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2—財富不均的解決方案


資本主義帶來一個根本問題。

當代生產模式,常是同時投入勞力(或腦力)與資本後,共同產出的。

譬如,你要開一家餐廳,你要有店面(沒有就要租)、鍋碗瓢盆、桌椅、裝潢等設備,這就是資本。

你也要有廚師幫你做菜,有服務生幫你上菜結帳,這是勞力。

對於生產,兩者都是不可或缺,兩者都有貢獻。所以,兩者理應都得到報酬。

工作的人有報酬,出資本的人也有報酬。

(有些受雇者有一種抱怨,就是”工作都是我們在做,沒工作的資方,為什麼也有報酬?”這是一種對現代生產機制的陌生與不瞭解。資本本來就應該有報酬。該爭取的是,報酬應如何在勞方與資方間分配,也就是Labor-Capital Split如何決定的問題)

假如資本報酬率可以持續高過薪資成長(也就是勞力與腦力所得),那麼擁有資本的一方,將不僅保持更有錢的地位,差距還會拉大。

這就是作者擔心的問題。

在回顧和搜集了那麼多歷史資料後,作者也提出實際的處理方案。那就是,對資本課累進稅(A Progressive Capital Tax)。所謂資本,在書中可與財富兩字可以交換使用。所以這個稅制也就是等同對財富課稅。

這種稅制實施的話,每個人必需每年為他所持有的財富繳稅,包括房地產,銀行帳戶、股票等等。

這裡要特別強調,是對Capital,資本本身課稅,不是對資本所帶來的收益(Capital income)課稅。

作者舉個例子,法國最有錢的人L’Oreal繼承人Lilinae Bettencourt女士。她的資產總值估算有300億歐元(約一兆2000億台幣),但她申報的年收入,從未超過500萬。不到她總資產的0.02%。

就算對她的收入課80%的稅好了,對她的財富根本是連癢都搔不到,沒什麼感覺。

所以要從源頭下手,直接對資本課稅。

這個稅率不必高。作者提出一個簡單架構,譬如資產總值在一百萬歐元以下,課0.1到0.5%,資產在100到500萬歐元之間,課1%。500到1000萬歐元之間,課2%。再更多的資產,課5%-10%。

稅率不必高的原因是,它是每年徵收的稅,不是像遺產稅那種一代課一次的稅。假如每年課一次,還收很高的稅率,譬如30%好了。大概三年就會對財富產生毀滅性後果。這就根本是強取富人的財富來分給大家,也是一種不公不義。對私人財產的尊重與維護,是現代經濟發展的基石。假如努力,無法替自己累積財富的話,那麼經濟會失去成長的動力。

這裡有一點要弄清楚。作者基本上是同意資本主義、自由貿易與市場競爭的。他只是反對對這些機制毫無控管。他指出,放任其演變的結果,可能會重現封建君主時代的嚴重財富不均,其程度可能嚴重到動搖民主政治體系。所以他認為必需採取措施。

有些左派人士可能會亟於引用這本書,認為它否定資本主義與自由貿易。沒有,這是過度衍生。這些仍是必要的經濟機制,只是作者認為需要加上累進資本稅,控制財富不均的幅度(他也沒有要消滅財富不均。財富本應不均。不然要如何獎勵願意多努力、有天賦或是節約度日的人。)

另外有個重點,這個資本稅必需是全球性的。不能有些國家有,有些國家沒有。一個最基本的開始,就是從目前世界財富的主要聚集地,美國與歐洲開始施行。

假如法國實施資本稅,德國沒有的話。那對於法國的富人來說,應對方法很簡單,把資產搬家到德國去就可以了。原本存在法國銀行的錢,改存在德國銀行。原在法國券商投資的股票,改由德國券商投資。他就逃過資本稅了。

所以,一定要大家都聯合起來做。而聯合行動的重點,在於國際間銀行資料的共享。法國政府才能知道,自己的國民在德國的銀行有多少存款。才真能對他的總財富課稅。(其它包括不動產,股票等金融資產的資料,也都要國際共享。)

這沒有技術困難。以現在的科技,這種資料分享不難。難的是,世界各國如何達成協商,大家一起做。

特別是有些國家本身就以稅務天堂與銀行資料保密性為賣點,譬如盧森堡和瑞士。這些國家內的銀行帳戶,除非有違法證據,不然他們不會提供帳戶詳細資料給你。

譬如台灣要查某個經濟犯在瑞士當地銀行的帳戶資料,台灣檢方必需提供證明,該帳戶內的錢跟犯罪有關,瑞士當地銀行才會合作提供詳情。

對於這些國家,作者提議用國際制裁強迫它們就犯。

這個稅務制度本身有點理想性。要全球合作,談何容易。作者也承認這點。不過它至少是一個方法,是一個標竿。其它可能方案的效果,都可以與這個方法比對。

我認為,要逃避這種稅制還有一個簡單方法,那就是將財富轉成帳面查不到的資產。這個稅制仰賴的是”帳面上”有資料的財富,譬如銀行存款,名下的不動產,持有的股票或債券等。所以,財富假如沒有登記,就不會被課稅。譬如實體黃金或珠寶。有錢人可以買200公斤黃金或十顆大鑽石,放在自己家的保險庫內,根本不在帳上,也就不必為這些財富繳稅。(當然政府也可以試著推出所有銀樓與珠寶店買賣都要記名的規定,防堵這個漏洞。)

這裡也可以看到,資本稅可能會驅使大量資本進入沒有生產力的資產類別(黃金與珠寶)。這會降低經濟成長性。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1—稅率演進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最終篇—一本經典的誕生

Globalization讀後感1--專業分工與交換的必要

8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5-10%也很可怕了...
等於是把長期股市的名目報酬全都吃掉...
如果巴菲特從1980年開始每年必須要繳10%的資本稅,
那麼他的平均長期報酬會從神變成凡人,19.3%掉到7.7%.1塊錢的增值從403塊變為12塊...

learnman 提到...

我覺得日本人真的很猛啊
匯率跌超過20%,消費稅調高至8%...
物價居然還是不會漲,換成是台灣大概各行各業早就上街頭了....

LIN 提到...

與其將所有人都變成窮人, 為何不將所有人都變成富人呢? 施予重稅, 會使資金往外移動, 所以要減免賦稅, 使資金往內移動. 而政府應該將資源與機會平均地分散於國內的每個角落, 讓窮人有平等參予與立足的機會! 成敗的關鍵就在於政府是否能扮演好他的角色.

Ku 提到...

To LIN: 我想作者想解決的是全球的經濟問題,所以作者也明白表示這個資本稅的作法要全世界所有國家一起實施才會有效果。從全世界的觀點來看,就沒有資金流出流入這回事,至少目前地球的資本是一個封閉的系統。

hutocat 提到...

讀過基本經濟學的都知道邊際效益遞減的道理,資本報酬偏高是近年異象,在漫長歷史中反常的情況,是因為土地、勞力、資本等經濟要素中,勞動力(勞工人數)大幅成長,所導致的報酬偏低,其他要素相較獲得較高報酬,但是世界人口成長力已經顯著趨緩,資本報酬率終將回到常態

綠角 提到...

用茅草 木頭建房子的社會
利率高於
用鋼筋水泥建房子的社會

原始人類社會
資本報酬可是很高的啊~
這在William Bernstein的書中有討論

GRIP HG 提到...

這本書已出中文版!!!
因為自己看的書不多又語文能力低落
不知道兩位譯者是否能把作者的精闢論述如實呈現
擔心跟"快思慢想"一樣有翻譯的悲劇
不然看綠角大的精華心得
實在很想自己購置腦力激盪一下

綠角 提到...

謝謝分享
預計明天新書就上市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