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17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 —巴菲特與避險基金的賭局

一如以往,這封致股東信中,巴菲特解釋了公司的主要事業群的運作,與公司經營原則。

值得再強調一次的是,波克夏早已經不是靠投資在賺錢,它主要是靠實實在在的經營企業在賺錢。這點也可以從信中的數字看出來:


這是波克夏的稅後盈餘(After-tax earnings),單位是十億美金。每年都是Operation(公司運作)的獲利,高於投資的Capital gains。(從2002開始,就一直是Operations大於Capital gains)

很多人以為學巴菲特,只要學投資。那是只學一半。巴菲特的公司經營,也很厲害。而且,已經是主要獲利來源了。

(這個結構性問題,我在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波克夏的雙重本質這篇文章也有討論過)

這封信跟以往很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巴菲特先生花了相當的篇幅解釋他與避險基金的賭注。

這的賭局是很正式的,由一個名為”Long Bets”的非營利機構執行。

Long Bets是Amazon創辦者貝佐斯出資成立的。遊戲規則是這樣:

首先有一個提議者(Proposer),提出一個他認為在未來某段期限之內會發生的事。

然後等待,等”存疑者”(Doubter)出現。存疑者持相反看法,認為這個事情不會發生。

雙方提出賭注金額,並在Long Bets網站發表文字,說明自己的立場與理由。

等時間到了之後,Long Bets確定贏家。輸方會將輸的錢捐給事先指定的慈善機構。

目前仍有些有趣的對賭在進行中。譬如Craig Mundie認為在2030之前,無人駕駛飛機將固定載客飛行。Eric Schmidt則認為不會發生。

巴菲特的這個賭局是他自己提出的。最早是在2005給股東的信中,巴菲特提到,專業人士進行的投資活動績效將落後低成本指數型基金。

然後巴老公開提出對賭建議,金額50萬美金。巴老的陳述是,沒有投資專家可以選出至少由五支避險基金組成的投資組合,帶來勝過指數型基金的成績。

巴菲特建議以十年為期,然後選擇Vanguard S&P 500 Index Fund做為指數化投資的代表。

然後巴菲特等,等看有沒有金融業者願意站出來,為自己的行業發聲。

假如這些主動型基金、避險基金業者,都已經要求投資人投入數十億、數百億美金,來投資他們經營的基金,他們說服投資人相信這些選股、這些分析會帶來勝過指數的成績,那麼,要求他們自己拿出五十萬美金的賭注,來證明自身價值,不是太難的事吧?

巴菲特寫到:”What followed was the sound of silence.”。一片沉寂,沒人發聲。

太有趣的對比了。這些經理人整天嚷嚷,”我們那麼厲害,怎麼會落後指數?”

原來都是說給投資人聽的。

假如你們對自己的投資方法那麼有信心,為什麼沒有人敢站出來跟巴菲特對賭?

這正是很多人看這個賭注最常忽略的一點。那就是,只有一個主動投資從業人員敢站出來對賭。

也就是說,要拿自己的錢出來的時候,主動投資業者其實心裡都很明白,贏面不大。

太可笑了。什麼叫兩面手法?

這就是標準的兩面手法。

下次那家避險基金業者或主動型基金經理,再次跟你吹噓主動投資有多厲害。

請直接問他一句?

假如巴菲特這個賭局現在再來一次,賭50萬美金,你要不要參加?

你會發現,場面會很難堪。

好,最後是Ted Seides站出來。

我為他鼓掌。雖然我不會去投資他的避險基金或是採用任何主動投資策略,但至少他光明磊落。他站出來為他相信的事發聲,這才是表裡一致。

只會吹噓主動投資的美好,讓別人的錢承受落後指數的損失,自己不論如何都會賺到經理費的金融業者,是一種徹底的虛假。

這在英文叫做,”不吃自己煮的菜的廚師”。

你自己都不吃了,叫別人吃?

Ted Seides選的是五支Fund of Funds,這些是組合式基金投資避險基金。所以精確的說,是五支Fund of Hedge Funds。

(對賭合約的限制,這五支基金的真實名字不會公開)


巴菲特這次在給股東的信中,公開的是前九年的成果。五支Fund of Hedge Funds以字母A到E為代號。最佳十年累積報酬由Fund C達成,62.8%,落後標普500指數型基金的85.4%。

總計這九年,指數型基金的年化報酬是7.1%。五支基金的年化報酬,平均是2.2%。

除非2017這一年,這五支基金突然大爆發,帶來遠遠勝過指數的成績,不然,這十年對賭的賭局,結果幾乎可以說是確定了。

指數化投資勝出。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巴菲特2017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不相信巴菲特與利用巴菲特的人

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波克夏的雙重本質

巴菲特2016致股東信讀後感1—小成長的大威力

武松巴菲特

1 comments:

陳世銓 提到...

Ted Seides 是好樣的。
我為他鼓掌。
至少他表裡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