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dex Revolution”讀後感2---真正的金融創新


作者Charles Ellis在1963就讀哈佛商學院(Harcard Business School)時,學校沒有專業投資課程,他的同學很少人進入投資業。

當時基金業跟今天相比,規模小很多。機緣之下,作者進入了這個新興行業。

就像大多指數化投資人一樣,作者一開始是相信主動投資的。

集合一群聰明、動機強烈的金融專才,讓他們去研究股票,聯絡公司總裁,訪問客戶和供應商,這樣當然可以帶來勝過市場的報酬啊!

在1960當時,這是幾乎沒有任何異議的投資界共識。

作者說,這在當時是可能的。因為當時市場交易量90%是散戶投資人。這些美國散戶,可能看了一些投資雜誌上的文章,或是聽了券商營業員的建議,就在買賣股票。他們對股票的研究深度和資訊取得,遠遠落後法人,成為被宰殺的一群。

專業投資人的好成績,就來自於勝過這些散戶。

但狀況逐漸改變。

作者本身處於一個很微妙的位置。他自己從事的投資業界,相信主動投資。但他就讀的博士班學程,又讓他接觸到當時的財經理論。他的老師,財經學者開始懷疑主動投資持續勝出的可能。

看到累積在指數化投資後面的證據愈來愈多,作者開始動搖。

作者在1972創立了Greenwich Associates,這家顧問公司專門替法人投資人提供專業建議。這個事業讓他有了一個獨特的視野。

每一家專業投資機構都覺得自己很特別,譬如:我們的分析師特別強,我們的經理人工作帶勁,我們的交易執行特別有效率等等。

但作者當了許多法人的顧問,看了很多專業投資機構後,他發現,其實每一家都有這些強項。換句話說,就算是專業投資人,你也沒有比別人強。

老問題,重點不是你會不會,而是你有沒有比別人強。

你沒有比別人強,你憑什麼會拿到高於市場的報酬?

然後,市場慢慢變了。1960年代,美國股市90%的交易量是散戶方。現在,已經是90%的成交量是法人方。

也就是說,沒人當砲灰了。這些專業投資人只能硬著頭皮,跟著和自己一樣厲害,一樣專業的法人對殺。

這讓持續勝過市場的可能大幅降低。

作者在1975就觀察到這個現象,法人的競爭強度變得太強,讓投資已經變成了輸家的遊戲。所以他在當年發表了投資界名作:Winning the Loser’s Game

後來業界的發展,柏格先生創立的Vanguard資產管理推出了給一般投資大眾使用的指數型基金。指數化投資在全球各金融市場,各資產類別開花散葉,以實際成績證明了自己的效用。

美國投資人也做出了選擇。書中引用的數字,2015,美國投資人在指數型基金投入1700億美金。在ETF投入2100億美金。同期間,主動型基金流失2250億美金。

這就是The Index Revolution,指數化投資革命。指數化投資是近幾十年來最重要的投資方法創新。很多美國投資人已經瞭解,並加入新的投資行列。

指數化投資是真正的金融創新。

我們回頭來看台灣。

待續…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The Index Revolution”讀後感1---讓你兼顧戰術與戰略的指數化投資

The Power of Passive Investing讀後感1---主動型基金的悲觀勝算

2017 Investment Company Factbook讀後感1—主動型基金的潰敗

The Clash of the Cultures讀後感2—指數型基金的興起與投機的逆襲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