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3(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波克夏與指數化投資的相同之處

巴菲特在信中提到,他致力於以合理的價格買下好企業(Good business)。

不是好企業就好,合理價格很重要。因為一家公司不是因為它好,就值得投資。花太高的價格買下一家公司的股票,這會變壞投資的。

而好企業,往往只是巴菲特當初在決定買進當時他認為是好企業。波克夏買進後,有些公司證明並不是好企業。也有些公司,有令人驚奇的突出表現。

有幸,令人滿意的公司多過於令人失望的公司。這成為波克夏好表現的基本理由。

而在這個過程中,令人失望,營運不佳的公司,難免陷入遲滯或規模縮小。波克夏投入這些公司的資本,自然縮小。而表現令人滿意,營運大有起色的公司,會進入成長模式。波克夏布置在這些公司的資本,自然是增加的。

這個過程,造成波克夏的資本配置,會有愈來愈高的比重是布置在買進後優異的企業與公司。

這真是太有效的資本配置方式了,不是嗎?

其實,市值加權指數也正是如此。

在一個市值加權指數中,假如一家公司表現不良、市值縮水,那麼它在指數中的比重自然會下降。指數分布在上面的資本,自然減少。

在一個市值加權指數中,假如一家公司優異,市值增加。那麼它在指數中的比重自然會上升。指數會有更大比率的資本投資在上面。

但我們回想一下投資界對這兩個做法的看法。

在讀到巴菲特的信中,這樣的資本配置模式時,覺得巴菲特真是天才。這樣買好公司,正是自然的將愈來愈多資本進行有效利用。

在看到市值加權指數,指數成份股因為股價上升,市值加大,在指數中占愈高的比重時,就認為市值加權就是內建一個追高的機制。

這種看法會不會太偏心了?

這種差別看法,反應的是投資人心中對主動投資的自然認同,與對指數化投資的不信任。

太多人總是認為,買股票總是要選一下嘛,那有不選反而績效比較好的道理。其實,真的是不選股,成果往往更好。

市值加權的指數化投資將對應比重的資本放在高市值的公司,其實未必是一種追高。其實大多時候就跟巴菲特一樣,是有效的資本配置。

當然,有時候股價的過度上漲,是泡沫、是沒有根基的。但不是所有股價的上漲,都是沒有理由的。有時反應的正是公司的營運優於預期。

不論是巴菲特,還是市值加權的指數化投資,都是將較高比重資產放在比較有利公司。

這是成效良好的主動投資與指數化投資相同的勝出之道。


後記:不要看到主動投資利用這個原理就點頭稱是,看到指數化投資利用相同原理就批評不斷。這種評論,反應的是批評者自身對資本配置原理的不瞭解。

況且,美國指數化投資的資本配置成果,近十年,還比巴菲特強耶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對於指數化投資的常見誤解---續2(Misunderstandings about Index Funds)

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保留盈餘的威力

巴菲特2020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投資美股, 該買波克夏還是VTI

巴菲特2019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持有股票,不要操作股票

1 comments:

Sai 提到...

原來指數化投資,和巴菲特所謂追求卓越企業,是一樣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