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plendid Exchange讀後感---貿易黑死病


貿易的許多作用之一,就是疾病的傳布。本書的第六章”The Disease of Trade”對於黑死病,有著精采的解說。

黑死病(The Black Death)指的是鼠疫。這種疾病有典型特徵:譬如高燒、腋下與鼠蹊部淋巴節嚴重腫脹、出血性皮疹(hemorrhage rash)等。在西元541年,拜占庭君主Justinian在位期間,出現這個疾病的第一次文字記載。

史書出現過多次”瘟疫”一詞。但指的不一定是鼠疫。可能是天花、麻疹等疾病的大規模流行。


這些在中古世界造成慘重傷亡的疾病,時至今日,為何殺傷力大減。醫藥進步是一個原因,但傳染病的自然演化過程,也扮演重要角色。

這個過程叫Disease equilibration。

傳染後讓宿主很快的死亡,對於病原本身不利,因為牠就失去了可以長住久安的宿主。所以在傳染過程中,會致病但又不至於毒性太高,立即殺死被感染者的病原,會較有機會存留下來。

宿主也經歷了這個過程。假如人口中某些人特別容易染病死亡,那麼他們會被傳染病掃除殆盡。剩下的是抵抗力較高的族群。

這兩個過程共同作用下,我們就會看到傳染病愈來愈”溫馴”。

作者以澳洲在1950年人為引進Myxoma Virus撲殺野兔的例子。當時是立竿見影,兔子死亡率高達99%以上。但到了1957年,致死率剩25%。

這個Disease equilibration的過程,約需要5-6代的時間。兔子一代較短,人的生命週期較長,5到6代約需要100到150年的時間。

當舊世界的人們,歷經傳染病的摧殘,終於完成Disease equilibration後。歐洲人對疾病的耐受力,是比槍炮更有威力的爭戰工具。與其接觸的美洲原住民,因為沒有抵抗力,死傷枕藉。

書中對於鼠疫的病原、天然宿主、中介傳媒都有詳盡易懂的描寫。我相信就算是非醫藥背景的讀者,也能很快掌握要點。

從疾病爆發的城市逃離出來的人,乘船西行。這種船叫Plaque Ship,沒有城市敢讓其停靠,流言說只要和船上的人交談幾句,就會染病死亡。這種船會被驅逐,令其駛往其它城市。

許多迷思與說法也隨之而起,因為歐洲人無法探清其成因與傳染途徑,所以像是上天的懲罰、不潔的空氣、外來人(猶太人)在井中下毒的無稽之談大為盛行。

當時的回教醫師,反而觀察到生活在沙漠中的貝都因人幾乎沒人得病,得到一個結論,這個疾病必然是藉由某種方式傳遞,生活在帳篷中的貝都因人因為沒有這個環節,所以不致得病(後來證明是房舍裡的鼠類)。

在中古世界,回教世界是當時的強權。書中有一段落,描寫巴格達聚集了當時全球頂尖的數學家與哲學家。或許那個景色,就像今天美國東岸的頂尖學府。

當時回教世界的領導人,可曾想過,在那時仍只有印地安人居住的美國,後來會發展成全球強權,還把坦克開進巴格達呢?

真是世事難測,白雲蒼狗。



點一下,推一下: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A Splendid Exchange讀後感---從遠古到現代的貿易發展

A Splendid Exchange讀後感---偉大的航海冒險

槍炮、病菌與鋼鐵讀後感---洲際發展差異的成因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