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宣言(The Investor’s Manifesto)讀後感


作者William Bernstein是神經科醫師,也是著名理財作家,寫有The Four Pillars of Investing(投資金律) The Intelligent Asset Allocator( 智慧型資產配置) 。在八年前寫完最近一本投資理財書籍後,作者曾認為自己不會再寫投資相關書籍。但2008年的金融海嘯,讓作者看到了一個絕佳的機會,讓他可以再次談述投資的基本道理。因為在經過這次事件後,全球投資人對於”風險”兩字,已不只有想像中的瞭解,而有真實的體會。而能掌握風險的真正意涵,才能說得上對投資有基本的掌握。

這本書在基本理財觀念方面,讓讀者站穩腳跟。書的第一章談論風險與報酬的關係,讓讀者知道,為什麼在前景最差的時候買進,才有機會期待最高的報酬。為什麼尋求心安,等待好轉,都是低報酬的保證。

第二章作者則描述各種資產類別的收益估算方式。與之前著作不同的是,除了股票、債券這些資產類別外,作者也詳述估算房地產、REIT的預期報酬與合理房價的方式。除此之外,作者也提出對最近熱門的原物料投資、貴金屬投資的看法。讀者會看到與基金業者和新聞媒體相當不同的觀點。

在讓讀者在基本知識方面有了健全的立足後,作者帶領大家放眼未來,看看用這樣的報酬率估算方式,各類資產的未來預期報酬是多少。讓投資人心中能有合理的期待。

投資路上的兩位敵人,一個就是投資人自己的內心,為情緒所驅動,但又自以為理性的投資行為。另一個則是金融業者,以幫你理財賺錢為口號,其實眼中只有自身收入的推銷與收費。作者以精準嚴厲的剖析,教讀者認清內在與外在的這兩個對手。

譬如作者對所謂另類投資的批評。這些投資包含避險基金、不動產貸款證券化、房貸抵押證券、結構債等等。作者回憶在2006年,有位金融從業人員嘲笑他,身為一個醫師,是懂得不少基本投資原理,但對這些金融創新,就是不夠瞭解。作者說,這些創新有幾個共通點,一是幾年之後,其中很大比例出了問題。二是它們都收很高的費用。三是它們都替金融機構賺了很多錢。

投資人呢?很抱歉,投資人是輸最多的那位。近代唯一有用的金融創新,其實只有自動提款機。

書的後半,開始談論實際的投資操作方法。從一開始如何從年齡與風險承受度,來架構一個退休投資組合,到投資工具的選擇與假想例子,書中皆有闡述。

環繞全書的核心主題,就是”風險”兩字。

對於大多投資人來說,風險指的是金融市場中的風險。你買進一張股票,一支基金,到賣出時虧錢的可能。對大多人來說,這就是風險。

但風險更重要的一面應該是,你這樣投資的風險在那?你的投資行為中的風險是什麼?

選個股投資?為了尋求賺大錢的可能,冒著虧光光的可能。

選主動型基金投資?為了勝過指數的可能,冒著大多被指數打敗的危險。

試圖進出市場?為了多空皆賺,冒著多頭沒賺錢、空頭照樣賠的風險。

這些投資行為所帶來的風險,有多少投資人能看到,或甚至能正視處理。太多人投資,只是為了腎上腺素帶來的快感,只是為了娛樂,而自己正渾然不覺。或甚至已能隱約查覺其中的風險,但為了賺大錢的瞬間快感,就是放不下。

投資不應只想到成功的可能,更應想到失敗的後果。投資人大多夠聰明,可惜往往不夠實際。這本書中教讀者以幾近冷血的理性,看待自身的金錢問題。所有投資的動作,在於避免失敗的苦果。

譬如退休投資計畫,作者不會拿一個不切實際的10%年化報酬率畫大餅,像哄騙小孩一樣,跟你說三十年後就發了。書中倡議的規畫方針,在於制定一個有最大機會安養天年的退休投資計畫,不是讓投資人為了富有的可能而去冒過度且沒有必要的風險。

這種嚴格的態度,才是理財的核心。也呼應理財大師與”投資觀念進化論”作者Peter Bernstein所說的” Many aspects of investing are fun, but your future wealth isn’t a game. You should manage it in the most coldblooded fashion.”(投資的許多面向是很有趣沒錯,但你的未來財富不應是個遊戲。你應以最冷血的理性,面對理財問題。)

與書局中有著”大賺、狠賺,變富翁、賺大錢”之類讓你看了怦然心動的聳動理財書籍標題相比,這本投資人宣言教你心平氣和的理性看待投資,讓讀者能習得終生受用的理財知識。


後記:

這篇讀後心得寫成於2010年2月11日。當時我看完了投資人宣言的英文版,寫下這篇讀後心得,打算日後發表。不過當時我手上這本投資人宣言不是我買的。既然不是自己買的,書那來的呢?

是出版社的朋友寄給我看的。

今年年初我推薦這本書給出版社的朋友,請他們可以考慮翻譯。這是我第一次推薦出版社翻譯理財書籍(因為不僅可看性很高,也在於它講述的是一個健全的理財觀念)。他們真的很認真的去把原文書拿到手,開始內部評估作業,也把書寄給我看,問我的讀後感。可惜最後不知什麼原因,該出版社沒有繼續這個翻譯計畫。

時間快轉到今年五月。財信出版社的企劃編輯在一封email中提到該社已經買到中文版權,要開始翻譯The Investor’s Manifesto,而這本書我在投資人的條件—William Bernstein新書The Investor’s Manifesto這篇文章中提到過。

我馬上回信說,假如要翻譯這本書,我很有興趣也很有意願。很迅速的,我在兩天後拿到了翻譯合約和原文書一本,開始翻譯工作。

然後過了六、七、八、九、十月,The Investor’s Manifesto的中文版,投資人宣言,就在今天,2010年11月10日,正式出版上市。我在部落格發表這篇讀後感,紀念中文版的生日。

當綠角在九個月前翻閱這本書時,它是一本英文書,全台流通量應是個位數字。當時我想,這麼好的書,只有少數願意買英文書,也想要讀英文書的讀者可以看,真是可惜。今天,The Investor’s Manifesto已經變成一本中文書,以上千本的數量,在市面流通。翻譯,果真可以讓好書與更多人分享。

當我在四年前,第一次打開William Bernstein的書時,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這位傑出理財作家的中文譯者。自己推薦翻譯的出版社沒有翻譯,最後卻是另一個我沒有推薦翻譯此書的出版社將翻譯工作交給了我。有時果真是,世事無絕對,別有新樂趣啊!(免責聲明:綠角與任何酒商均無利益往來。)

最後來張中英文版的合照吧: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投資人的條件—William Bernstein新書The Investor’s Manifesto

綠角的第一本理財譯作---《投資人宣言》(The Investor’s Manifesto)譯者序

The Four Pillars of Investing(投資金律)再讀後感續2---最要緊的風險

A Splendid Exchange讀後感---從遠古到現代的貿易發展

閱讀小里程碑---讀完William Bernstein全部著作

33 comments:

K.T. Lee 提到...

綠角大,真的很高興您能為臺灣人翻譯這本書,隨著時光的流逝,台灣的投資人越來越能了解指數化投資的意義,也在PTT及Facebook上看到很多人Firstrade的推薦,我相信台灣的投資環境會越來越好,其實綠角大最大的功德是在於消除臺灣投資環境資訊不對稱,也感恩綠角無思的奉獻。

Fortunately,Investors from Taiwan could stand on Greenhorn's shoulder!

隨風飄意 提到...

告訴你挑選飆股擇時進出可行的人,通常也是希望你掏出金錢,要他教你如何挑選標股擇時進出的人。

AirRooCo 提到...

跟綠角買這本書會比較便宜嗎 XD
希望博客來禮拜五前會有貨

匿名 提到...

哈! 與任何酒商均無利益往來, 太幽默了!

Hipper 提到...

等偶回台灣一定馬上購買此書啊~!!
等不及了~!

匿名 提到...

可以請教一下「酒商」那句話的隱喻是?

小弟眼拙看不出來>"<.....

綠角 提到...

謝謝KT Lee
我也是靠著很多前輩寫下的書和文章
才能吸收到許多知識

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跟我買不會比較便宜啦~

綠角 提到...

匿名先生
你沒有眼拙
只是沒看過一個酒類廣告罷了

匿名 提到...

綠角大...我用最快的速度在兩天內k完這本書,還順便介紹親朋好友一起買,我們公司就買了三本...感謝綠角大的文采,讓我們可以更近距離地接觸到伯恩斯坦的大作....

在此請教綠角大一下..
我比較想知道在定期定額投入資金後...
要怎麼進行資本利得的收割...
雖然在書中的244頁中有提到...
但是因為本身資質駑頓..看不太懂
可否請大大再解釋一下...
感恩

綠角 提到...

謝謝你的支持

他講的其實就是再平衡的動作啊
將漲得太多 超出原先設定比重的標的賣出

cemperor 提到...

p171頁下方附註(Anticipatiom of Increasing Monetary Reward Selectively Recruits Nucleus Accumbens) 第一個字應該是Anticipation吧?
另外書中很多章節有呼喚到John Bogle, 但常以Jack Bogle稱呼, 我原以為是錯誤, 但自己了解後才知道, 原來Jack可以是John的暱稱. 另外綠角知不知道p97頁附註:而且他在1999年不情願的卸下董事長的職務之後,與先鋒集團的關係變得不甚穩定也是眾所皆知的事。 這段故事的來歷?

綠角 提到...

謝謝Cemperor的分享
Jack之於John
就像Bill之於William
都是暱稱

Bogle先生卸任董事長時
跟繼任者John Brennan有點不愉快

JasonYu 提到...

在這本書中,作者在建立投資組合的部份,似乎是以美國人的角度去建立組合的(較偏好美國市場),以稅務及未來提領的角度來看,這該是合理的,但以一個非美國的投資人來看,這樣的組合不知是否適合?

綠角 提到...

這本書的預設讀者群是美國投資人
我們台灣投資人要做點修正

白河夜船之蓮貓 提到...

雖然很早就買了,不過一直到前兩天才看完。
內容簡單幾句話就可以說完『做好資產配置、定期投資指數基金做重分配,勝過一票主動式基金』
那為什麼要買這本書,綠角大之前有說過,就是讓自己安心。
越讀這本書就越了解長期投入指數化基金強大的力量,就越有信心走下去!

hsdlhsdl@yahoo.com.tw 提到...

一直將綠角網站及所發行的書內的財經訊息.跟許多克赫及朋友分享及建議.但還是很多人還是執迷過去失敗的理財經驗.終究認為會有成功的一天.只是時機不對..有時想想真不知如何是好....

綠角 提到...

謝謝蓮貓的分享

有時 推薦投資方法也是要看緣份
某種人天生就會喜歡某種投資法

何岳峰 hoamon 提到...

在第 66 頁的「…這個方法對高登方程式算出的預期報酬率可提供有用的修正, 10 年前,
先鋒資產管理公司主席約翰.伯格便常指出如此低的股利殖利率很可能會回歸平均,
也就是升高到 3% 至 4% 的歷史平均。這意謂著預期實質報酬將會是負的。…」中,這預期實質報酬將會是負的,是不是應該改成股票價位的年化改變量為負的?

從前文看來,股價增值為造成股利殖利率的下降,而預期實質報酬是 8.4% 與實質報酬 8% 相去不遠。所以如果實質報酬一直保持 8% ,而股利殖利率又要回歸平均(伯格說的),那應該是股票價位的年化改變量要為負的才是吧!

還請釋疑,謝謝。

綠角 提到...

原文是
"This meant that expected real returns would be negative."

這句話隱含的意思
的確是股票價位的年化改變量會對績效產生負面影響

匿名 提到...

請問綠角,在"投資人宣言 p.237"提到:

"最好將資金放在貨幣市場基金或定存,等待短期公債殖利率回升到3%的水準,再轉入短期公債"

貨幣市場基金或定存的YTM應低於短期公債YTM吧?
好奇這句話的考量是什麼?
謝謝

綠角 提到...

Bernstein先生的理由在於
短期債券的殖利率已經沒有比現金高多少
卻還要承受升息時的風險
所以建議直接持有現金
這等於是把現金與債券部位的duration縮短
可以減低升息所造成的衝擊

匿名 提到...

再請問綠角,在"投資人宣言 p.230"提到:

"應將手上債券的平均到期年限壓縮至5年以下"

請問這邊使用到期年限(maturity)而非存續期間(duration)的理由是? 謝謝

綠角 提到...

因為一般投資人
知道甚麼是duration的
實在不多

匿名 提到...

今天新聞: 很多中國股民認為,上證指數跌回十年前,首次公開上市(IPO)的擴大是罪魁禍首。十年前,A股市場只有一○七三家上市公司,如今已超過二千三百家,IPO成為股市上漲乏力的重要因素。

記得在投資人宣言這本書也有提到類似的概念,只是我好奇的是: 請問假設我10年前買入vti,結果這10年間美股IPO的家數多寡對我持有的vti有何影響? 謝謝

pinfan629 提到...

請問一下綠角
這本書你有與作者持不同看法的地方嗎?是否可以舉例?謝謝!

匿名 提到...

請問綠角大投資人宣言這本書廠商好像沒再印了,不知道是否有其他管道可以取得?

綠角 提到...


假如可以的話,可以直接買英文版來看

匿名 提到...

你好,綠角大
你翻譯的投資人宣言中文版還有在印刷嗎?想買一本來看~
買英文版會看得很吃力~

綠角 提到...

已經停止印刷了~

匿名 提到...

綠角大,你好
“投資人宣言”書中P.224頁中,作者提到的敘述,請問綠角大,他是指ETF的發行機構嗎,為何他有這樣的疑慮呢
另外我有在網站上看到,你說若ETF發行公司倒閉,ETF資產會回歸投資人所有,請問這是指屆時會以股票的形式回歸投資人,或是指將ETF資產清算後把金額退回給投資人呢

綠角 提到...

作者還是相信Vanguard為投資人所共有的共同結構
比較能長長久久的持續下去

而不是把資產管理當成一個可以賣給其它業者的獲利事業

learnman 提到...

最近Jack Bogle先生才剛提到
想要服務兩個主人,利益衝突就絕對不可避免

Of the 50 largest mutual fund groups now, 40 of them are owned by financial conglomerates. When a financial conglomerate or even a publicly held mutual fund management company, they're trying to serve two masters. Clearly, I don't want to demean them too much, but they clearly want to get the best returns they can for their fund shareholders but not to the point that they're not making money, earning return on the capital of the owners of the company. And that's just a conflict.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