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6---兩個我


作者提到他在1990年代,跟一位多倫多大學的醫師Don Redelmeier做的實驗。有兩組患者接受大腸鏡檢查。

A組平均時間8分鐘,檢查中患者評估的最大疼痛值是8分(10分是最大),達到最痛之後,很迅速的結束了。

B組平均時間24分鐘,前8分鐘跟A組很像,也是8分的最大疼痛值。但達到最痛之後,慢慢的讓疼痛程度下降,最後在比較不痛的狀況結束檢查。

旁觀很會很明白知道,B組前面8分鐘接受了跟A組一樣的過程與痛苦,後面還多了16分鐘,雖然比較不痛苦,但還是不太愉快的十幾分鐘。

不過請兩組患者回想大腸鏡檢查的不愉快程度,很明顯,A組感到比較不愉快。

這個實驗顯示了人在回憶一段經驗的基本架構:

峰尾原則(Peak-end rule)。
忽略時間長度(Duration neglect)

Peak-end rule指的是過程中,最不舒服的程度,與結束時的狀況,對回憶有決定性的影響。

Duration neglect則是,該過程的時間長度,幾乎會被完全忽略。

這兩個基本原則,也在作者的手泡冷水實驗中被證實。

也就是說,假如要降低患者不愉快的回憶,慢慢結束,拉長時間,把最後的疼痛感降低,才是正確的做法。

但假如要降低患者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的痛苦,應盡快結束。

那個才是正確的做法?

作者說,這是”兩個我”的利益衝突。一個是經驗的我(The experiencing self),實際在這個過程中痛苦,不舒服的我。一個是回憶的我(The remembering self)。

人常以為,回憶就是經驗。不對,人根據回憶所做出的決定,可能會讓”經驗的我”在當下更加不快。譬如B組患者為了”更好的回憶”,寧願承受更多的痛苦。

以為回憶就是經驗,是一個很常見的認知錯覺。

許多人以為自己是根據過去經驗在未來做出的理性決定,實際上是跟據過去回憶做出不理性決定。

這兩個自我的衝突有時會造成非常”有趣的現象”。

譬如,為什麼有的人在旅遊時會拼命照相,一直照。除了本身對攝影有興趣之外,另一個理由就是為了日後的回憶。儘管回去後,這些照片也很少被翻閱。有時過度執著於照相,變成這個人不是在旅遊,體會當下,他只是個配備照相機的人體記錄儀。

假如有一個假期旅行,在假期結束時,所有的照片與錄影都會被清除,而且你會吃下一個藥丸,忘記這次旅行的記憶。請問,你還會想要這個假期嗎?

“回憶的我”力量強大。我們彷彿完全是為了回憶活著。儘管”體驗的我”會有個美好假期的經驗,也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讀後感----留意當下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1---極端證據,極端預測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2---過去本當如此,未來容易預測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3---直接忽略事實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4---專家直覺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5---展望理論

Thinking, Fast and Slow讀後感7---體驗幸福

2 comments:

Unknown 提到...


謝謝綠角的分享,一個小筆誤:
有時過度執著於照相,"變程"這個人不是在旅遊,體會當下,他只是個配備照相機的人體記錄儀。
-->變成

綠角 提到...

謝謝幫忙
已經修改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