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南克”Why are interest rates so low?”讀後感-無奈的央行

這篇在2015三月底發表的文章中,前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先生,用淺顯的文字,解釋了央行利率政策的基本概念,也釐清了一些常見的誤解。

文章一開始提到了目前全球低利率態勢。各國十年期公債的殖利率分別是,美國:1.9%、德國:0.2%、日本:0.3%、英國:1.6%。

大多人會認為,這些低利率的成因,在於各國央行設定了很低的利率基準。譬如聯準會的利率目標(Fed fund rate)目前就是0-0.25%。

但文章進一步說明,所謂的利率目標,只是短期的名目利率(譬如Fed fund rate就是一天期的借貸利率)。

對於經濟運作,真正重要的利率,是實質利率(Real interest rate)。

有一個概念叫做Equilibrium real interest rate,平衡實質利率。這是一個可以讓資本與勞力完全應用的利率。

一般來說,假如經濟蓬勃發展,有很多報酬率較高的投資機會,會拉高平衡實質利率。

假如經濟停滯或甚至衰退,沒有什麼好報酬的投資機會,平衡實質利率會較低。

假如央行希望達成資本與人力的充份應用,那麼它的做法,應是將市場利率向平衡實質利率看齊。(或是向推測的平衡實質利率靠近,因為這個利率值無法直接觀察到)。

假如央行將利率水準訂在遠高於平衡實質利率的地方,會造成經濟衰退。因為,借貸成本將高過經濟體現況所能提供的報酬。

假如央行將利率水準訂在遠低於平衡實質利率的地方,那麼會造成經濟過熱,通膨升溫。一樣是不好的情形。

所以像聯準會、央行這些利率政策的主腦,他們無法自由自在的決定利率要在那裡。他們必需盯著市場目前的狀況,不斷揣摩當下的平衡實質利率在那裡,來決定合宜的利率。

經濟才是利率的最終決定者,央行不是。

所以,目前的狀況就是因為經濟態勢造成平衡實質利率很低,所以央行才需要將利率壓得很低,向平衡實質利率靠攏。

在讓讀者懂得這點之後,柏南克想要解釋一些其實是出自於誤解的批評。

譬如有位美國國會議員就批評柏南克先生,說他將利率訂的那麼低,害已經退休,靠利息過生活的人,沒錢過日子。

柏南克先生說,他也很關切退休者的生活。但假如他把利率拉高,變得遠比平衡實質利率高的話,那會將剛剛從金融海嘯中復甦的經濟推向衰退。一個衰退的經濟,對於退休人士的報酬才是真正的損害。

真正正確的做法,就是保持低利率,向平衡實質利率靠攏。讓經濟慢慢回復活力,等平衡實質利率高起來之後,才能進行下一步,才有調高利率的可能。

經濟有它自己的脈動,不是說聯準會或央行直接設下一個高利率,就可以保障這些靠配息生活的人。

另一個對於聯準會常見的批評就是,聯準會將利率水準壓到Artificially low。人為造成的異常低利率。

柏南克的答覆是” There is absolutely nothing artificial about that!”

因為聯準會只是被動的針對當下市場的平衡實質利率做出反應。因為平衡實質利率低,所以聯準會需要將利率壓低。這是經濟狀況決定的。不是人為(Artificial)決定的。

所有投資人的目光都盯在聯準會、央行身上,看它們下一步要推出怎樣的利率政策,彷彿它們就是利率的無上主宰。

但這些機關上面有個更高等的存在,那就是經濟體目前真正的平衡實質利率。各國央行不能不”揣摩上意”來行事。

經濟狀況,才是利率高低的真實主宰。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柏南克”行動的勇氣”(The Courage to Act)讀後感1—擠兌影子銀行

柏南奇全球經濟大未來論壇—參加後感想1(Bernanke in Taiwan)

適時進出債券市場的妄想(The Illusion of Market Timing in Bond Markets)

美國聯邦準備系統

什麼是實質利率?(How to Calculate Real Interest Rate?)

預期升息,所以要撤離債券?(The Threat of Rising Interest Rates is Overblown)

The Age of Turbulence(我們的新世界)讀後感續1----聯準會主席之路

3 comments:

Rib 提到...

雖說財務學有很多不能用簡單常識判斷,不過反過來講,也有很多核心觀念點破之後,原來糾結成一團的錯誤觀念卻變得很容易理清楚。這也讓我重溫了綠角大債券啟示錄的一些內容。

原文連結很值得點進去看,不看英文也沒關係,那個CPI和10年期美國公債名目殖利率隨時間變化的圖對理解名目利率和實質利率很有幫助。

learnman 提到...

那個國會議員跟大多數人的水平也是一樣
只用單一條件去解釋複雜問題
現在退休族之所以比30年前嚴苛是因為
1.活的太久.
2.醫療費用節節高升.
3.政府財政無法負擔退休族更多福利.
等許多因素組成
很多人會扯30年前有個100萬放在銀行,每年至少有10萬利息可以爽爽過日子?
問題是30年前有100萬的人,根本不會把錢放銀行,
他會拿去炒作房地產或股票或開公司創業,這些獲利的機會都遠大於放銀行生利息,30年前的社會狀況,大家根本不會把利息放眼裡頭,大家想要是更多的報酬!
再說利息根本不是衡量生活水準(財富)的標準,股市報酬才是衡量財富成長的標準
例如當台股市值從1985年的4160億成長到2015年的27兆,沒有跟上這些財富成長速度的退休族-
生活當然會很辛苦嚴苛!

綠角 提到...

謝謝Rib與Learnman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