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1—金字塔銷售的原型(Pyramid sales scheme)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載)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的作者是Andrew Tobias,我看過他寫的“The Only Investment Guide You’ll Ever Need”

Andrew Tobias是80年代活躍的美國財經作家。這本“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書,裡面就提到許多七零年代的事情。譬如像書中標題寫的,為什麼高收入人士一年十萬美金的收入,還覺得不太夠,是怎樣花的。一位失明女士是當時知名證券分析師的故事。哥倫比亞影業總裁,盜領自家公司支票的事情。雖然年代較久,但有些現象今天看起來仍是相當有趣。

譬如Glenn Turner的故事。

作者在Turner先生到哈佛大學演講時第一次遇到他。Glenn提到”人生成功的關鍵不在於教育,而在於態度。你必需要有正面想法。你認為自己有多好,就能有多好。”

重點:”正面思考”。

Turner先生最自豪的事業成就是什麼呢?

在於他發明了一個系統,讓小人物也可以加入,經營自己的事業。一個月賺的錢,就會是過去一年薪水的收入。

重點:”高收入”。

他的公司叫Koscot Interplanetary,Koscot星際公司。一般公司做到International,國際,就夠大了。他的公司是Interplanetary,星際。

公司主力產品是一系列以貂油為原料的保養品。

一個人只要花5000美金,就可以取得公司的經銷授權。

接下來這個人有兩個方式賺錢。

第一,他可以真的賣這些保養品。第二,他可以招募其他人,一起加入Koscot銷售體系。而被招募的人所交出的5000美金加權金,他可以分得2500。

重點:”招募下線。下線愈多,收入愈高。”

看到這三個重點,大家應該看出這個體系在玩什麼了。

Turner第一個招收的人,是一個十九歲的年輕小子。在招攬到35位”經銷者”後,他成功的賺到八萬美金。

他的這35位經銷商,只要每個人再招到自己的35位後進經銷者(或說是下線),他們人人都可以賺八萬美金。

人人可以致富,而且短期就能辦到。

但似乎沒有人算過,以一人招35個經銷商計算。假如每一個美國家庭只能有一個經銷資格,那麼這個過程只要經歷五回合,每一個美國家庭就都是Koscot經銷商了。下一個經銷商在那裡?

這種把戲,永遠都只有剛開始進入的人,有機會得到最大利益。

而就跟Turner的私人噴射機隊一樣,這些領頭與創辦者,總會有炫富行為。因為”成果”必需被看到。這些被看到的財富,才是吸引下一個”經銷商”最有力的廣告。

為了補償後面進入的人比較難招到下線的困境。Turner還發展出其它”支線銷售體系”。假如在這個體系你排名很後面,下一個體系讓你優先加入。

說到底,這整個事業並不是貨真價實的提供產品給大眾使用,而是在賣”經銷權”。這就是Pyramid sales scheme。

Turner最後因不法銷售行為,被判刑入獄

這個例子就是結果論的問題。

推銷者說:”你看,這個方法可以得到財富,我們也有成功的案例。”

假如只看結果,有賺錢就是好,你會覺得很有說服力。

但假如你願意思考一下,這麼做”為什麼”可以賺錢,你就知道這根本無以為繼。

多層次傳銷是這樣。投資界也是這樣。

基金業者喜歡拿出一些年報酬大幅勝過市場的主動型基金出來廣告。說:”你看,打敗市場很容易,我們也有成功的案例。”

假如只看成果,就會很容易被吸引。但假如你願意多想,多看一下,你會發現,每一年可以拿出來說嘴的基金都不一樣。

你今年買的好基金,明年可能變落水狗。每家基金公司都集結一堆投資專業人才在做投資研究。有什麼理由,其中一家特定公司的人才就是特別行,比別人厲害,可以持續勝出?

當你探尋主動投資能否有持續勝出的理由時,你會發現那個基礎非常薄弱。

防詐騙原則,在投資,或是在多層次傳銷方面,其實都是一樣的。想一想根本問題,獲利到底是從那裡來的。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2—甜蜜投機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3—避稅天堂,投資地獄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4—牛熊基金、牛熊ETF

“How to Smell a Rat”讀後感1—防範金融詐欺的第一黃金原則

“The Only Investment Guide You’ll Ever Need”讀後感1—如何玩遊戲vs.該不該玩遊戲

1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賺錢不難,如何衡量付出的代價或是失敗後果才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