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3---全民健保對台灣經濟的傷害

(本部落格文章未經作者同意,禁止轉貼轉載)


一位工作者或事業經營者願意在公開經濟(Public economy)中工作,讓政府拿走收入的一部分,一定是公開經濟中拿到的好處大於麻煩。

譬如一個人開水電行,被政府課稅收取營業收入的10%。也就是說,平均他每工作十小時,就有一小時的收入要付給政府。

他為什麼要接受?

最大的理由在於,公開執業可以讓他接觸到更廣的客戶群,做更多的生意。譬如原先他每10小時的工作,要花2小時找尋客戶。公開做生意後,他只要花半小時,就可以找到一樣多的客戶。所以,就算付出一小時勞力的收入給政府,他仍覺得值得。

從這個原理可以看出,當政府稅率拉的愈高,人們從事公開經濟的誘因會愈來愈低。大家會傾向從事Private economy。

不過也未必如此。假如政府拉高稅率後,直接用稅收提高該行業的運作效率,從業人員可能仍願意接受較高的稅率,繼續留在公開經濟中。

譬如政府對公路貨運業者課更高的稅,但稅收用來提高道路品質與拓寬幹道。讓本來三小時車程,現在兩小時就可以到達。那麼公路業者很可能會願意接受較高的稅率。

會直接降低人們從事公開經濟的稅收使用方式,就是直接拿大量稅收去補助無工作的人。

失業者的官方定義是,沒有可見的公開經濟活動的人。但這個人可能有Private economy的工作。只是政府看不到而已。

假如在公開經濟中執業的人,看到自己在公開經濟工作,會被政府課稅,然後這個稅收對自己的營業效率與環境一點幫助都沒有,還拿去補助”失業者”。他們會怎麼想?

基本安全網有必要,但太好太舒適的安全網,是對公開經濟工作者的懲罰。也是一種以公平為名,帶來的太不公平。

假如政府對一個產業課超高稅率,會直接摧毀這個產業。書中舉的例子是職業足球。假如政府對職業足球隊課100%的稅,所有營利都要交給政府,那麼幾乎可以保證,所有足球隊老闆都會宣布解散球隊。

需要特別留意的是,摧毀一個產業,不是該產業價值歸零而已,會連帶拉低國內其它產業的產值。

為什麼?

這我們就要想到上一篇文章的重點,人們工作的目的,是要交換其他的產品與服務。

職業足球這項娛樂,讓許許多多人,願意更努力,多做點事多生產一點東西,多賺錢買一張門票,換取日後到現場看一場精彩球賽的機會。

限制或消滅一個產業的價值,會連帶拉低其它產業的產值。因為,沒足球好看了,喜愛足球的人何必再多工作呢?。

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到健保對台灣經濟的傷害。

台灣健保採用”總額制”,也就是一年之內,不管台灣境內,成千上萬的醫師與醫療人員,治療了多少患者,開了多少台刀,服務的總價值就是一個定數。譬如5000億台幣。

我們先想一下,一個行業,一個不易精通,學習時間很長的專門行業,被政府設下”不管你們再努力,你們這個行業,總產值就是某個數字。”這種規定。這是多大的汙衊與否定?

而台灣健保美其名叫做照顧醫療弱勢族群,實際上是讓太多人,可以用太低的價格取得醫療服務。

任何服務與產品,價格低到不合理,就會被濫用。於是,一年看幾百次門診,小病要到急診的人。層出不窮。

經濟基本原則是,”你需要什麼,你就要工作賺錢去換。”

假如你需要一個CHANEL高級手工包,你就要賺錢去換。

你需要醫療服務,你也要賺錢去換。

高品質的服務,就是值高價錢。沒道理說,救人的事業就要免錢,或低收費。

許多民眾願意花十萬台幣買名牌包換取法國工匠的手縫工藝。台灣醫師的手縫工藝,有時表現在心臟移植時的動脈縫合,有時表現在角膜移植時的組織對縫。這種可以縫到水密、甚至氣密的手工藝,還在嫌部分負擔太貴?

什麼叫吃飯不知米價。

再高舉”救人不應賺錢”道德大旗的人,日後應得的報應是,生病沒醫師看。這種人在日後沒得到報應,是因為還有人認為,”救人還是要給錢”。他該慶幸的是,跟他看法不同的人救了他。

政府壓低了醫療產業的價值,讓人民用太低的價格取得醫療服務。美其名叫做照顧全民醫療權利,實際上是降低全民工作動機。

人民不需要那麼多錢來為自己的醫療做準備,那就放假休閒去啦。何必為了這個項目多工作賺錢準備呢?

一群在總額制下,忙得心力交瘁的醫療從業人員,以及因為醫療不再是重要財務問題,可以享有更多休閒時間的其他人民。這個對比,真是太諷刺。

全民健保,是台灣現行最大的族群歧視制度。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秦帝國與台灣健保敗亡的相同原因(The Problem with Taiwan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讀後感1----總額給付制的奧妙

哥倫比亞太空梭失事事件給台灣醫界的啟發—給的太少做的太多(The Problem of Doing Too Much with Too Little)

健保DRG : 一個照顧愈高難度患者愈可能賠錢的荒謬制度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1---資本的兩種形態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2---工作與交換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4---高稅率不等於高稅收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5---通膨與稅制的交互關係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6---凱因斯的債券魔術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7---布列敦森林體系的成立與破滅(The Rise and Demise of Bretton Woods System)

The Way the World Works讀後感8---礦產為國家所有,真的比較好嗎?

The Ascent of Money讀後感—社會福利的本質

11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其實台灣水-電-油-股價-國產汽機車-教育也都是如此,容許一點點的自由市場,超過了就是全民買單,稅金補貼的結果是台灣整體水-空氣-森林-海洋-生活品質-人權水平不斷下降,花的是大家的錢,肯定沒人會珍惜,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當然有限度的公共設施是必要的(道路橋樑鐵路等),但是社會資源還是應該花在有價值的人事物身上(拿自己的錢去判斷有無價值,不要拿大家的錢),不該用可憐-貧窮-落後的標準去給予資源。

BW 提到...

這種溫水煮青蛙式的危機,真的是行業內人士才能點出問題的癥結。感謝綠角醫師的分享與提醒!

Yangmei 提到...

您比喻得真好!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health/expat-health/11190870/Taiwan-tops-the-expat-health-care-charts.html

天佑台灣!

綠角 提到...

感謝各位朋友的分享與鼓勵~

陳彥伯 提到...

看完您從經濟原理說明健保制度的缺失

真的是無奈 上位者只要能有選票 哪會從長遠角度去進行改革...

綠角 提到...

台灣很多事情,其實不只是健保
真的會有無奈的感覺啊~

Hattivatiit 提到...

不過相對來說 台灣醫師執照也受總量管制
(ptt上有討論過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521699767.A.7FA.html)
加上歷史殖民地背景
天生體質似乎就長得怪怪的
然後醫療本身是否作為服務業也有一定爭議
又有財閥經營 醫療人員勞動權益 醫病關係等問題...
比較世界各國狀況差異也都蠻大的
美 英 加都不相同吧...也都有不同的問題
可以肯定的是 全民健保的運作現況很不理想
尤其是行政官僚體系的缺乏效率又不提不出鬆綁辦法
嘖嘖

Unknown 提到...

謝謝您如此精闢的分析,同為醫療人員真的心有戚戚焉😢

綠角 提到...

不客氣~

不過最好是非醫療從業人員也知道問題所在
才有改進的可能

learnman 提到...

Antifragile
當政府不出面干涉,居民會得到經常性的小混亂但長期安全的環境(因為脆弱因子被排除掉),當政府干涉,則是得到經常性的穩定但巨大損害被隱藏起來的長期不安環境(脆弱因子不斷累積後突然爆發)。
用台灣健保當例子,政府不干涉時,只是一小部分人付不起醫藥費而被捨棄掉(系統捨棄脆弱部分),整體醫療品質完全不受影響,當政府干涉(穩定價格)後,健保看似提供人人便宜穩定舒適的醫療,但是健保一但垮掉,台灣整體醫療品質會瞬間跟著垮掉,多數人會立刻面臨無醫療服務的環境,這就是天真干涉的後果。
穩定舒適是一種貸款-早晚都要償還。
要達到充分醫療跟退休保障的穩定,得花多少資源(就連美國也無能為力),大自然之所以能長久主因就是祂願意會冷酷無情淘汰掉某些個體,讓系統新陳代謝避免腐化導致崩潰。
追求穩定等同於扼殺不確定性也等同於系統在某天會出乎意料崩潰,最好的例子就是蘇聯與中共集權統一後,穩定的政治搞出來的經濟計劃跟大饑荒起碼死了3000-5000萬人,假設蘇聯各民族或中國軍閥之間衝突混戰一年死亡10萬人,不穩定的政治起碼得連續300年才能跟上史達林-毛澤東的豐功偉業,由此可見,寧可讓混亂自由發揮承擔一點小損傷,也不要任由穩定滋生無法處理的大災難。

綠角 提到...

感謝Learnman的分享~
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