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智》(The Irrational Ape)讀後感1—錯誤邏輯導致的投資高下之分

《反智》的作者是 David Robert Grimes ,愛爾蘭科學作家,致力於讓大眾更瞭解科學概念,破除迷思。

書一開始舉了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例子。西元897年,新上任的教皇德範六世把已過世教皇福慕(Formosus)的屍身挖出來審判。亡者不會替自己辯駁,不意外的,福慕被判有罪。

審判者採用這樣的推理:

前題1:會為自己辨白才是無辜之人
前題2:福慕前教皇沒有為自己辨白
因此福慕有罪

這叫論證過程。從前題,加上推導,得到結論。這個過程要正確,必需前題正確,推導過程也正確。

我們可以明白感覺出這個論證過程不太對勁。

首先,前題1就不對。無辜的人有太多理由或情況沒有為自己辨白。

再來,推導過程不對。這個過程等同認定,因為x意味著y,就假設沒有x就意味沒有y。為自己辨白代表是無辜的人,所以沒有辨白就是有罪之人。

這種邏輯結構的錯誤,稱形式謬誤(Formal fallacy)。

我們來看一下投資界的應用。

前題1:有選股能力的人會主動選股
前題2:指數化投資人沒有主動選股
所以指數化投資人沒有選股能力

這是完全相同的狀況。一樣的前題錯誤,一樣的推導過程錯誤。

但這是一個盛行的想法。許多指數化投資人也因此認為自己”低人一等”,覺得自己就是不會,就是不懂,就是懶人。

說真的。大可不必。

做指數化投資不代表假如這個投資人自行去分析與挑選股票,一定就會拿到比較差的成果。

只是他知道,選股只是投資的戰術層級問題,他知道要將精力花在更重要的戰略問題上

也可能是因為他認為,將時間與資源花在其它人生面向,譬如工作與家人,將得到更豐厚的回報。他講求的不是只有投資方面的成果,他看的是整體人生,各面向的所有成就。所以他選擇一個高效率的方法,用指數化投資把投資處理好。而不是自己每天再多投入八小時研究,取得每年高0.5%年化報酬的可能。

再一個書中的例子。

前題1:巴黎在歐洲
前題2:我在歐洲
所以我在巴黎

這很明白是錯誤的推導過程。這個論述只對在巴黎的人是對的。對於所有在歐洲其它地區的人都是錯誤的。

但是底下這個說法呢?

有選股能力的人會主動選股
我主動選股
所以我有選股能力

這是完全一樣的錯誤。

很多投資人自以為,自己有在”主動選股”,就等同於自己有”選股能力”。

不好意思,這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你在主動選股,只是代表你在主動選股而已,不代表你有選股能力

大多走主動選股這條路的人,走了很久之後,會發現自己沒有選股能力

實際狀況是,歐洲大多人不住在巴黎。主動選股的人,大多沒有選股能力。

所以其實可以說,有些投資人的邏輯”相當一致”。用一樣的錯誤觀念,在否定指數化投資,在自以為主動選股就是高人一等。

然後人云亦云,形成了投資界的反智現象。甚至連指數化投資人,都被這些錯誤的推論牽引,自以為在採用一個”能力比較差的人才會做”的投資方式。

書中還有像這樣的推導錯誤。

我不聽那個
品味好的人不聽那個
因此,我的品味很好

投資界的應用就是:

我不做指數化投資
有選股能力的人不做指數化投資
因此,我有選股能力

品味跟選股能力,都不是靠錯誤的邏輯就輕鬆可以得到的東西啊。

而其實,邏輯不通,要深入掌握投資與金融原理,恐怕會遇到不小的障礙。





購書參考連結:

《反智》(The Irrational Ape)博客來連結

《反智》(The Irrational Ape)Readmoo電子書連結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超級困難的指數化投資(The Mental and Emotional Challenges of Indexing)

“The Only Investment Guide You’ll Ever Need”讀後感1—如何玩遊戲vs.該不該玩遊戲

對於指數化投資的常見誤解(Misunderstandings about Index Funds)

關於指數化投資的誤解與實證反駁(Critics and Rebuttal)

對指數化投資的不實指控(Biased Opinion)

主動投資沙文主義(Chauvinism of Active Investors)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