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不安心的台灣

這週,連許多人喜愛的零食,豆干,也捲入食安風暴之中。

我們可以回顧一下,這幾年到底出了幾波食安問題。從塑化劑胖達人香精橄欖油添加銅葉綠素強冠餿水油正義飼料油混充食用豬油頂新從越南進口飼料用油做為食用油原料,到最近的豆干添加二甲基黃致癌物質。

這些問題,大眾與媒體報導大多把箭頭指向業者。說他們黑心、沒有道義。

有那麼多業者黑心,所以台灣似乎是個黑心食品業者王國。

但那麼多家業者都出問題,顯見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

怎樣的系統性問題?

凡是做生意,就會想多賺錢。這是人之常情。

但有些想多賺錢的人,會太過份。過份到,把不應該用的原料加到食物當中。成本降低,滿足了他賺錢的欲望,卻犧牲了客戶的健康。

這個利益衝突,這個潛在問題,難道身為客戶的我們,都不知道嗎?

又不是三歲小孩,這個當然大家都知道。

那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如何防範?

有兩個方法。

第一個,由民間自行架構出保護傘。在這種情境下,民間會發展出一種食品安全認證實驗室。它不屬於任何食品業者,它是獨立的。能通過它的檢測的食品,它就發出一個標章。

消費者看到這個標章,就知道這是安全的食物,可以選用。

通過檢測的食品可以藉此取得消費者信賴,擴大業績。這個食品安全認證實驗室賣的則是它的認證品牌。通過它的檢驗,就是安全。業者必需每年或是每季讓實驗室隨機抽檢。

這是第一個方法。我們沒看到,因為台灣用的是第二個方法。就是由政府出面管理。

政府建立食品安全法規,交由各地衛生主管單位查核執行。

我們用的是這個方法。民眾也安心的以為,有政府在替我們把關。

問題就出在這裡。

政府其實沒有在替人民把關。

人民以為政府有在管,所以民間根本沒有想要成立自己的食品安全認證實驗室來防範業者的貪婪。

業者的貪婪是一定要有對應措施的。人民沒有防備,因為政府說,”放心,讓我來”。結果都是表面功夫,根本沒有確實管理。

餿水油的檢舉過程特別具戲劇性。屏東老農自行搜證、多次檢舉。當地政府主管單位卻不理,還要跨縣到台中去告發。

這代表官方的食品衛生安全檢核系統,根本已經從根完全爛掉了。( 平衡報導一下。當初塑化劑的確是官方一位非常認真的技術人員抓到的。)

業者,早就知道這套系統大多只是擺好看的。於是人心的黑暗面大行其道。各式添加劑的可能,只受限於你的想像力。

人民以為政府有在管,以為自己吃的東西都符合食品安全法規,以為自己在保護傘下。其實,是根本沒有人在幫你擋。漫天落下的各種毒素,一點一滴,日積月累的落在人民身上。

政府在這個事件中,最可惡的一點,就是它的假裝

假裝它有在認真管理食品安全。

說真的,假如政府不想管,管不好,早點公開,也比假裝有管要好。

不想做,請把位置讓出來,讓民間力量來把關。

就是因為政府假裝有管,才會讓民眾毫無防備。就是因為民眾毫無防備,黑心業者在可以在這種”表面有管理,其實沒管理”的環境中,大行其道。

說到根本,黑心業者為什麼那麼多?

原因就在我們”口說大有為,行為實無能”的政府。

它的罪,它的責任,跟這些黑心業者同等重大。

因為,這個讓黑心大行其道,毫無顧忌的環境,就是政府創造出來的。

食安風暴以來,政府在食品安全方面有什麼主動的做為?豆干一事,還是香港先抓出來,台灣官方單位才注意到這件事。

到底還有幾顆未爆彈?

只要這個系統持續敗壞,食安問題就會一個接一個,永無止境。

食安問題,妨害的不只是人民健康。它帶來一個更重大的傷害,就是人與人間信賴的消失。

這是一個分工的社會,也因為分工,我們才有如此的生活品質

我們為什麼相信水龍頭流出來的水沒有毒、吃進肚的食物沒有害,理由都在於,對他人的信任。

這是分工的基石,也就是現代社會運作的基本規則。

原先一個只要有民間或政府確切執行的防範措施,就可以遏止黑心大行其道的食品工業,因為政府的尸位素餐,造成民眾的信心徹底崩盤。

這是社會的損失,這會造成生產效率的低落。當每個人下班都還要炸豬油時,分工的效率就沒了。

這是一個政府的錯誤,一個以全體人民的健康,以全體社會的互信為代價的失誤。

是一個代價高昂,且讓人忿怒的錯誤。

當政府官員口中,還說出符合民意的說辭,”讓我們一同抵制黑心業者!”,彷彿這個事件中,它是和人民站在同一陣線時,我有一種徹底的噁心感。

這個問題,根本就是無良業者加上無能政府,兩者共同形成的啊。缺一不可。假如不是政府在食安管制上的如此無能,業者豈會如此囂張?

同樣該被抵制唾棄的,就是無能政府。

這個事件,政府主管單位的罪責,跟黑心業者不分軒輊。

要修好食安問題,除了抓出現行的黑心業者之外,食安管制系統的修正與檢討,才能阻絕日後再發生類似問題。

而這點,目前很少看到民眾或媒體的注意。

有個禍首,仍在逍遙。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不會替你健康負責的成藥與營養品廣告


Clive Chen Clinic新診所開幕有感

15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之前柯文哲醫生也講過了...
追殺黑心廠商根本就是追殺女巫,
真正的統治者責任反而沒人追究?
台灣幾十年來的歷史,本來就不是幾家黑心廠商的問題...
台灣是整個結構從政府到廠商到消費者,從頭黑到尾...
台灣人就是想跟以前野蠻人一樣,用燒女巫的方式來洩恨...
黑心廠商之所以存在...
是因為台灣的政府社會制度法律規定跟人民飲食消費習慣讓黑心廠商特別容易生存...

最近有一本書"魔鬼的叢林The Jungle"
講的就是美國人100年前的食安問題(雖然作者原意並不是要大家注意食安問題)
美國是怎麼解決的吧.
這本書出版後,公眾壓力導致肉類檢驗檢疫法案和1906食品藥品管理法案的通過;後者成立了化學局(1930更名為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台灣的食安跟民智甚至連100年前的美國都不如...

learnman 提到...

有個很簡單的方法分辨東西到底有沒有黑不黑心...
吃的東西買回來分3份
第1份給狗試吃
第2份給蟑螂螞蟻試吃
第3份可以給黴菌試吃
很多台灣市面上賣的東西,連蟑螂螞蟻黴菌都不吃...
台灣人卻可以吃的津津有味還客滿排隊...
味覺根本已經死亡的民族...

小獅子 提到...

真知灼見......敬佩!
不過也是因為台灣人民的善良(健忘)
才縱容今天的政客關關難過關關過....不是嗎??

明月 提到...

沒有面對現實,勇於任事的政府,是人民悲哀

共業,太多漏洞可以鑽了。

MLet.Wolf 提到...

有個禍首,仍在逍遙。

綠角兄說的真好。

Wolf

Alex 提到...

完金同意

Rbk 提到...

更正建議:似乎市個→似乎是個

FENOMMAN 提到...

我覺得有一個獨立機構把關真的很好。但是會不會有用A檢驗,拿B銷售又是一個信任的問題。

我常在想有這些問題,是否是一個無限循環的問題?
想要賣有良心的物品,可能需要的成本時間比較多。又碰上薪資停滯不前,所以店家為了不漲價且維持利潤,所以就用些不良的黑心步驟或原料。導致一直沉淪下去。

也許還有許多我沒想到的大環境問題
只不過看到許多黑心事件爆發,我常會聯想到中職打假球事件。美國大聯盟就直接說是臺灣球員薪資太低。也許不相干,但我想很多事件的發生真的值得我們深思。

Brian 提到...

綠角兄文筆真好

寫的義正嚴詞,頭頭是道!

kittymouse 提到...

learnman提到的試吃法最近常聽到,是否有科學根據?另外民間實驗室只能提供部分食安把關,因為會驗的、能驗的出來的都是已知的添加物!工業用的、廢棄物的、就一定要政府管制流向、定期稽查、不定時抽查。
不過衛生單位這一套方法及人力只用來對付壓榨醫界,因為醫界有自發性的職業倫理概念,好控制!食品業是商人,無奸不成商,靠自主食品業登錄系統管理?把現有管醫界的整套辦法及用心拿去管食品業吧!

阿進 提到...

"當每個人下班都要榨豬油時,分工的效率就沒了"
我笑了! 說的真好,台灣的經濟發展都是在浮沙上築高台,基本沒做好,也許會有一時蓬勃發展的假象,但終究敵不過考驗。

追根究柢,台灣政府長期以來的愚民教育也是元凶,不訓練國民思辨的能力,長期讓政府政策暴走,才會走上今天這種地步。唯有每個公民都能積極關心公共事務,給予政府監督的壓力,才能讓發展導上正軌,解決之道,責任不僅在政府,每個公民也都有責任!

楊宗坤 提到...

Gmp認證是民間組織啊
重罰才有效
什麼制度久了都會腐化

綠角 提到...

謝謝各位朋友的討論與分享

綠角 提到...

我同意要要加強全體民眾的參與意識
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bonbon2 提到...

我覺得作者這篇文章立意良善,但是方法卻不可行。跟作者提倡的邏輯相反,我恰恰認為不應該什麼事都只靠政府的把關,或者是廠商的把關。也不應該把自己要吃的食物,交給他人打理,出事了再來怪罪他人不老實。貴的東西不一定安全,便宜的東西也不一定都是黑心食品。就像吃天然的食物,也不保證不生病,不過就是來源天然而已。與其聽政府告訴你什麼標章可以信,不如自己平時多了解農業,多了解各種食物的產製過程,多了解現代食品加工的(創新?)技術與應用,才不會看到新聞就恐慌。最重要的是,自己要吃的食物,請自己準備,不會種不會養可以學,不然至少也請自己試著去烹調,不要認為錢可以買到別人的良心!請自己動手!

老實說,我覺得吃到黑心食品,也是當初消費者貪便宜圖便利,懶得去思考動手,老認為只要付一點點錢,就要叫他人幫你分工代工整個食物製造流程。分工代工的好處很直接,但是壞處是不是你作為消費者願意去承擔的呢?還是又想裝作看不見,一概都是政府跟廠商的責任?

貪小便宜也貪了,省事不用製造食物也省了,反正黑心食品吃了不會當場死亡,這一切,難道不是消費者自找的嗎?

醫食同源,大家認為醫藥業技術含量高,需要大量資源與資金,可是對農漁牧業以及食品業卻認為不需要特別重視,只能說,出事是遲早的事啊… 對待醫藥議題跟農業食品業相關議題的態度天差地別,可以想見這類食安問題只會不斷重演,先來吃有問題的食品,再來用健保看病… 難道這樣也是一種另類的促進經濟成長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