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5---醫界的省思


在閱讀時,讀者常會將書中的論點,與自身所處的環境與職業做對比。看完Capitalism and Freedom後,我覺得醫界是目前最沒自由的職業族群。原因就在於,沒有經濟自由。

強迫的能力,是對自由的最大妨害。而有合法強迫力的單位,就是政府。

健保實施後,要行醫,加入健保成為幾乎是唯一可行的選擇。

健保局的人可能會說,"那有啊,你也可以選擇不加入健保,自行開業啊。"

理論上是這樣沒錯。

但想想看,假如你開了一家耳鼻喉科診所。不加入健保,做自費。你算出,每一個來診患者,至少要收350。

同一條街上,另一家健保耳鼻喉科診所。看一次診,患者只要交50塊。

你有多少勝算?

(不是說改成健保,診所運作成本就可以從350降到50。看健保的人沒出的300,是其他沒生病的人幫他出了。這種他人付款的特性,就是健保容易遭濫用的根本原因。)

全台幾乎大多的醫師都在健保體系內執業後,健保局管制了經濟收入,接著很自然的,成為全台灣最有權力干預醫師看診行為的政府單位。
(還記得第一篇讀後感所說的,經濟權力結構與政治權力結構是習習相關的嗎?)

現在台灣的醫師看診,腦中同時會浮現醫療準則與健保準則。這兩者同時左右醫師的診療行為。有時候,健保給付規定與最近的申覆經驗,還是醫師腦海中更大的一塊陰影。

每一個診療行為可以拿到多少報酬,不再是由醫師或診所開價,並在市場上驗證。而是由中央健保局的”給付標準”決定,你這個服務值多少錢。

就像共產主義的基本主張,”to each what he needs”。由他人來決定,你需要什麼。

自行訂價並經市場驗證的機制,被描寫成”漫天要價”、”訂價混亂”。政府規定的單一價格,被歌頌為解決市場混亂。

我們彷彿又看到紅旗高飛,超英趕美的大躍進時代重現。

或許,不應說是”彷彿”了,這就是醫療體系的共產主義。

現在35歲以上的醫師,全都在教育過程中,聽說過共產主義是如何的邪惡、不合理,終將被掃進歷史的灰燼。今天,這些在學校書讀得特別好的醫師,剛好可以在職業生涯體會中央計畫經濟的美妙之處。

這真是太諷刺了。

以國家力量形成的健保體制,讓醫師在選擇執業方式時,失去個人選擇的自由。這是嚴重迫害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

台灣最沒人想要的核廢料。在決定棄置場地址後,是交由當地民眾投票表決。不是全台灣的人投票,看要不要把核廢料放在某地。這樣一定會過。這是強壓小,眾欺寡。所以理應交給當地人決定。(選址條例第11條規範,公告三十日內該場址所在地縣(市)辦理地方性公民投票)

但台灣醫界,居然不能決定自己要如何執業與看診。有一個立法通過的全民健保法,剝奪醫師的個人自由。我卻幾乎沒有看到醫界有人,以個人自由的主張,來駁斥健保制度的合理性。

這件事情,醫界不需要博取大眾的認同。就像核廢料棄置場的候選地點民眾,根本不用管全國其它地區民眾是否贊成或反對。這是我們的權力,我們的自由,我們的根本人權。健保制度用強迫,侵犯了個人自由。它讓想要離開健保,自行開業的醫師,根本不會有生存空間。這就是醫療業的壟斷。這就是”公平會”第一個應該調查的首惡。

這種強迫制度,通常立意良善。為了保障全民就醫權利,所以開辦全民健保。為了控制醫療費用支出,所以所有科別的所有醫療行為,都有對應點值。

然後,人為訂價的缺點一一浮現。

定價太高的科別與治療,大家搶著做。給付太低的科別,開始出現醫師荒。

高品質與低品質療程或手術,只要是同一個健保給付代碼,就只值一樣的錢。這就像市面上的牛肉麵,不管好吃難吃,都只能賣一樣的價錢。那誰還要費心研究好吃的牛肉麵?就做還不錯吃的麵,然後以量取勝啊。

重量不重質。每個院所都在講”衝量”,由此而生。由制度而生。

為了高醫療品質的口號,搞出一堆醫療評鑑。讓醫師、護士、行政人員,有時都不太分得清楚,到底醫院是為了服務患者還是為了服務評鑑委員?

我們看到一個立意良善制度,還讓某些科別,醫師逐漸減少(就是急重症醫師。不只是這些科別,還有各科中的急重症專長醫師。耳鼻喉科醫師,是要開喉癌,還是用同樣的時間看100個感冒患者?皮膚科醫師,是要照顧需要住院,幾乎等同大面積燒傷的天皰瘡患者,還是打美容雷射?人都會算划不划算。許多人要醫師有”醫德”與”醫療熱忱”,其實是希望醫師當不會算的傻子。)

這個制度所想要達成的”保障全民就醫”,剛好適得其反。它會讓某些科別,你想看也找不到醫師。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以為做出什麼政策,會比市場自行運作還要好的例子。這也是一個典型的,沒有經濟自由就沒有個人自由的例子。

醫師對健保最直接的抗爭,就是退出健保,自行跟患者收費。但健保這個國立的Monopoly,幾乎完全杜絕了這個可能。讓幾乎所有的醫師,假如想要養家活口,就要繼續在這個體制下,敢怒敢言,但就是不敢做,不敢退出健保。

這種制度讓醫師沒有選擇。沒有選擇,就是壓迫的開始。健保局接著愈做愈大,開始連自費的收費也要管,那是意料中事。它們掌握了經濟大權,那就有權力管你。只要你沒辦法跟它說,”No,我不想理你了,我退出健保。”你就只好繼續被它管。

在一個號稱自由的國度,從事最沒有自由的行業,是台灣醫師的悲哀。

醫師叫自由業?

Not any more.


這本書的中文版是資本主義與自由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Economics in One Lesson讀後感4—健保帶來價格上限政策的所有負面效果

“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讀後感1----總額給付制的奧妙

“醫療崩壞,烏托邦的實現與幻滅”讀後感2----合理的給付

“台灣的病人最幸福”讀後感

全民健康保險一般保險費---對被保險者的真正負擔(The Real Cost of the Insured of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1---不可分的經濟自由與政治自由

秦帝國與台灣健保敗亡的相同原因(The Problem with Taiwan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10 comments:

Hugh Chuang 提到...

所有惡形,在成型之前,往往都是以立意善良為前提。

morphine 提到...

人類先天智能上的缺陷配上後天制度的失當,使得共產主義制度一旦架構完成,幾乎只有到了全面崩解後,方得以重建。但要多久才會崩解? 蘇共可以撐60年,其他共產體制也都可以撐到20、30年以上。一個人,又有多少個10年? 台灣健保已經無解、團結台灣醫界是不可能(賣掉台灣醫界、尤其是把小於40歲這一代賣掉的,不是政府,而是台灣醫界自己的大老、也就是"老師"輩的),台灣年輕醫師應該及早醒悟,全方位調整自己的理財方式與生涯規劃,不要再相信"老師"說的話。綠角這個BLOG,正提供了理財方式中很重要一環的資訊,至於其他環節,還得靠自己努力了。至於醫療本業...呵呵...可見的20年之內,大概只會每況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一年不如一年,不管走臨床或教職,皆是如此。所以,別浪費心力和精神在醫療本業上了~~

吳志豪 提到...

個人在執業過程中,一直感受到暴力的威脅:健保定價的暴力,及浮濫興訟的暴力。以多數之名強壓少數,而所謂多數卻往往只代表了少數團體的利益。共產厲害之處,就是以少數利益來霸凌多數之時,再讓這些多數欺壓另一群更少數的團體。讓這些多數認同這些行為,進而催眠自己,這些行為就是多數的決定,代表了多數的利益。健保和訟棍浪費著大家的稅金,降低了醫療的品質,延緩了醫療的進步,卻讓這些被浪費錢的國民以為這是一種福利,一個美好未來該有的樣子。這就是由上而下的暴力。

小文 提到...

身為醫護一份子,真是針針見血,心有戚戚焉...

icegeni 提到...

所以,應該來打個釋憲案。健保局訂立的根本就不是行政契約,跟健保局簽約的當天,有誰在看合約? 有誰敢異議? 這是行政契約嗎? 這就跟大型財團逼你簽定型化契約一樣。可惜消費者有消保法保護,我們呢?

Vincent FanChiang 提到...

對於健保的議題感觸特別多的幾乎都是圈內人,也就是所謂的醫療的提供者。毫無疑問,現今這個健保制度是在剝削醫療勞務的提供者。
圈內人可以理解:
什麼是支付點數,然而支付點數卻又不等於支付費用。
當健保準則與醫療準則不同時,你為甚麼寧可依照健保準則而避免被找麻煩。
當你為醫療個案的支付費用提出申覆時,你是為被不合理放大了20倍或50倍費用的”懲罰性”個案奮戰。
為什麼醫院的評鑑對醫院管理者那麼重要?這也是為什麼醫院管理者要求評鑑不准出任何差錯!
但對於大多數的醫療接受者不太容易理解這些概念,他們雖然享受了醫療資源,可是,他們覺得他們已經按時繳交了健保費,他們看診時還付了掛號費和部份負擔,他們辛苦候診了1小時,卻只分到醫師大人不到5分鐘的看診時間,說實在,他們認為那是才是滿腹委屈啊!
我不認為大多數的醫療接受者,願意認真的思索幾年後,我們大家都是這個制度的受害者,他們很難理解醫界面對的困境,他們普遍的認為醫師已經是很高收入的一群,在怎麼被健保局虐待,還是可以從健保局請領了錢啊!
健保制度為了控制預算,嚴重扭曲了年輕醫師的選科,也干擾了醫界的醫療行為,這個苦果,我個人覺得它不會短時間浮上檯面,因為執政者為了選票會繼續竭盡所能的扭曲下去,千方百計的做下去,直到醫界有一天受不了為止。醫療接受端要強烈感受到不方便或損失,應該還有一段不短的時間,畢竟,醫界彼此的利益衝突就是整個制度扭曲最好的著力點,諷刺吧!

司馬不器 提到...

醫界的大老們、決策者與政界的決策者
所做下的決定,影響了台灣的走向

醫療體系不再是自由市場導向
而是走向少數人"決定價格"
而其他人跟隨服從or付出代價

未來M型化社會,會越來越明顯,由大企業主導

醫生與律師都屬專業化,若不調整自己的理財方向

勢必會在M型社會中,隨波逐流
成為高稅率、大型醫院的制約下的高級勞工

匿名 提到...

別再壓榨醫療人員。
身為這塊土地的人民,你只顧著壓榨別人時,很快就會自食惡果。

C.S.Yan 提到...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綠角 提到...

的確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