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onventional Success讀後感續


書中第10章 Winning the Active-Management Game,作者講述一些挑選主動型基金經理人的條件與看法,沒有一個字提到過去績效。我不知道一個基金投資人,假如要他不考慮過去績效,他會剩下多少買進的理由。Swensen先生很注重經理人個性的分析。這種瞭解,在任何量化數字中,都是看不到的。但個性才是真正決定投資行為的最大因子。Vanguard在一篇分析主動經理人的文章中也曾提到這點。

當金融界發布的,都是可以量化的面向與數字,當投資人都習慣用數字進行衡量,就已經落入偏頗的觀點,而當大家都習慣偏一邊看東西時,基金經理人就會跟著歪,因為他們要生存,他們要生出市場喜歡看的東西。但其實,質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在這章中引用Longleaf Partners Funds的故事,說明一個良好基金公司的典範。它們是主動型基金公司。在90年代網路科技大盛之際,謹守投資原則,不去碰熱門類股,造成遠遜大盤的成績,但他們的堅持,終於在21世紀初得到回報。作者說像這樣一個良好的主動型基金,他們的事績在金融界是A story that man bites dog。這要算投資人的悲哀還是金融業者的悲哀呢?

這個例子也印證了作者之前所說,質的重要。假如你買基金只會看過去績效,以過去績效當買進的首要依據,那麼,當過去績效不再良好時,你要怎麼處理?你如何判斷,這是好經理暫時的落魄,還是壞基金永遠的沉淪。假如你只會看績效數字,幾乎一定會遇到這種進退維谷的狀況,讓你完全沒有方向,不知道要賣還是要留。

質的評估、經理人個性、投資模式的分析,遠超過一個散戶的能力。大多散戶連評估自己投資風格的能力都沒有了,更不用說要評論他人。這也不是投資人去逛基智網或是晨星就拿得到的資料。這往往是法人才有的工具和資源。當你沒有評估質的能力時,更不應該去碰主動型基金。

這也讓我想到,為什麼巴菲特、彼得林區和作者David Swensen都是傑出的主動經理人,最大的原因,就在這些人的本質。巴菲特非常注重股東權益,對拿過高收入的經理人再三抨擊,自己的大多數資產就在波克夏中,與股東共進退。彼得林區深明自己的成績是個異數,所以推薦投資人買指數型基金。Swensen先生寫了一整本書,痛批金融同業的不是。難道,他會是私底下偷偷去做這些壞事的人。很可能不會。我覺得這也就是為什麼,耶魯大學會請他來管理龐大資產的原因。因為這個經理人會把耶魯大學當敬重的客戶,而不是剴油的對象。當一般投資人沒有能力分析資產管理公司與經理人的本質時,花精力分析運氣就可以帶來的績效,是100%的本末倒置,是Nonsense的平方。

書中有一整個章節談論ETF。作者對ETF市場的起步感到樂觀,但對其未來感到憂心。樂觀的地方在於,ETF市場的主力參與者Barclays和State Street,其傳統業務是服務法人。ETF的發行和他們之間的競爭,帶進了費用低廉的廣泛型ETF。這些對於一般散戶,是便宜好用的投資工具。

令人憂心的是,隨著參與的發行者愈來愈多,範圍狹小、放空、倍數、主動等用許多花招吸引投資人的ETF也愈來愈多。PowerShares和Rydex被作者用”Low-quality players”形容。作者認為,ETF的發展,會像共同基金業一樣,朝向以吸金為目的,替資產管理業者賺取龐大利潤的方向發展。目前看來,這個看法是正確的。

最後一章Failure of For-Profit Mutual Funds,作者描述基金業者的各種型態。對投資人最不利的是公開上市的基金公司和龐大金融集團分支的資產管理公司,這種結構下的資產管理業者,他們首要任務是替股東創造收益,不是替投資人創造績效。位在中間的是私人擁有的營利基金事業,譬如富達。最好,最能替投資人設想的的是非營利基金公司,譬如部落格讀者耳熟能詳的Vanguard,還有TIAA-CREF。TIAA-CREF是Teachers Insurance and Annuity Association-College Retirement Equities Fund。我以前聽說過這家公司,但沒想到它也是Not-for-profit的結構。

作者推薦非營利結構的基金公司。因為,只要你會一點基本算術,你就知道,一樣的服務,要創造營利的話,就要多收錢。投資人何必為一樣的服務多花錢呢?

這本書讀起來很有節奏,一個段落的最後一句,常是Sensible investor應如何,Serious investors應怎樣,一個簡短有力的建議,規納出整段的重點。用詞精準,內容深入,是本值得推薦的財經書籍。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Unconventional Success讀後感

The Quest for Alpha讀後感---挑選經理人的困難

ETF主要發行公司

我對Ultra ProShares的看法(2X Volatility Does Not Mean 2X Return)

你的基金、國王的新衣(Your Funds,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

Vanguard, The Ship, The Company and The Experiment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