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格對重要問題的看法與解答2(Bogle’s Answers to Important Questions)---全球投資是否有必要呢?

ETF是否有合理的應用呢?

柏格一直對ETF相當感冒,認為投資人用它進行過度的交易。

這是相當準確的陳述。看看在台灣,以為拿ETF來做交易買賣,就可以每年XX%,這種說法得到多少響應與認同。相較之下,有多少人,是買ETF來持有的?

根據一個簡單指標買賣,就可以賺大錢的夢,真的是太甜美。

但假如投資人有一點基本常識與邏輯,也會知道那是個太虛幻的夢。

柏格提到,ETF促成了Robo Advisors的發展,也讓資產管理業者有不同的通路可以給予投資人指數化投資的選擇。

假如一個投資人要做指數化投資,他選擇Vanguard指數型基金,或是投資同市場的Vanguard ETF,那是沒什麼分別的選項。(原文:Indifferent)

但其它瘋狂的ETF(沒錯,柏格用了Crazy這個字),譬如美國最近出現的 Vegan ETF 。他真的不知道要拿這些ETF做什麼。

這叫Opportunistic Marketing。投機式行銷。看ETF熱門,就跟隨這個風潮推出標的。

這些業者恐怕只是想從這些風潮中賺錢。

重點就是,ETF最好的應用,還是當成傳統指數型基金一樣,買進與持有。不要交易它。也不要去買順應潮流推出的熱門主題ETF。熱門,終有一天會變冷門。

Christine Benz也問了相當切中核心的問題,那就是柏格對國際投資的看法。

看過柏格著作的指數化投資人會知道,柏格本身是認為投資美國就好。沒必要進行國際投資。

他對美國有相當的信心,訪談中提到美國有全球最佳的企業家精神、最好的機構與監管,分散多元的經濟活動。

對美國投資人來說,進行國際市場投資還會引進匯率風險。所以他說,就算美國人要投資國際股市,最多占投資組合的二成即可。

請特別注意,這是美國人的觀點。美國人假如只投資美國股市,他也投資了全球股市的50%以上。

但一位台灣投資人假如只投資台灣股市,那是只投資全球股市的2%。

美國市場正因為是全球市場的主力,他們還有討論是否要進行國際投資的空間。台灣投資人假如只投資台灣市場,那是過度集中投資。

各位讀者朋友大概也知道,我一向是贊成全球分散投資的。

這方面,投資金律作者William Bernstein也持相同看法,應該要全球分散。

但我們不會因為這方面跟柏格先生看法不同,就把這個問題特別拿出來講,說柏格贊同單一國家投資,是宣揚錯誤投資資訊。

根本沒必要,也不會這麼做。

因為柏格讓全球成千上萬投資人,不僅瞭解了指數化投資,他還帶來實際可用的低成本指數化投資工具。這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貢獻。

我們不會為了這個小癥結,每次提到柏格先生,就說他贊成單一國家投資,說他不對。這根本是雞蛋裡挑骨頭。

而且,有時候看起來,柏格這麼做還真有較好的成果。譬如金融海嘯以來,美國股市的確是全球股市中表現相當不錯的區塊。

而且柏格是從一開始就抱持這個看法。

而不是像最近幾年,有些投資人開始看好美國,說:"全球投資?沒必要,買美國就好。"

真不知道他是真的如此認為,還是看到美國股市前幾年有良好的表現才這麼想。

同樣思維的投資人,會不會在2007年之前說:"全球投資?沒必要,投資就是要買經濟具有高成長性的新興市場。"

隨著市場過去表現,不斷更動自己的投資看法,往往會帶來相當不如人意的成果。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柏格對重要問題的看法與解答1(Bogle’s Answers to Important Questions)—Vanguard太大了嗎?

柏格對重要問題的看法與解答3(Bogle’s Answers to Important Questions)---指數化投資的盛行是否會改變市場本質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2—指數型基金的興起與投機的逆襲

Own the World讀後感1—只投資自己國家股市,有什麼不對?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