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4—基金業者的投機


讓柏格先生感慨最深的,莫過於基金業的轉變。

在很早以前,像美國的20、30年代,當時的資產管理公司就只推出他們專長的基金。假如專長是股票,就推一支股票型基金。專長是股債平衡,就推出平衡型基金。他們以自己的專長決定公司該推出那些產品。行銷其次。

先推出自己專長所能管理的基金,再看市場能否接受。這是當時的原則。

各位讀者朋友可以看出,這不是近代基金業者的運作模式。現在的基金業,行銷走在專業之前。那些基金能賣、當流行,就推那類基金。

金融海嘯前推新興市場基金、原物料基金、金融海嘯後,投資人仍震攝於股市的短期破壞力時,推債券基金。近年美國股市表現好,改推美股基金。

行銷先決。這就是基金公司的新模式。

這個改變,讓資產管理業從一個A profession with some elements of business,成為A business with some elements of profession。資產管理專業,已經落在行銷之後。

一個行銷部門比資產管理部門還要大的基金公司,真的是”資產管理”業者嗎?

這種追逐近期熱門,只注意短期行銷成果的策略,正是資產管理業者的投機心態。這種做法,無法替投資人帶來長期的價值。反而是鼓動投資人,隨著資產管理公司共同參與當前熱門,結果在之後的重挫中,”無役不與”,一次又一次受到傷害。

這種資產管理的投機心態,助長了基金投資人的投機心態,也傷害了投資人的報酬。

雖然一再推出下一個熱門,似乎一直都可以再吸引到新一批的投資人,但終究會有投資人發現,這是徒勞無功的投資方式。於是改變做法,換到長期持有的陣營。

鼓吹熱門的基金行銷模式,最終會被看破手腳,被愈來愈多投資人放棄。而本應在投資人與資產管理業者間建立起的信賴,也在投資人看出原來自己只是一個被利用,而不是被服務的客戶時,消失殆盡,轉為敵對態勢。

短期內的行銷業績,代價慘重。無法替自己,也無法替客戶,帶來長久利益。

柏格所創立的Vanguard,在基金發行方面一直相當保守。幾乎不會追逐潮流推行基金。主力基金,都是大範圍,分散的投資工具。

在它人都以行銷為主,覺得這樣”沒什麼”,大家”都在做”時,一個願意堅守原則的業者,讓我們看到有所不為的典範。

以服務投資人為首要的長期原則,也終於讓Vanguard成長為美國最大的資產管理業者。

不要追逐短期利益,要以最後的長期利益為指引。在投資,在事業經營,向來都是正確的方向。

這本書還有一章專門談柏格先生自己參與Wellington Fund經營的經驗。這是一支在1928年成立的平衡型基金。到今天仍持續存在。再14年就滿一百歲了。

它經歷了興起,衰敗與再起的過程。其敗壞的過程,正是經理人擁抱當時熱門的投機策略所引起。當基金又回到長期投資的根本時,績效便漸有起色,再次創下成功投資的範例。

這段故事,可以看到柏格有血有肉的一面。他在六零年代,主導了跟熱門資產管理公司合併。日後證明是一場災難。不僅傷害基金績效,也讓柏格自己的事業轉了一個大彎。

書中最後,柏格提出對投資人的十個建議,以及給投機者的一個警告。柏格給投機者的一個警告,相當簡單。在此引用原文:

The only advice I have for short-term speculators is this warning: Stop!

停止。是投機唯一正確的路。

在投資與投機的爭戰中,柏格先生是投資方的領導者之一。這本書中六十年的經驗與觀察,對投資人,對資產管理業者,對公司經營者,都是絕佳指引。


後記:
這是一本別具意義的書。這本書,是我在 2012參加第11次柏格頭聚會,在美國當地購買的。買到後,就在會議的簽書時間,請柏格先生簽名。所以這本書不僅是旅程的記念,第一頁也有柏格先生的簽名。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Bogle on Mutual Funds讀後感4—基金投資人的責任

賣基金的時候,買基金的時候

不同的年代,一樣的手法(Tricks of Old Dogs)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1—投資與投機的衝突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2—指數型基金的興起與投機的逆襲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3—快樂的同謀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