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的可能(The Desire for Impossibility)

牛頓說,”I can calculate the motions of the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我能計算天體的運行,但不能計算人群的瘋狂。)

很多人知道牛頓在成為英國South Sea Bubble的投機泡沫受害者之後說的這句話。

很多人覺得,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市場的不理性是難以預測的。是這樣沒錯。但我們可以換個角度看這件事,看看這句話是誰說出來的。

是牛頓。他是英國17世紀最重要的科學家之一,微積分、萬有引力、三大運動定律的發明與發現者。有強大的數學能力與敏銳理性的觀察力。是將近代人類推向理性與科學之路的要角。

牛頓只有這樣嗎?其實他還當過官。在1699年,時年58歲,牛頓當上英國中央鑄幣司司長(Master of the Mint)。在這段期間,他詳加研究鑄幣過程、經濟理論、與當代財經要角來往、教育自己成為一位經濟學家,甚至寫下一篇傳世的報告,影響了當時的貨幣政策,也是後代研究英國貨幣史的重要素材。

這樣的一個人,一個天才型的人物,一個不是只懂算式的理論學家,是也懂財經理論的通才,他說,他無法計算人群的瘋狂。他無法知道,一群人投入金錢遊戲之中,會表現出怎樣的行為。

但今天,或者說在過去,在未來也仍會有,我們看到很多人說,他可以,我再重覆一次,他可以計算人群的瘋狂。

他可以知道人群的瘋狂會將市場帶向那個方向,因此可以取得置身事外的制高點,利用這些人的不理性,從中獲得利益。

這些人最常見的型態,就是號稱可以預測市場或是個股走向。或者,他謙虛一點的說,他有時候也會預測錯,但大多時候他都會對。

事實是,這些人通常不會計算天體的運行,更遑論計算人群瘋狂的能力。

誰在說那種話?我們來看一下。

巴菲特說,” The only value of stock forecasters is to make fortune-tellers look good.”(股市預測者的唯一價值,在於讓算命仙看起來更準一些。)

彼得林區說”I’d love to be able to predict markets and anticipate recessions, but since that’s impossible, I’m as satisfied to search out profitable companies as Buffett is.”(我也想要可以預測市場走向和事先知道景氣衰退的。但既然這是不可能的,我寧願和巴菲特一樣,滿足於尋找有獲利潛能的公司。)

當這些全球投資界的要角,這些如同牛頓,過了200年可能還會有人在投資書籍中提到的人物,都承認自己無法事先知道市場的走向,或認為試圖去預測市場走向是件值得去做的事,我們看到身邊很多人,不管是在電視、雜誌、網路還是聚會看到的,他們說他們可以知道市場的走向,他們努力研究市場的走向。

每當看到這個景象,綠角腦中就浮起一句忘記從那看來的英文名句,” One of the great differences between a wise man and a fool, the former wishes for what he may possibly obtain, the latter desires impossibilities.”(智者與笨蛋的重要差別之一在於前者希冀他所可能取得的,後者追求不可能。)

在預測市場走向這件事上,我們看到聰明人說什麼話,”另一群人”說什麼話。

假如有個物理問題,愛因斯坦說,他還沒想出來,他不知道怎麼解。但是你的鄰居,一位業餘物理愛好者,說他知道怎麼解。你覺得怎樣?

當牛頓、巴菲特、彼得林區說,他們無法預測市場走向時,我們看到股海明師、自封大師和業餘大師們,說他們可以,你覺得怎樣?

很多人覺得很可信。

原因無它,只因成果太甜美。假如你能預知市場走向,那麼千萬財富就在眼前。樂透頭彩與之相比,只是個普獎罷了。但是,這個甜美的果實,因為它立足於Impossibilities之上,你能摘取它的可能性,就像你能踏上彩虹橋一樣。Only in your dream!

這些人,或許他們不是笨蛋。他們願意裝笨,號稱可以預測市場走向,目的在於以發財的可能,引發大眾的貪念,成為這個過程中,真正的笨蛋。一個以真正的財富,換許虛晃目標的Fool。我們可以看個比喻。

有天你來到射箭場,你想要下場射個幾箭,看自己身手如何。在這個時候,你發現射箭場正在舉行一個比賽。假如有射手命中率超高,他可以拿到射箭場給的彩金。

這時有個人來了。他說自己是神箭手(那當然了)。他說,你下場幫他拿箭靶。假如都正中紅心,拿到彩金了,那麼就分你錢。因為由他這個神射手幫你獲取彩金,所以你要事先交錢給他。

你也相信他,於是交錢給他,還下場幫他拿箭靶。你雙手高舉著畫著同心圓的箭靶,滿心相信站在你對面的射手射出的每一箭,都將正中靶心,讓你賺取賞金。但正當你滿懷希望的時候,你看到一支箭,不偏不倚的朝你眉心飛過來,在你還能反應之前,你已經感到一陣劇痛。當你還有意識時所想到的最後一個念頭是射手說過的一句話,”我也是人,我也有脫靶的時候。”

是的。這些市場大師,都很誠實的說,”他們是人,也有預測錯的時候”。就如同我們的神箭手一樣,他們也不自己下場替別人拿靶。有很多相信大師的人,會自己下去幫忙。大師們選擇站在號稱可以預測,這很難聰明的一邊時,那是他們的事。但假如你相信他們,也去站在他們那邊,付錢請他們預測,然後以自己的金錢做賭注,那麼你慘了,你就是那個下場拿箭靶的人。

他們沒猜中,是你中箭、你倒霉,虧的是你的錢。這些大師自己的錢可能都沒投入。他們真正賺錢的地方,在於跟拿箭靶的人收錢。就像神箭手,其實根本沒有超群的技藝來賺取賞金。他的本業,在於玩弄這些涉世未深、剛到射箭場的人,那些以為交小錢就可以賺大錢的人。假如他運氣好,真的都射中了。那麼Bingo。滿心歡心的持靶人,會很高興的成為活廣告、再幫他拉”會員”,而根本不知道自己剛躲過九死一生的危機。

投資朋友們,Possible與Impossible你希望得到那一個?你心中的貪念,是否已經讓你以為自己的能力、或是有人的能力,可以跨入Impossible的範疇。看看那些人在說那種話,讓你的Common sense跑過一次。你會知道,唯有在可能之內的計畫,才有聰明的可能。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多準才夠---Likely Gains from Market Timing讀後感

志向遠大(Investing Dreams without Limits)

萬用建議(Universal Advice)

投資平均律(The Investment Law of Average)續

常見的投資謬思—輕鬆自在的參與市場(The Lethal Combination of Ignorance and Overconfidence)

兩個核心問題

適時進出的行與不行

最好與很好的抉擇

用功的人(Fruitless Efforts)

Value Averaging讀後感----為什麼需要Formula Strategy

各種常見指標能否預測股市走向(Predictive Power of Stock Market Indicators)

大賣空讀後感---神功與基本功

資產配置者的沉默(The Silence of Asset Allocator)

11 comments:

阿任 提到...

投資的路上能有綠角不斷提醒大家
什麼是不可能的方向真是太幸運了

小新 提到...

今天看這個故事 有更深的體會
謝謝綠角辛苦的閱讀原文後教大家

匿名 提到...

有很深的體會
謝謝綠角

.. 提到...

我認為以牛頓古典力學的邏輯套用的金融市場是必死無疑的.

時間經過三百年.目前最類似古點力學,以機械式定律與法則在預測市場的.就是指標技術分析派.是否有相同下場.值得深思

匿名 提到...

給相信明牌的人當頭棒喝

emily 提到...

感謝綠角版大,將艱深的財經知識理論,以淺顯方式表達,每次研讀之後,英文+知識都收獲良多,再次感謝.

綠角 提到...

謝謝各位讀者的回應

匿名 提到...

許多股海名師畫線圖天花亂墜說明牌,並不等於線圖完全沒有意義。技術分析有行為財務學,投資心理學的理論基礎,並非只是華爾街隨機漫步而已。

彼得林區與巴菲特如果真相信自己講的話,就沒必要努力發掘有潛力的股票,他們只要投資指數就好。

買指數等於買平均值,似乎沒什麼好驕傲的。按照價值投資法自己選股,不必讓基金公司賺手續費經理費保管費,為何績效不能超過收管理費的指數基金呢?

綠角 提到...

要講這麼簡單幾句話
就要說技術分析有效
那真是太便宜了
要談技術分析的理論根據
至少寫篇幾千字的文章來立論吧
或許寫一整個部落格的文章 也不為過
這方面資料多得很

過去訊息對未來走勢的預測性
只要弱勢效率市場就可以否定掉了

這兩位大師說的話
和他們做的事 沒有矛盾
就像喬丹和俠客
對球迷說 你們99%都不可能練成像我這樣的絕技
你們還是看就好了
但這兩位籃球大師還是要練
因為 他們就是靠這個吃飯
大師大都知道自己是少數中的少數

“買指數沒什麼好驕傲的”
這句真是太經典了
可以參考簡單就是懶惰這篇文章

很多人投資
為的是要有fancy、值得驕傲的感覺
要有什麼值得說嘴 可拿出來現的東西
所以投資人腦中常有種內建階層
買基金 有點遜
挑個股 還不錯 至少知道自己努力
期貨操盤 真高手

我不知道為什麼玩期望值是負的遊戲
為什麼可以是高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連Risk-Adjusted Return這個基本金融原理都不知道的人
是在努力什麼?

再fancy只是表面好聽罷了
很多人投資就像買車一樣
要個好看的外表
到底合不合自己需求
那是其次
重要的是 要讓別人印象深刻
滿足別人的眼光
我真不知道投資或買車
為的是自己 還是別人

所以 買平均沒什麼好驕傲的嗎?
不,I am proud of my humble choice.
我知道這樣一個簡單的選擇
年年月月 都可以輕鬆的宰掉一半
不管你是隨機選股 價值選股 還是成長選股的投資人
長久下來 指數的成績 必定名列前矛

價值選股的成績 當然可以超越平均
而且不僅是價值選股
成長選股 烏龜選股 黑熊選股 閉眼選股…..都有機會超越平均

就算全世界的投資人都掌握了價值投資的要義了
很抱歉
他們還是有一半要落在平均之下
不管市場有沒有效率

而所有有一套自己選股方式的投資人
都仍堅信 自己就是高過平均的那一群

hilihist 提到...

1.主動進出者打敗指數是必須要做的事情,而且必須要隨時隨地都打敗指數,如果他無法打敗指數,不管他用哪種方式進行交易行為,都沒有意義。

2.世界上不會有發生每個人都懂價值投資的情形發生。

3.世界上也不會有發生每個人都懂指數投資的情形,能有大部分懂,已經很少見了。

4.面對打不敗的敵人,最重要的是把它吃進自己的肚子裡,而且要吃飽一點。

5.長期下來,投資行為勝過交易行為的機率,近乎百分之百,只是你把這件事情說出來,被反駁的機率也接近百分之百。

綠角 提到...

謝謝hilihist的分享

的確
假如所有的投資人都選擇指數化投資
那麼 指數化投資將無法立足

假如所有的投資人都可以採行價值投資
那麼 這個方式必不叫做價值投資

投資 有點像是一種選邊站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