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忍不住笑了”讀後感

這是繼” 不乖”後,綠角最近看的侯文詠先生的作品。

一開始書的內容相當輕鬆有趣,作者談一些與藝文界朋友往來的事。之後的文章就有種會讓人多想一下的感覺。

譬如作者提到,我們有看過不成功的勵志故事嗎?沒有,都以成功做結。

這就像是給大人看的童話故事書。看了童書之後,小孩以為,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看了勵志書後,成年人以為,只要努力,一定會有好成果,一定會成功。


事實是未必。

一廂情願,往往讓人較難看清事實。當面對挫折時,恐怕也較難適應。

凡事要求成功,這點在東方社會特別明顯。二次大戰時,每當座艦遭受重創,日本海軍的艦長就要自殺,與船共沉,或者在屬下再三請求後,才願意離艦。相較之下,美國海軍的司令,假如座艦要沉了,就直接搭上小艇,轉移到其它船上。

一方的態度是,失敗不是選項。另一方的態度是,這難免啦,再來~

能輕鬆看待失敗的文化,才是鼓勵多方嘗試的溫床。試多了,就會有成功的機會。

有一章談到王偉忠先生,他提到讀書人與電視人的差別。讀書人求完整,看書要多、寫文章立論要完整。電視人的節目就是這一小時。他不求完整呈現,只要這一小時的內容夠精采,就是好節目。

真是有趣的觀察。

許多旅遊喜愛者都曾有自助旅行的經驗。在排行程時,通常有兩大類做法。

第一種是儘量塞。難得出國,機票又不便宜,到了當地,就要在短短幾天之內,將所有景點跑完,愈多愈好。或許這可稱做”讀書人的玩法”。

另一種方法,是簡單排幾個大景點。行程鬆散,中間留有許多餘裕,讓人可以隨處走走。或許這可叫做”電視人的玩法”。

塞滿滿的超人行程,規畫者也想要有一段精采的旅行。但就在追逐一個又一個景點的緊湊行程中,往往讓人忘了,自己到底是出來放鬆的,還是在玩一個限時集點遊戲。

就算是因為愛看書而有讀書人的身份,或許也可以用電視人的態度過生活。

畢竟,人生就像一小時一樣,是有限的。

作者談到閱讀這一段,讓我想了很多。

為什麼閱讀需要推廣?嘿咻不必推廣?

作者提出這個直擊要點的問題。

很簡單,閱讀無趣嘛。

這真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正因為如此,所以閱讀才成為一個需要推廣的活動。

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麼閱讀會變得無趣?

這就要從我們與閱讀的關係開始講。

我們為什麼要閱讀?

對於絕大多數在台灣的孩子來說,閱讀的目的是準備考試。

家長說,”你怎麼不去讀書,你有在讀書嗎?”

正確的說法是,”你怎麼不去準備考試,你有在準備考試嗎?”

從國小、國中一路向上,很多人的閱讀經驗就是為了準備考試。不是因為他覺得某個主題很有趣,所以去找書來看。這種閱讀怎會有趣呢?

這也難怪,許多人步入社會後,迫不急待的把書拋開。他們心想,”不用再讀書了,真好。”

台灣的家長說,”這孩子很會讀書。”

正確的翻譯是,”這孩子很會考試。”

真愛看書的孩子,有多少呢?

所以作者在書中提出,以樂趣為核心,沒有報告壓力的孩童閱讀推廣計畫,我真是非常贊同。

看書的能力是一種自我教育的過程。只要這個學生學會看書,知道書中可以找到答案,還有如何找到書,他可以面對許多日後人生將遇到,但學校沒教的事。

除了這個功能性之外,看書也是一個很有趣的休閒活動。

但侯先生也說道,閱讀其實是很乏味的。他的理由是,看到爛書的機會比好書要大太多了。但就是為了看到好書時的驚喜,他才會一直看下去。

就我常看的財經類書籍來說,還好我較少遇到爛書。我使用的方法是”互相援引法”。假如某本自己覺得立論紮實,頗有見地的理財作家,在他的書中推薦其他作者的書。通常八九不離十,那也會是本精采的書。或是先看過作者寫的文章或專欄後,知道他寫出來的東西會是那個層級,再去買書。這樣一來,我就能很愉快的享受這些好書的內容,比較不必擔心踩到地雷啦。

這本書討論的主題相當廣泛,還有犧牲與奉獻、選擇與努力、愛情等等。不同的讀者會看到書中的不同面向。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請問侯文詠”讀後感—重要問題的精彩解答

台灣念真情讀後感---用心,看見台灣

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讀後感----留意當下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Justice)讀後感與部落格千萬回顧---自由的快樂

5 comments:

Steven Hannibal 提到...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的一點是,很多人會花大錢買股票、房地產、基金,說是做投資,買起來一點都不手軟,可是看到一本兩三百塊的書卻嫌貴。 對我而言,一本有內容的書是作者對主題的心血結晶,只花幾百塊就可以買到別人數十年來的思想精華實在是划算到不行。 而且當把內容吸收到腦袋裡後,不會有股票之類的跌價,也不用擔心有人從你腦子裡把它偷出來。 當你閱讀的越來越多後,還可以享受各個知識相乘的「複利」效果,這筆買賣不管怎麼想我都覺得超級划算的,可是大多數人似乎都不這麼想,我一談到買書就好像說到了什麼奇怪的事一樣。 這種心態真的讓我一直都無法理解。

Yukie 提到...

看專門的書、讀期刊論文時,可以用援引法:這篇論文的作者我覺得滿不錯的,那麼他參考的文獻應該也不錯。

不過像侯文咏現在可能是看小說類的比較多,援引法可能就不見得見效了。

綠角 提到...

謝謝Steven的分享

綠角 提到...

Yukie說得蠻有道理的

匿名 提到...

Steven Hannibal說出我的心裡話,書真是太便宜了,我會買太多看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