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2---整體的反脆弱來自個體的犧牲


接下來作者討論到系統的反脆弱特性。

先看演化。基本上我們知道,演化是適者生存。換句話說,不適者就要淘汰。要不適者活不下去、死去,整個物種的特性才會變得更適合生存。

也就是說,生物界整體的反脆弱特性,來自於個體對於變動的脆弱性。

假如經由某些操弄,我們就是讓不適合生存的動物活了下來,那麼,我們就破壞了演化的反脆弱性質。

有些人造的複雜系統也有反脆弱性質。譬如航空界。幾乎每一架失事的航班,原因都會被徹底找出,然後糾正目前機械系統、飛機操作、維護程序中的問題。每一架單一飛機的不幸,會讓整體更為安全。這就是反脆弱。

但假如我們明知這樣飛會出事,還繼續讓這個問題保留在其它飛機上。那麼下一件相同原因的失事,只是遲早的問題。

經濟體系也有反脆弱特性。為什麼你今天會開一台好開的車,理由就在於,經濟體讓做出難用汽車的車廠倒閉了。為什麼今天你出門吃飯,大多餐廳的餐點都還不錯?因為持續推出難吃菜色的餐廳,我們早就讓它倒了。

要讓個體被淘汰掉,整體才會更好。

就是那麼現實。假如一家大公司、大工廠在現在環境活不下去了,員工爭取”工作權”,要保證他們工作的存在。這對經濟整體是不利的。基本上,現代人最好的認知是,我們活在一個變動的世界。沒有什麼是一定的。

群體會希望個體死去,讓整體進步。個體會希望自己存活,管它的群體特性。

這叫群體與個體間的利益衝突。

這對我們有什麼影響?

我認為這可以帶來工作與投資兩方面的思考。

在工作方面,不要以為雇用你的公司與廠商會永遠存在。沒這回事。最好的工作保障,是你一直有市場需要的能力。

(國內作者有人早已經看出這點了。請見“3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這兩本書的論點,很多可以跟反脆弱呼應。)

投資方面,這就有趣了。基本上問題就是,你的投資方法是脆弱還是反脆弱。

選個股來投資,那是選擇脆弱的一方。誠如前面所述,經濟體中,沒有什麼單一公司或是單一產業是可以永遠存在的。

在汽車發明之前,人們以為永遠需要馬車與馬匹。

在電話發明之前,人們以為電報是永遠的必需品。

在手機發明之前,人們以為有線電話將一直存在。

現在有什麼你以為一定會存在,一定會需要的產品呢?然後你就買這家公司的股票?

你最好再想一下。

作者提到,假如大自然要發明一個永存物種。基本上,這個物種的設計必需要能克服未來所有變異事件,所有突發意外的挑戰。換句話說,物種設計師要能準確預測所有未來的變化(不是貼近就可以喔,是要準確)。

這是不可能的事。

大自然不做預測,它用一個可以容納變異,因變異變得更強的演化系統來處理未來變異的問題。

回到經濟體系,一家公司要永遠存在(或在你投資它的二三十期間持續存活),那代表它要準確預測這段期間,所有消費者胃口的改變、新科技的出現、競爭者的戰帖等所有變異。

你認為這是可能的事嗎?

我們比較常看到的是,一家又一家被淘汰的世代主角。Nokia, Kodak等..

選擇個股來投資,讓你站在脆弱的一方。

相反的,投資全市場的指數化投資,讓你擁有反脆弱的性質。

沒錯,投資全市場,一定有些上市公司會經營不善,無法回應新的需求,而被淘汰。但你也一定會持有同時興起的新產業、新公司。一家公司的最大損失是100%,但一支股票上漲可以漲幾倍或幾十倍。

作者對反脆弱下過一個基本定義,”因為變動,造成的傷害小於帶來的獲益,那就是反脆弱”。

投資全市場,等同參與整體經濟,這是反脆弱的選擇。

就跟大自然一樣,指數化投資人不做出特定預測,他用一個有反脆弱特性的投資方法,來因應未知的挑戰。

指數化投資,是一種具演化性質的自我增進、自我改善的投資概念。它讓投資組合隨著經濟演化而進步,而不是成為演化下的犧牲者。

反脆弱這本書,其實主軸就是講風險處理。而風險處理,不論在職業生涯、用在投資世界,原理都是相通的。不要去賭,去猜,自己工作或投資的這家公司永遠不會倒,而是就算事情發生變化,我們仍可以應變、可以處理。


後記:本書中文版是反脆弱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1---什麼是反脆弱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3---財富自由的代價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4---天真的干預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5---小壞大好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6---蘇格拉底的錯誤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7---脆弱的高效率

反脆弱(Antifragile)讀後感8---反英雄

“綠角的基金8堂課”作者導讀1--風險詳解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lluminated讀後感2—風險精論

台灣50ETF(0050)愈低愈買的潛在風險(The Problem of Buying Dips)

5 comments:

kittymouse 提到...

這讓我想到最近的台灣狀況:一休一例造成很多企業採取減薪來因應,這些企業及抱怨增加休假減少收入的勞方都屬於該被淘汰掉的個體,整體才會更好。問題是短期的劇烈變動,會讓短視的社會妥協,延遲長期進步的時程。另一件就是遊覽車翻車事件;可以看出台灣政府體系並沒有如航空界面對失事原因徹底找出,然後糾正各種輕忽安檢、法律規定的問題。旅遊業、遊覽車客運業、及政府官僚,甚至說台灣社會已經長期失去反脆弱特性。這幾年的社會運動也是因此而起,希望能慢慢帶起台灣社會的反脆弱能力。

綠角 提到...

謝謝kittymouse的分享~

passers-by 提到...

不對吧。在談ETF之前不談多少現金留在手上的比例。這樣很容易譲人天真的以為所有儲蓄拿去做全球化ETF就對了。

綠角 提到...

這是你自己說的
我沒這個意思

我一直以來主張的
就是要投資的錢,很適合用指數化投資
不是所有的錢,要全部拿來投資

passers-by 提到...

那這樣比較合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