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數化投資要義(The Essence of Indexing)

指數化投資的根本目的,在於獲取市場報酬(Market return)。

市場報酬很簡單,就是該市場帶來的報酬,不論這個市場是股票市場、債券市場還是其它的資本市場。市場報酬的來源,在於市場本身,不需要任何人為主動投資的操作。

為什麼要追求市場報酬?

首先,因為市場報酬就是整體投資人所能拿到的最大報酬。投入某市場的投資人全體所能拿到的最高報酬,就是市場報酬。譬如,某國股市某年的報酬是10%。那麼保證,所有全部投入該市場的投資人平均報酬,就是10%(未計入投資成本)。有人拿到高過10%的報酬,就會有人拿到低於10%的報酬。在一個10%報酬的市場,絕不可能整體投資人拿到11%的報酬,事實上連10.000001%也不可能。這是數學上的鐵律。只要我們用的數學系統仍是一加一會等於二,那麼這條鐵律就會一直成立。

在一個有10%報酬的市場,投資人的確可以試圖去獲取11%或甚至20%、30%的報酬。但這是一個不自然的舉動。不自然的意思就是,你會因此遇到阻力。每當有投資人獲取高過市場報酬1%的好處,就一定要有投資人拿到低於市場報酬1%的壞處。每當有投資人聰明到可以拿到多1%的報酬,就有人要當少拿1%報酬的笨蛋。每當有人好運到可以多拿1%的報酬,就有人要承擔少拿1%報酬的厄運。沒有人願意當笨蛋。任何試圖想在市場報酬的平均版圖中,多拿一點的投資人,必會面對其他投資人的抵制。比賽,很難有持續的贏家。幸運女神也很少單戀某特定投資人。任何試圖獲取高過市場報酬的舉動,都是不自然,不順勢,愈用力便阻力愈大的事倍功半之舉。

再者,市場報酬就已經夠好。我們毋需期待任何高過市場報酬的回報。假如我們投入的市場能有所回報,市場報酬便是我們的目標。我們可以利用市場報酬協助我們達到財務目標。假如市場報酬是5%,那麼我們就可以利用這5%的報酬來幫助我們的資金增長。我們不需要祈求6%的報酬來幫助我們達成目標,祈求更高報酬的風險,就是會有更大的機會拿到2%或是3%等等遠遜於市場報酬的結果。

當然,金融市場的報酬不一定都是正號。等著我們的市場報酬可能是零,或甚至是負號。這就是投資的根本風險。任何金錢增長的機會,就是以金錢虧損的風險換來。很多主動投資人說,不要呆呆的等待市場報酬,萬一市場報酬是負的要怎麼辦?言下之意,好像主動投資,試圖進出市場便可以躲過負報酬的厄運。彷彿你只要願意努力,不要坐著等市場拿出一個不知道怎樣的結果給你,你就一定可以在投資方面獲取正回報。這是專門講給投資小朋友聽的聖誕老人故事。或者,講故事的人每年12/25早上都還在床頭的襪子中找禮物呢。

不要笨了。任何金錢增長的機會,就是以金錢虧損的風險換來。投資的風險不會因為你主動選股,不會因為你試圖進出市場就消失。不論你如何從事投資,你一定會面對虧錢的可能。事實上,簡單的加減法告訴我們,主動投資人整體所拿到的報酬,一定遜於被動投資人。假如被動投資人”坐以待斃”,等到的是年化-5%的報酬,那很不幸的,這些積極用功的投資人,面對的是更差,或許是-6%,或許是-7%,視其投資成本而定的更差報酬。


待續...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指數化投資要義(The Essence of Indexing)續

不買指數型基金的原因(Index Funds, Why Not?)

為什麼要進行指數化投資?(Index Your Investments)

指數型基金的雙重領先優勢(Active Mutual Funds Disappoint Investors)

主動投資的大問題—未充份投入(Cash Drag of Active Investors)

綠角的投資理念1—指數化投資(Greenhorn’s Investment Principles--Indexing)

一位主動型基金經理人的告解( Confession by An Active Fund Manager)

指數化投資的務實考量(The Practical Aspect of Indexing)

指數化投資---市場風險的代罪羔羊?(Indexing, the Scapegoat of Market Risk?)

太多人在做指數化投資了嗎?---美國的狀況(Is Indexing Too Popular?)

分散的重要性,以金磚四國為例(Is BRIC Diversified?)

“機構法人ETF與指數投資策略研討會”會後心得

15 comments:

你好 提到...

但是從事指數化投資的人,不也一樣會拿到高於平均與低於平均的報酬不是麼?

這樣所強調的好處便去其一。

再來投資客/投機客/套利客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不是麼,否則市場會失衡的更嚴重。

如果所有人都相信buy index 那麼指數化投資也失效了不是麼

最後薩謬爾森這位偉大的經濟學家即使相信市場效率認同指數化投資,但是卻將一部分的私人資產投資巴菲特。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很誠實阿,囧

結論是:

1.認為自己笨(或說有自知之明的人可以讓笨錢不笨,但是直到所有人都有自知之明時,笨錢會很笨)

2.多數人無法超越平均於是在作白功

3.透過買指數享受平均年化報酬率,即使可能拿得比較少但是相對踏實許多,時間一久資產的增加幅度驚人。

4.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厲害的人,不論事完全出於運氣還是有無法解釋的都好,任何人就是無法否認。

隨風飄意 提到...

最近在 PTT 基金版有篇國內某位基金經理人的心聲,建議綠角先生可以讀一讀,看這些「專業人士」親口說出跟您相同的論點。

不過我有點覺得疑惑的是,那位經理人口中所謂的「專業」跟我認知的好像不太一樣,感覺那個工作似乎是一台電腦、一枚茭杯、一張文憑就可以拿到的。

淨雯 提到...

1.指數型基金定期定額是否要設停利點?若是,則停利點應設多少?

匿名 提到...

版主有篇 常見的投資謬思---停損, 先看這篇吧, 你可能問錯人了.

綠角 提到...

你好先生
謝謝分享
不過你第一句我就看不懂
什麼叫指數化投資人也有高過和低於平均的報酬
假如有人在今天 7月12號好了
買進某指數化投資工具
持有到他賣出那天
他就是會拿到指數代表的平均報酬(還要扣掉投資工具的成本)
這件事
不論是那種指數化投資人來做
都是一樣的結果


謝謝隨風的分享
很多職業去做了之後
就會發現跟想像中 有很大的差距


謝謝匿名先生的代為回答
停損停利是一種賭博策略
停損停利要用在投資方面
唯有能預期未來市場走勢時才有用
而因為沒有人能預期未來走勢
所以停損停利是沒用的投資策略
再嚴格執行都於事無補
沒用就是沒用

你也會發現
所有關於停利點的設定
都是一種"覺得這樣就可以"的說法
10%也好 20%也好 2SD也好
都是一種自以為有用的設定
而不是有理性證據的作法
設定這些的人
從沒做過任何檢定
譬如驗證10%停利比5%停利有效的結果
他們只會說白話
沒用的策略 加上一堆白話
果真是絕配

匿名 提到...

昨天的Morningstar Fund Spy提到,Index Fund費用率應低於0.25%,台灣呢?唉!

Mikefly 提到...

關於零合的思維。

如果已知市場平均報酬,多得當然隱含高於平均值的風險,相對的少得也隱含低於平均值的風險。如果是虧損,那只能說實在很不幸,因為就風險角度而言,發生這種事的可能值接近於零。

股市中,有一人多得,必有一人少得,這推論就論述平均值時有其意義,但卻混淆「零合」旨意。當股價創歷史新高時,若此股不能作空,那所有持股人皆是獲利才對,不會有人因他人獲利而自己遭受損失。

你好 提到...

我參不透的是

某A定期定額的成本,與指數型基金計算他的年化報酬率的淨值是不一樣的

所以某A享受到報酬為賣出淨值-定期定額成本

而指數基金報酬卻為目前淨值-計算基期淨值

假設台灣50,2005年1月基期淨值為35,至2010年1月淨值為58.97,則年均報酬為11%

而A於05年6月買進定期定額到今年1月,平均成本為28,則年均報酬為何??

若平均成本為40時,年均報酬為何?

是否會因為平均成本關係導致實際績效與基金績效不符,有人高有人低

你好 提到...

分享一篇好文章。
這是一篇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的文章。
裡面有牽扯到
Harry Markowitz、
John C. Bogle、
Don Phillips、
Burton Malkiel

他們的一些較不為人知的小故事^^

附帶一題,人人揭曉的薩謬爾森嘴巴唸唸有詞,可是身體卻很誠實的把錢壓在老巴身上。
更讚賞夏農的財富最大化公式,最後只以經濟學家追求的不應該是財富最大化為由結尾。



文章網址:人人都說一套做一套

http://chinese.wsj.com/big5/20090109/iiv113214.asp

匿名 提到...

兩篇版主文章先推薦

基金報酬率的新概念-投資者報酬率



拿起你的望遠鏡---股市投資收益評估續2

的確投資人拿到的報酬會跟基金所宣稱的績效不符

想算定期定額的年化報酬, 可以參看版主那篇投資者報酬率的算法.

匿名 提到...

綠角您好,有些事想試著討論:

1.一個國家中股票市場的投資,令此市場某年之平均之報酬率為10%,確實的,有人賺有人陪(或是賺低於10%)

沒錯,股票市場是如此,而我個人認為它的存在是建立於"自主之優越感".理由是它可以個人判斷,它是自我之思維影響自我行動,有自主之得失.

然而,他要消失很難,我想一個比喻(可能不適):探勘油井,我應該一起合資,還是個人投入?可能挖到由脈,這油脈有大有小,油脈可能與別人同源(一起享受,但你會竭盡所能想比對方先挖完).
述說:沒挖到的要付出成本,挖到的可能不划算,有挖到大的,則有機會被別人先抽光.

就此前提:有沒有人可預測油脈在哪?

他知道了也不會說!

那誰敢說沒有人可以"預測"

股票的巧妙在於,各有各的思維,整體而言,有人平均贏,而有多少人會加入"組織"共同開發?依人性:不多

2.假設全球合作,每個人的報酬率相同,而此時的"樹"有可能漲上天?

經紀是成長,經濟結構可能更替,產業會換新,他會使共同資產有新的報酬率(全球合作了,報酬會小於0?),泡沫呢?

綠角 提到...

匿名先生
指數化投資工具費用當然是愈低愈好
希望台灣的業者能更進一步


Mikefly先生
你對零合遊戲的定義比較狹隘
不是總合為零的狀況才叫零合遊戲
任何投入一堆精力與成本
卻無法增加總體價值
只要有人多賺 就會有人少賺或是賠錢的活動
都可以叫零和

請參考Fama的文章
why active investing is a negative-sum game?


Springgan
找不到那就是沒有了


謝謝匿名先生代為提供相關文章
還蠻精準的


最後一位匿名先生
你說對了
拿鑽油或是其它愈努力愈會有所得的事業來比喻主動投資
是不恰當的比喻

匿名 提到...

"人人都說一套做一套"那篇文章我也看過, 不過也提供你一個資訊, 來自John Bogle的新書"夠了"94頁.

二00五年, 當時已經九十一歲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薩謬爾遜(Paul Samuelson), 把第一檔指數型共同基金的誕生, 比喻為輪子或字母的發明. 也許他不夠客觀, 因為他也持有那檔先鋒五百指數型基金. 他六名子女與十五名的孫子孫女的教育費用, 全是那檔基金幫他支付的.

綠角 提到...

謝謝匿名先生的分享

匿名 提到...

Nice dispatch and this mail helped me alot in my college assignement. Say thank you you seeking your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