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與投票(Investing and Voting)---Vanguard召開持股人大會

相信許多和綠角一樣透過海外券商投資Vanguard基金或ETF的朋友,在最近都已經收到Vanguard寄發的持股人大會開會通知。

以我自己的狀況來說,Firstrade的文件都以電子檔寄達,包括這份開會通知。而Zecco則是寄發紙本文件。

Vanguard預計在2009年七月2號,在美國亞利桑那州召開持股人大會。會中要決定三件重要的事情,包括基金董事會成員、基本政策、和持股人建議事項。

在我收到的開會通知中,含有一份選票、一份免費回郵信封還有一本123頁的小冊。持有幾支Vanguard的基金或ETF,就會有幾張選票。

這些東西如下圖:

說明小冊


選票


國際回郵信封


投資人有四種方式表達自己的選擇,包括網路投票、電話投票、信件投票和親自到場開會投票。

我覺得很有趣。從投資Vanguard基金以來,第一次收到這樣的通知。所以我將小冊看了一下,想知道這次開會的目的與表決事項。我必需說,閱讀這本小冊(或pdf)檔,是值得的。Vanguard的基金文件,向來以簡明易懂而為人稱道。這次開會投票說明也不例外。這些英文字,相當平實易懂。讀了這本小冊,對於基金的運作,也會有更深的瞭解。以下是我的分享。

第一項投票的目的在於決定Vanguard基金董事會成員。

美國的基金是一種類似公司的架構。每一支基金,其實都是一個投資公司。公司有董事會,基金也不例外。這和台灣的基金以契約架構成立,相當不同。相關細節可參考基金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Funds)系列文章。

Vanguard旗下基金採用相同的董事會。也就是說,每一支Vanguard基金的董事會,成員都相同。這樣做的好處是,單純。就同樣一群人,開會決定討論基金的相關事宜即可。壞處是,每位董事,都要熟知每支基金的運作,才能有效監督。當然Vanguard基金很大一塊是指數型基金,監督管理相對簡單。但Vanguard的主動型基金,則會讓人擔心一點。

這次董事提名人共有十位。其中有八位獨立董事(Independent Trustees),兩位相關董事(Interested Trustees)。

獨立董事就是他本身與Vanguard公司沒有什麼關係,他就是擔任Vanguard基金的董事。而相關董事本身即在Vanguard公司擔任職務,而同時又擔任Vanguard基金的董事。(Vanguard基金不是都交給Vanguard公司管理)

也就是說,假如這十位提名人都選上的話,Vanguard基金的獨立董事將有80%的比重。這是一個很好的架構。因為基金董事的目的,是為投資人爭取權益,不是為基金公司爭取權益。假如基金董事會的多數,是基金公司成員,那麼委託基金公司操作的條約,很難不偏向基金公司。

Vanguard基金的兩位相關董事,一是自08年八月開始擔任Vanguard CEO的William McNabb先生,一是Vanguard前任CEO,John Brennan先生。兩人都是Vanguard公司最高管理階層人員。

八位獨立董事中,我看到兩個熟悉的名字。一是Charles D. Ellis,他是美國投資界名人,寫有Winning the Loser’s Game 一書。這個輸家遊戲,Loser’s Game,指的就是主動投資。這個比喻也被廣泛使用,在柏格先生和William Bernstein的書中,都看得到Loser’s game的影子。可能有人會覺得,就是因為Ellis先生在Vanguard基金擔任董事,所以會寫書批評主動投資。其實剛好相反。是他對主動投資有這份洞見,所以才會被Vanguard找去當董事。而假如你看過Winning the Loser’s Game的話,你會知道他不反對主動投資。Ellis先生對如何評量與挑選主動經理人,有超乎一般的深刻瞭解。(ps. Winning the Loser’s Game這本書我已經看完,之後會寫心得文與讀者朋友分享。)

另一個熟悉的名字,是哈佛商學院財金系教授Andre F. Perold。會知道他,是看過他寫的文章。他是一個很活躍的財金學界人物。

其它人,包括一些學界和企業界的領導人物,我相信在美國,他們都是名人,只是我不在那個環境,所以不知道。假如我是美國人的話,可能可以看出這些人物的一些共通點,或是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在Vanguard基金擔任董事。

這本投票小冊列出這些董事在2008年,擔任基金董事所得。最低148200美金,最高176700美金。這些看起來上百萬台幣的收入似乎很多,但我們可以想想看,Vanguard是全美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我們回頭看看,台灣有多少企業的董事,拿超過這些數字的酬佣。以Vanguard的等級,在台灣,這些董事可能拿的是上千萬台幣的年收入。而且,美國平均家戶收入是台灣的1.5倍。粗略來說,在美國年收入300萬台幣,在台灣約是年收入200萬台幣的等級。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美國其它基金公司的文件中搜尋一下,相信你很快就會知道這樣的董事收入是高還是低。(或參考附加資訊揭露(Statement of Additional Information)一文也可以。)

而且,Vanguard基金只有獨立董事有酬佣。相關董事不會因為再擔任基金董事而有額外收入。相關董事的收入,完全來自他在Vanguard公司擔任的職務。

這些獨立董事的收入條款有註明,假如開會缺席,要扣錢。真好。不知台灣立法院什麼時候可以跟進一下?

Vanguard基金董事成員組成三個委員會。包括會計委員會、酬佣委員會和提名委員會。這三個委員會全部由獨立董事組成。也就是說,由外界人士掌管基金帳目的審查、基金公司員工的收入和其它董事的提名。這是在一個架構上就難以作弊的監督機制。我寧願相信制度的健全,而非人為的自制。

總結來看,除了提名人選有太多我不認識的人,讓我覺得有點麻煩之外,Vanguard基金董事會的架構,可以讓投資人覺得安心。

待續…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投資與投票(Investing and Voting)---Vanguard召開持股人大會-續1

投資與投票(Investing and Voting)---Vanguard召開持股人大會-續2

美國券商送達的基金董事會選票(Proxy Vote for The Board of Trustees)

更好的溝通,談基金文件改良(Better Disclosure by Fund Documents)

基金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Funds)

Vanguard, The Ship, The Company and The Experiment

基金公司與投資人的利益衝突

貝萊德世界礦業基金分析---Analysis of BlackRock Global Funds-World Mining Fund

信賴的基礎(The Foundation of Trust)

13 comments:

Brian 提到...

看了有感美國實力的強大是來自於制度面的合理與完善,透過制度盡可能的保障每個人權力,台灣人遇到問題,一般人可能還可以花錢消災,弱勢者可能求助無門,只有少數認識例如立委/議員之類的人才比較有保障...

拆組達人 提到...

雖說認識立委有用
但這些大財團與政治人物的關係通常比我們小老百姓好很多
所以效果還是有限啊

綠角 提到...

謝謝讀者朋友的分享

Ping 提到...

看了這叫人羨慕, 如果在台灣就是大頭說了算, 小額投資人根本就不會有發言權, 可是有疑問的是,那些造成金融海嘯的金融公司, 為什麼卻不會有這樣, 召開持股人大會, 我想還是每間公司有不同的策略吧!!

綠角 提到...

小投資人還是有影響力的
就看大家願不願意積少成多罷了

teddy 提到...

請問綠角
firstrade寄來的email電子投票要怎麼使用
我點進去有一個要輸入PIN的畫面
是要輸入甚麼密碼嘛?

還有郵件投票的截止日是甚麼時候?
請問這周寄還來的及收到嘛?

綠角 提到...

這我也有問題
Firstrade那個電子投票系統
弄半天也不知道pin碼到底要填什麼
假如有知道的朋友
還請不吝分享

菜菜子 提到...

請問你所購買的是指數型的基金嗎?
因為你強力建議指數型基金/ETF的優點,所以想知道是否你所以持有的基金都是指數型的?還是有例外?可以分享原因嗎?

綠角 提到...

我的投資工具全部都是指數化工具
只有兩種
指數型基金和ETF

Tony 提到...

從高盛那篇的留言跳過來的。如果說購買Vanguard基金的投資人都是Vanguard的股東。那...購買Vanguard的ETF(也就是目前我們唯一可以做的),股東是誰?誰會收到這些持分的持股人大會通知書?

綠角 提到...

Vanguard的ETF
為基金的一個股別(Share class)

秋皓 提到...

今年的會議到現在好像還沒有消息

綠角 提到...

這不是每年定期舉辦的會議
是有需要表決的事情才會舉行
所以不必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