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大命運”(Homo Deus)讀後感4---數據主義


書中提到一個重要概念,就是生命本身就是一個演算法。演算法指的是處理事情的程序。它不是一種只存在於電腦中的編碼。

生命這個演算法的目的,在於在環境壓力下存活,並且讓基因延續下去。我們的所有反應、思考、行為模式,就是這個複雜演算法指導下的結果。

我們自以為的自由意識,其實是演算法指令。

今天我們相信個人選擇,因為那是我們”目前”最佳的數據資料處理模式。

譬如資本主義跟共產主義的分別,就是資料處理方式的差異。共產主義相信在首都,由一群菁英組成的中央處理器,可以決定國家這個月要生產幾噸鋼鐵、幾顆麵包、今年要收成多少小麥。

資本主義沒有中央處理器,它採用分散處理。讓經濟體中的每一個參與者,就自己所知的資訊,來決定他在這個經濟體中要消費多少,要生產多少。讓眾多個體自行達成平衡。

民主制度也是種分散數據處理。它讓許許多多個人,一起來決定誰來領導國家。而不是由叫皇室或貴族的一小群人來決定。

我們常以為,民主勝過專制、資本勝過共產,在於它們本質比較好,這些制度天生就比較”高貴”。其實不是,是因為這些方法可以更有效的處理的經濟與政治資訊,因此成為目前盛行的方式。

問題來了,未來,這仍然會是最佳的資訊處理方式嗎?

譬如衛生當局如何知道某地爆發流感呢?

傳統做法是靠診所和醫院的通報。假如某地醫療院所在一週之內通報病例大增,那麼衛生當局就知道當地出問題了。

但到這時候,患者往往已經是症狀很明顯,拖不下去,才去看醫師。醫師診斷完,資料上傳完成,才會到衛生當局。衛生當局資料分析師看到,才會發現。這時,很可能已經是疫情爆發後好幾天了。

但資訊界不這麼做。他們用資訊搜集。譬如Google Flu Trend。它搜集用戶的Email中提到關於流感症狀的關鍵字。假如某地區用戶在跟親友聯繫的信中,廣泛提到自己有症狀,Google就知道了。

它可以早一步。在有風吹草動時,就知道了。

譬如女星裘利為什麼要做預防性乳房切除。因為她有家族史,母親和外祖母都在相對年輕時罹癌逝世。她有BRCA1基因變異。她有87%罹患乳癌的風險。所以她決定先下手為強。

表面上看起來,這是她自己的決定。但假如沒有背後的基因研究成果,沒有那麼明確的乳癌數據統計,她不可能下決定要切掉自己的雙乳。這是一個18世紀的女性不太可能做出的決定。這是資訊的力量。

還有,根據你在臉書上按讚,看些什麼,臉書其實可以比你的親人,更準確的知道你的嗜好,你會如何做出選擇。

在資訊處理能量方面,我們這個世代已經逐漸看到電腦處理能力搭配上資訊,勝過人腦的地方了。

作者稱其為”數據主義”。他認為,人類需要思考的一個可能,就在於,這些演算法在生活中的各個面向,全面超越人類。

未來世界是否會變成,你要選男朋友或女朋友,你會問”某某大神”。這個資訊系統知道你從小到大,各種選擇和偏好,它比你還要瞭解你,所以你要問它。

譬如你要開車或搭飛機到某地,會乘坐自動駕駛車輛或飛機。因為電腦不會累,也不會犯人為錯誤。

當一切都由數據和演算法處理就好的時候,你,這個人類要做什麼?

在ID4的續集,電影”星際重生”中,有一顆白色球形的,來自外太空的機器人,似乎要與人類一同抵抗外星掠奪者。

它說他們星球的智慧生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放棄碳基生物形態了。

這時你就會想,你確定是這個星球的生物是”自行”放棄生物形態的存在嗎?會不會是當智慧生物發展出的人工智慧超越自己時,”被迫”放棄呢?根本是被消滅的呢?

當我們發展出比自己的大腦能做出更好選擇的演算法時,你相信的自由意志、自由選擇,要放那裡?

人存在的目的,到底是要在各種面向,都完美執行最佳處理?還是沒那麼好沒關係,我們還是用自己的大腦做出選擇,讓我們自以為活的有意義就好?

作者是位歷史學家。但這本書在閱讀的時候,讀者除了會看到一個有別以往,非常好用的歷史觀之外,不久你就會發現自己其實是在看一本哲學書籍。而且你很可能會發現,天啊,哲學居然那麼有意思,跟自己的生活,那麼相關呢!

可以帶給讀者新知,或是可以讓讀者思考的書,兩者滿足其一,就已經是本好書。”人類大命運”這本書同時帶來新知與思考,所以是本絕佳好書。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人類大命運”(Homo Deus)讀後感1---意義的來源

“人類大命運”(Homo Deus)讀後感2---現實為想像服務

“人類大命運”(Homo Deus)讀後感3---人有自由意志嗎?

1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值得一提的是,常常有人酸納稅是民主所選出來的,可見民粹有多可怕?
納粹很邪惡?問題是那個年代的民主如果不選納粹,能選甚麼政黨團體執政呢?
1.共產黨2.舊有的貴族3.軍隊,錯的不是民主,錯的是那個年代沒有給民主沒有更好的選擇,從當時人的角度,納粹是會好的選擇,歐洲當時多數人的反應也是讚賞大於譴責
因為當時納粹的評價遠比共產黨或是軍隊獨裁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