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y the Course讀後感6---資產配置的挑戰與成果


Stay the Course書中有一章專門講Wellington Fund(威靈頓基金)的歷史。

Wellington Fund是威靈頓資產管理的旗艦基金。因為威靈頓資產管理從1928成立到1958,公司旗下就只有這支基金。

這是一支平衡型基金,也就是會同時投資股票與債券,預設比率股債比接近65:35。這支基金的原始投資方針也很保守,債券就是買投資級債券,股票部位就是持有大型藍籌股。

1966年,威靈頓資產管理在柏格先生領導下,併入以操作當時熱門投機股票聞名的Thorndike, Doran, Paine & Lewis後,新的合夥人迫不及待的想要”革新”威靈頓基金。他們找到的新基金經理人是Walter M. Cabot。

新經理人把威靈頓基金的股票比重從62%拉高到72%,他的理由是:

”基金必需符合當前的投資概念與機會。強力攻勢就是最好的防禦。”

1972,Cabot更把股票比重進一步提升到81%。柏格對威靈頓基金大幅拉高風險資產的投資方式感到不滿,寫了一封用詞銳利的備忘錄給公司內的投資管理委員會。

經理人Cabot的回應:

”The balanced concept is outmoded.”

股債平衡的觀念已經過時了。

接下來迎接他的是1973-1974的美國股市空頭。

空頭中,股市下跌48%,威靈頓基金下跌40%。幾乎參與到股市全部的下跌幅度。以一支股債平衡的基金來說,這是讓人完全無法接受的狀況。

從1966到1979,威靈頓基金的總報酬是-6.3%。同類基金的同期平均報酬是14.4%。威靈頓基金嚴重落後。

基金資產同步滑落,從1965年20億美金的資產總值,到1982年跌到剩4.7億美金。

這段歷史顯示的是資產配置的挑戰。

當股市大漲,當投資組合中的債券部位只顯得是一種拖累,”正常人”都會想要在這時候拉高股票部位。

連專業金融人士都不例外。他們並不是Smart money,他們其實是一樣Stupid的Money。

但一當你放棄資產配置的原則,加入追逐當下潮流的行業,市場往往就在這時反轉,給你狠狠一個巴掌。

Ken Fisher說市場是偉大的羞辱者,真是有點道理。專業金融人士也常被羞辱。

Cobat後來離開威靈頓基金後,成為哈佛大學校務基金的投資長。繼續當所謂Smart money的管理者。

事實是,我們一般投資人沒有必要太懼怕市場上所謂的”法人”。因為這些機構的錢,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在操作的。而就像Cabot先生的例子,他們也會犯下跟散戶一模一樣的錯誤,那就是追逐潮流。

我們一般投資人,遵循一個固定股債比率的資產配置就可以擊敗他們了。

威靈頓基金在1977後,在柏格的強力主導下,回規最初的投資原則。股票比率只能在60-70%之間,股票就是買大型藍籌股。

基金表現在1980年代後開始有起色。從1982到2017的年化報酬是11%,把之前的落後完全追回。

從1965到2017年間,威靈頓基金的年化報酬是9.3%,勝過同類型基金平均8.1%的報酬。不要小看這每年1.2%的報酬率差別。威靈頓基金初始投資價值1萬美金,會成長到1,005,734美金。同類型基金初始投資價值1萬美金,只會成長到約56萬美金

威靈頓基金除了回歸原始保守策略之外,很大部分是贏在它的低內扣成本。每年0.39%。

這裡顯示的是資產配置的成功。一個以低費用策略執行的股債搭配投資組合,即使債券部位高達30-40%,也帶來相當成功的資產成長。在近50年的期間,將資產成長到100倍。

所以,執行資產配置的投資朋友,需要特別注意不要追逐當下潮流,應堅守自己的配置。也要特別注意投資成本。

讓時間發揮它的作用,為你帶來財富的增長。

投資,其實可以很簡單。


後記:本書中文版是《堅持不懈》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資產配置的原罪(The Sins of Asset Allocation)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1---沒有Course可以Stay的當代基金公司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2---如何讓投資人多賺六兆台幣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3---柏格給ETF投資人的建議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4---你所不知道的Vanguard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5---向指數型基金學習的主動投資法

Stay the Course讀後感7---豐富人生

“堅持不懈”(Stay the Course)綠角推薦序---堅持正確的投資與人生之路

4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如果未來很好預測,為何德國日本蘇聯對於未來會有如此大的誤判呢?
現在的世界真的是過去人類夢想追求規劃計畫的未來?恐怕根本不是!
由此可知增加自己對於不確定未來的免疫力遠比預測未來更重要。

綠角 提到...

的確是這樣

不要以能預測未來做準備
而是以可以適應未來的各種可能做準備

learnman 提到...

100年前血淋淋的教訓-未來難以預測

貨幣崛起:金融資本如何改變世界歷史及其未來之路 The Ascent of Money
尼爾.弗格森 Niall Ferguson

一次大戰前與爆發初期所有歐美菁英都認為,只是短期戰爭,人類愛好和平戰爭損失太大得不償失很快就會結束,結果與短期戰爭的幻想背道而馳,殺戮持續了4年。
這段期間凡是出於愛國或是無知不智而緊抱「gild-edged securities」(英國政府公債或是暫時公債「war loan」)到1920年的通膨調整會損失-46%,英國股票實際利潤也呈負數(-27%)。
到1923年,德國所有種類證券持有人全都血本無歸,哈布斯堡、鄂圖曼和羅曼諾夫帝國垮台,持有奧地利、匈牙利、鄂圖曼和俄羅斯債券的人損失慘重,俄國的布爾什維克政權1918年2月違約逾期未償付,到1930年全變廢紙。
中國政府1921年10月19日宣告破產。
1930年代末,大多數國家都實施貿易、移民和投資限制,去全球化社會。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