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康保險一般保險費---對被保險者的真正負擔(The Real Cost of the Insured of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我們大多人看一般健保費,看到的是受雇者自行負擔的三成費用。譬如一個月薪資六萬的上班族,他會覺得每月健保支出就是943元。扣掉健保後,每月還有五萬九千多的收入,看起來似乎還好。

但這僅是部份事實。我們也應該看到,雇主的支出。雇主負擔的那六成,在雇主眼中,是貨真價實的成本。雇一個月薪六萬的員工,加計健保後,實際支出是63741。多出了3741元。

假如在健保的負擔下,雇主願意也有能力負擔63741薪資成本的員工(但員工實拿60,000)。那麼倘若沒有健保,雇主還是可以付得起63741請這位員工(員工實拿63741)。

雇主付出去的錢,其實還是我們受薪者出的。雇主負擔的正確名稱應叫雇主代付。他先把你薪水扣起來,去繳保費了。倘若沒有健保,雇主大可以把這個健保支出直接以薪資支付給員工。

千萬不要落入朝三暮四的陷阱。先扣60%的健保費,其它給你當薪資,然後再繳10%的健保費,跟把錢全部給你,要你交90%的健保費,結果是一樣的。只是收錢的順序不同罷了。
(政府補助那10%,其實還是我們民眾出的。不然民眾都不繳稅,看看政府有沒有錢補助你。)

一個六萬的受薪者千萬不要以為自己每月只支出900多塊的一般健保費,你其實是付出3741+943,等於4684的每月健保費。一年總共是56208元。這個數字看起來就有點份量了。

而且我們不要忘記,雇主負擔還有個眷口係數1.7。

所以一般健保費等於是一種健康稅。他對一個受薪者造成的負擔是他自己的5.17%*30%加上雇主代付的5.17%*60%*1.7,總合是6.82%。

你以為你每年所得稅,稅率最高只有交到12%嗎?那麼你一定忘記了這6.82%的健康稅了。

所得稅12%級距的族群,加上健保費後,實際稅率當量應在18.82%,也就是近19%的等級。

所得稅20%的族群呢?這就不必再算了,再加上去實在很難看了。

好了,問題是,對大家收了六點多趴的健康稅,錢應該很多,為什麼會搞出一個醫護人員罵翻天的健保。

問題就出在,這個錢怎麼用?如何分配。

一個六萬薪水的人,可否想過,假如沒有健保,他把這每月4684的健保費,一年56208的一般健保費儲起來,當成自己的醫藥支出預備金,由自己決定要如何應用,會有怎樣不同的結果?

會有非常不一樣的結果。

主要分別就在於,健保試圖以一個中央計畫的方式,為每個醫療服務訂價。這種行為,就像當初蘇聯的中央生產委員會製定每項產品的產量與訂價一樣。當初,這些共產黨員堅信人定勝天,國家精英一定可以找出符合最大利益的價格與產量。

結果是物資匱乏,生產效率低落。

把價格從市場中拿出來,改由一個委員會制定,最嚴重的後果就是,價格失去它的作用。

價格可以調整供需。當一個產品或服務,供給小於需求,會把價格推升,吸引更多人來提供這項產品或服務。反之,當供給大於需求,會使價格下降,利潤縮減造成生產者離開這個產業。價格有調整供需的功能。

但當各項醫療服務的價格變成一個寫在名叫健保給付標準的大冊子中的固定點數。它就沒有這個作用了。

所以我們看到,整個提供的服務都被健保低估的科別,醫師出走。

大多媒體與民眾目前只看到科別間的轉換。有的科愈來愈少人選了。

許多人沒看到的是科別內的轉換。同一科之內,給付被過度低估的醫療行為,會漸漸沒有人願意做。

假如一位顧小兒科加護病房的主治醫師,在一整個早上,想著早產兒能不能活、重症嬰孩要怎麼救、怎麼跟家屬解釋後送到醫院加護病房後一天就去世的小孩到底是什麼狀況?假如在面臨那麼多棘手的問題後,他發現自己能賺取到的薪資,遠落後他在外面開業的小兒科同學,看一個早上診的收入。那麼這位小兒科醫師會怎麼想?

假如一個專開頭頸部腫瘤的耳鼻喉科醫師,在手術台上開了四小時的刀,之後還要跟整形外科合作收尾,他發現這樣一台手術的給付,還比不上用同樣的時間做些比較簡單的治療,他會怎麼想?

不是說做重症或開大刀的醫師就比看診的醫師偉大,這都是同樣有價值的醫療服務。有的醫師喜歡做這種,有的醫師喜歡做其它。給付應該讓這些興趣不同的醫師覺得自己的付出都有得到合理補償。而不是讓有興趣做某些醫療的醫師,覺得他的付出太不值得。

我們常以為,某某科還有許多醫師啊,還是有人啦,不用擔心啦。一樣是1000位婦產科醫師,裡面做產科的有幾人?一樣是1000位耳鼻喉科醫師,願意且有能力開腫瘤的有幾人?

醫師,不僅會在健保的扭曲下,開始做出科別間的選擇,在科別內,他們也會做出自己該從事那些醫療行為的選擇。

到我們真的需要醫治時,你怎知道台灣的該科醫師,還有人在做相關服務嗎?我們只能希望自己需要的醫療項目,給付沒被健保低估。

所以,健保對一般民眾的負擔不僅是那五趴或六趴的一般保費支出。它對醫療系統的扭曲,才是一個更嚴重的代價。

在扭曲的本質下,我們一定會看到健保局,不斷推出試圖補救的措施。譬如增加某些科別醫師的給付,推出一些方案鼓勵(或強迫?)醫學生選擇某些科別。這些做為會讓當局看起來相當在意這些狀況,也有在做事。但這些問題的根源,就在這個制度。他們表現出一付積極尋求解答的態度,但其實,他們就是問題的來源。

某年蘇聯共黨總書記在紅場閱兵,在一列列的坦克,洲際飛彈開過之後,後面跟著的是一群衣衫不整、精神渙散、外貌不揚的隊伍。

這時在旁觀禮的其它共產國家領袖就問總書記,”他們是誰啊?怎麼來參加閱兵?”

總書記說了,”他們是我國最強大的武器”

其他人說,”什麼!他們是什麼部隊?”

總書記說,”他們是我國的經濟學家。”

這或許是一個笑話。但一個錯誤的政策思維,以為用人為方式可以完全取代市場訂價的模式,對人民所造成的痛苦,絕不亞於大規模毀滅武器。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全民健康保險一般保險費---計收方式(General Premium of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全民健康保險補充保險費計收方式(Additional Premium of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DRG:理直氣壯的健保霸王餐

規避補充保費,不要因小失大

“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讀後感1----總額給付制的奧妙

健保DRG : 一個照顧愈高難度患者愈可能賠錢的荒謬制度


25 comments:

Sam Chen 提到...

寫得真好...提供不同的觀點描述

匿名 提到...

這就是事實,別在提什麼愛錢不愛錢問題。

匿名 提到...

真是非常精闢的見解。
咱們政府高層人才濟濟
怎麼都好像沒人學過經濟學的樣子
唉......

司馬不器 提到...

這也可看出台灣醫療黑洞,平常只看冰山一角,實際上很大...

國民負擔增加,人口老化快速
未來可以看到國家財政的不斷加重

也許要思考國家政策不是一時,而是長久
才能長治久安。

感謝綠角先生分享的好文章!! 支持!

林怡芳 提到...

從護理的角度上看來也是如此,臨床上健保被社會大眾認為是一種便宜的醫療,把醫學中心的病房當成安養院大有人在,一個月下來的住院費用相較之下還不到護理之家的一成費用,連住院相關的醫材成本也都是健保買單,間接轉嫁在全民的身上。苦差事沒人做,健保護理費也無法百分之百用在護理專業給付上,要改得不是給付增加或是專款專用,而是徹底的檢討健保制度下的醫療浪費。

林怡芳 提到...

健保制度從1995年開始,已經快要接近20年,這些問題似乎越來越影響到我們的醫療生態發展,但解決辦法永遠是無上限的增加個人繳納之健保費用。
社會大眾因為有了健保,低估了醫療的費用與價值,造成許多不必要醫療資源的浪費。例如將醫學中心的病房當作便宜的安養院或護理之家,doctor shopping(拿了一堆藥卻沒有吃完),住院期間醫材的浪費(反正真正需要自費的項目又不多)等。
每次在臨床上看到這些天天上演的"浪費",另一方面政府不斷研擬調漲我們的健保費用,實在讓人無法接受這樣無限上綱的漲價。
而護理需要政府做的不是增加護理費給付或是什麼專款專用,也不是調漲護理人員的薪資,而是應該認真去檢討健保制度下不必要的醫療資源浪費,當醫療變成有感的消費行為之後,才有可能讓民眾正視醫療不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社會福利。

世民 提到...

作者你好,我想全文轉貼你的全民健康保險的文章到中鋼內部社群,不知道你是否同意?謝謝!

綠角 提到...

謝謝各位朋友的回應與支持~

綠角 提到...

世民先生
這篇文章歡迎轉貼
謝謝~

eujent 提到...

綠角您好
也請讓我轉貼此篇文張喔
我會註明出處的
謝謝

JJ 提到...

面對這樣的困境,我們能做些什麼嗎?

匿名 提到...

月入六萬元還有勞保稅至少3763元...

應繳保險費試算結果
1.「單位」應負擔保險費
 » 勞工保險普通事故保險費 2305 元
 » 勞工保險職業災害保險費 31 元
 » 就業保險費 307 元
總計 2,643 元
2.「個人」應負擔保險費
 » 勞工保險普通事故保險費 659 元
 » 勞工保險職業災害保險費 0 元
 » 就業保險費 88 元
總計 747 元
3.「政府」負擔保險費
 » 勞工保險普通事故保險費 329 元
 » 勞工保險職業災害保險費 0 元
 » 就業保險費 44 元
總計 373 元

tw-insurance 提到...

健保到底是保險還是社會福利,要先確定才能走對方向,目前看來是兩邊都想達到目標,可是未蒙其利已受其害.

William 提到...

就經濟而言,保險是一種自助互助的經濟制度,保險的本意是保障運氣不佳的少數人,但我們的全民健保卻是大小病都保,把保險設計得像社會福利,一開始方向就錯誤了,導致後面弊端層出不窮。
那現在修正來得及嗎?不可能了!不論是增加保費、增加小病自負額或依保險的原意不保小病,都會得罪民眾,沒有一個政黨敢做這個決定。

健保還有一個相當不公平的地方:城鄉差距。所得相同的保戶,在都會區擁有一切醫療資源,但在鄉下,不要說醫院,老年人常見的疼痛連復健都沒有,所以只好打止痛劑,不然就買電台藥亂吃(吃了不痛就好,否則痛到無法工作連飯都沒得吃。)然後又被都會區的學者批評某某縣的居民,亂吃電台藥導致洗腎率過高,耗費很多健保資源(被打成保費增加的公敵)。所以目前的健保也是拿落後縣市相對貧窮居民的錢,去補貼大都會區相對高所得的民眾就醫。有辦法解決嗎?還是無解!因為有發言權的學者、官員都在都會區,他們是不會瞭解鄉下就醫的痛苦的。

都會區醫療的問題,綠角大已提到,高風險的科別,已經招不到人了,如何解決?也是很困難,因為那些學者、官員所在的大台北地區是不會缺任何專科、次專科的醫師,他們大都會區沒什麼影響。倒楣的還是鄉、鎮、貪窮的縣市。名稱雖然是全民健保,內容倒像是劫貧濟富醫療保險。

win 提到...

台灣到底會掉到第幾層地獄?

佛行事業師子 提到...

國父孫中山主張「知難行易」學說,鼓勵人人勇於做事不要怕困難。他講過這樣一個有趣的小故事:
有一個人家的水龍頭壞了,主人叫了一個工人來修理。工人動一動手就把水龍頭修理好了,並且要了一百元工錢。
主人很不高興,說:「這麼簡單一工作,怎麼要收這麼多錢呢?」
工人回答:「動手修是很簡單,可是要知道怎樣去修理並不容易,所以,一百元中有九十元是知識的代價,只有十元是動手修理的工錢。」

~百年前沒有知識經濟這個名詞, 百年後的健保, 我們不能再貶抑醫者專業知識在全民健保的價值了!

綠角 提到...

感謝大家的分享

看別人做事
總會覺得很簡單

匿名 提到...

真是精闢的見解,
都沒有認真想過
加上雇主負擔的健保費,
確實繳了不少,
健保居然還入不敷出

AMD_Hammer

時光 提到...

這樣的觀點真是一針見血,為什麼職掌業務的官員想不通呢?還是少做少錯?

匿名 提到...

其實全民健保是一個很好的想法,也確實保障了很多人的健康,所以我們才要想辦法怎麼永續下去..
我的女兒有先天性心臟病,要不是有健保,這樣的孩子可能根本不能生活在社會上...但是也很心痛,好像很多人不願意再當醫生,或是只去當牙醫或是醫美,所以健保不僅應該保障病人也應該要保障醫生....

lzv 提到...

造成這現象的就是樓上留言包含我的每個人
因為這是台灣共業
健保的浪費根植於每個台灣人的人性裡面
假若健保跟對岸一樣改為
每個人都會依照自己繳交的費用有個使用上限
在配合福利政策
例如某些疾病的上限可以增加或補助
例如某些病應列入福利保證
之類的方法
但既得利益者的大眾 每個病患與病患家屬
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
因為負擔馬上增加
於是沒人敢當箭靶
就變成每個人都在罵無形的健保
其實每個貪婪的心都在負擔成本

綠角 提到...

lzv
說得好

Unknown 提到...

從經濟面去分析!
社會大眾永遠看不到的問題
感謝分享

綠角 提到...

謝謝您的鼓勵

pro 提到...

這樣健保局的官員薪水 誰付 ? 財團醫院醫護人員以外的肥貓油水 誰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