣的走向不會因為大家作某種預測而變化。但股市會因為某種預測(例如技術分析好了)而影響到實際的發展(例如散戶看到線圖漂亮就殺進去,主力看準機會反其道而行坑殺散戶),正是因為如此,要想用天氣圖類似的方法,作所謂的機率預測其實是不大可靠的。

匿名 提到...

我想了一下,其實嚴格來說,預測似乎無所不在,綠角兄的投資方法之所謂"不用猜測",其實某種程度上並不是這樣,資產配置比例其實正好隱含了投資者對配置標的指數的報酬率的猜測(或看法)。
ffaarr兄的意見正好說明了金融市場的複雜性遠比自然界的複雜性來得難以想像,因此資訊可能是有害的,這一點綠角兄在其文章中已經多次說明,我想我可以再貢獻一點點我在書中看到的,"標準差"並不足以描述金融市場的風險,學界告訴我們用"標準差"可以計算投資於某指數的風險,這樣的概念是有害的。
預測很難,所以最極端的例子可以考慮將90%的資產買進T-Bill(很不幸地,這樣做表示你預測美國政府不會倒,你還是在預測),另外10%每個月買put,讓911,SARS之類的意外讓你賺大錢(當然,這麼做必須經常賠錢,而且台股有漲跌幅限制,不適合這種玩法),可參考Nassim Nicholas Taleb的The Black Swan.

Chang 提到...

我覺得後面的幾篇回應, 有點把預測的定義變成非常大範圍
我的想法是 當配置美股xx%時, 並不是真的去預測幾年後, 美股會漲到哪裏, 或是累積報酬是多少, 而應該是假設美股的報酬應該會優於債券, 大約在x%~y%的範圍內
當然 這也是一種預測, 不過經由統計, 可以得到比較接近或合理的估計值, 跟預測指數會怎麼走, 是完全不同的, 當然兩者都是會出錯, 但是估計走勢, 我本身是覺得完全沒意義, 設定9000點 50%, 7000點 45% 等等, 在投資上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Chang 提到...

關於投資t-bill是預測美債不會違約的說法
我認為有待討論
在債券的投資上 , 從來不會假定違約率是0
即使是AAA的美債, 都是有一個模型上的違約率(可能是歷史資料統計結果, 或是預測程式跑出來的)
配置上以美債為xx%, 其實假設前提是建立信用風險最低的資產配置部位(相對aa級 或更低等級), 並不是基於0%違約的預測
這是一種預測嗎, 廣義上來說 , 也是

但這種準確度很高, 因為只做順位的預測, 信用風險應該是比巴西債要低, 至於美國跟巴西違約率多少, 並不是在做配置美債比重時, 一定要做的預測

換個角度來看, 美國教科書當然以美債配美股作例, 換成台幣資產, 就變成台債+台股, 這時候, 可不是假設或預測 級台債違約率是0

micyang 提到...

儲蓄看保本
投資看最多能損失多少

政府債券會違約嗎?
這種問題跟
"銀行會不會倒"是一樣的...

元毓 提到...

這讓我想起科斯多蘭尼的一句話:
「當公雞站在自己的糞便上啼叫時,天氣不是好就是壞」
許多分析師、大師之流,其預測不過如此。

綠角 提到...

感謝元毓兄的分享
真是很漂亮的一句引言

正是
當很多大師在”預測”正確
自吹自擂的時候
他們似乎都忘了
自己”預測”對的機率
還比不上沒大腦的銅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