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3---收入平等的正義


在收入分配(Distribution of Income)這章,作者接著提到,公眾意識已經將收入差異的縮小,視為一個值得努力的目標。而且許多國家使用累進稅率的方式,對高收入者課徵更高的稅。

作者在這裡提出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將更高的稅率加在高收入者身上有什麼合理的緣由?

假如有天,你和小明與小王出門逛街。你們三人走在路上,你看到一張千元鈔,先撿了起來。小明和小王決定要與你分一杯羹。於是他們兩人決議通過,撿到的錢要三人平分。這樣合理嗎?

假如你撿到錢,願意將它與眾人分享,那很好。但假如你不願意分享,那也是你的個人自由。

但很多社會以”這樣會加大財富差距”為由,建立累進稅率制度,”請”高收入者,把收入的更大一部份以稅收的方式繳出來。

而且剛才假想例子中還是撿到的錢。有很多收入較高的人,是因為他們工時比其他人久,做別人不想做的骯髒活,用很難培養出的才能提供服務才賺到的辛苦錢。對他們施加更高的稅率,那是不是說社會不鼓勵這些人的努力呢?

真正公平的做法,是Flat rate,單一稅率。譬如,不管你年賺50萬還是100萬,就一樣是15%的稅。這樣賺100萬的人,繳的稅就已經是50萬的人的兩倍了。也是有多繳稅。

但這樣很難得到社會大眾的認同。就像要沒撿到錢的小明與小王,不要立法強迫撿到錢的人把錢吐出來,實在不很容易。要社會上所得較低的80%,不要通過法案跟所得較高的20%多要一些錢,也一樣困難。

每一塊交給政府的錢,就代表你損失控制這一塊錢的自由。

少數服從多數的口號,在很多時候,是讓少數者忽略自己是被多數者暴力霸凌的安慰用語。

但有些事情,不是可以拿來表決的。有些最重要最根本的基本價值,是政府或是多數者,也無權去拿取的。

譬如2004德國通過的”飛航安全法”中第14條第3款,規定在客機被劫持並用做武器時,授權國家以武力攻擊客機。在2006,德國聯邦憲法法庭否決這個條文。因為生命這個基本價值不是多數決就可以奪取的。

自由也是一個一樣重要的價值。

我們必需維持一些基本原則不被侵犯,因為你不知道,日後那天,在某個事件中自己會不會成為那少數的一群人。就像坐在被劫持飛機上的乘客。你必需依賴靠原則的尊重,而不是多數表決,來保障自己。

回到累進所得稅率的問題。這種稅制常以”縮小貧富差距”為理由,但真的有達到目的嗎?

書中討論到一個很重要的論點。那就是,當我們看到一個國家的所得分布圖時,那顯示的是某一個時間的橫斷面。

假如過了幾年後,你再看當時的所得分布,發現跟之前完全一樣,那是否代表這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完全沒有縮小呢?

不一定。

因為這種圖看不到財富變化的流動性。前幾年所得最低的10%的人,假如過了幾年變成所得前20%的人,這其實是很健康的變化。

這是在幾十年前Friedman就在書中提出的論點,但到今天在財富與所得分布的各種解析文中,我們仍是很少看到這樣的討論。

再者,對於收入課以累進稅率,會妨害變成有錢人,但不會讓有錢人變沒錢。(原文是,讓Becoming rich變難,但不妨害Being rich。)

一個人從沒錢變有錢的過程,大多是由高額的收入慢慢累積出可觀的資產。所以對收入課稅,會阻礙在財富階梯往上爬的人。

但對於已經踏在階梯頂端的有錢人,你對他的收入課稅,課他的股利所得,課他的不動產租金收入。那只會讓他每個月可以花用的錢變少而已,他的財富才不會因此變少。

所以這種累進稅率,人們常以為可以控制財富差距,事實上,它剛好是讓最贊成這種稅制,由收入慢慢累積資產的族群,更難追上既有財富者的重擔。

這種稅法,也讓去避稅方法成為值得研究的事。這種稅制下,讓許多最精明的頭腦開始不用於如此提升專業技能與生產力,而用在如何找到稅法漏洞。

這章有一段對於人性的深入見解。我們整天說,努力當有所得、認真將有所回報。其實,對於他人的成就,假如是因為運氣好,我們比較容易接受。假如他人真是因為比較努力超過了我們,我們心中反而會不是滋味。作者書中舉了兩位教授做例子。假如一位教授因為對發票中獎,得到一比橫財,另一位教授可能覺得很OK。但假如一位教授被升等了,薪資往上跳一級,另一位教授心裡可能就開始會想”他又沒比較厲害”、”為什麼不是升我”、”他憑什麼”。

這一段真是貼切描寫了那種人人皆有,看不得別人好的心態。(這段也證明了,說自由經濟論者都沒有注意到人性,是不實指控。)

累進稅率,真的是立足於收入平等的"正義",還是某種人類普遍心理的反應?

待續…


這本書的中文版是資本主義與自由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1---不可分的經濟自由與政治自由

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2---收入不等的緣由

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4---看得見的好處與看不到的壞處

Capitalism and Freedom讀後感5---醫界的省思

4 comments:

floyd 提到...

can't agree you more.
不能再同意更多啦!

司馬不器 提到...

現今的稅制改革問題不斷的被討論
資本主義or社會主義都會面對稅制

相比2000多年前的羅馬,還是100多年前的清朝
稅制改革並沒有進步多少

如今數量上更多了,名目也更多了

全民健保、勞保年金實際上就是稅
只是用醫療&退休的名目來強制徵收
但醫療體系的第一線人員有因而受益嗎?

退休金制度,6、7年級都知道自己不是受惠的一方
不要說等30年,20年後連渣渣都沒有

國家稅負收入有8成來自中產階級,就可以知道
富人其實稅賦粉低,有的連1%不到

台灣近年就有打算增收空氣污染的稅
名稱可能是:環保稅、能源稅.等只是名稱不同
增稅理由是:其他先進國家也增收了,
台灣不落人後,也對環境"負起責任"。

在沒有人口紅利支持下,M型社會就是主流
公平屬於政客口中的選舉籌碼
而稅賦在未來只會項目更多、稅率不斷提高

Billy W. 提到...

說得真好!
真希望現在的新聞媒體能夠多報導這方面的知識,讓社會大眾有辯思的機會,而不是帶頭去仇視誰誰誰拿比較多退休金,或哪家店的什麼東西漲了幾塊錢...

GRIP HG 提到...

綠角大您好:
我想對高所得者課高稅率,就社群主義來說,是對先天優勢者要求負起較重的社群責任之其一表現面向。
以三人撿到錢的例子來說,必須以三人能力相等為前提。不過如您所分享,就算採行單一稅率,因所得多而繳交的稅金也會高,似乎也可將上述概念展現,或許大眾心理才為制定高稅率的主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