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1—稅率演進


本書的Part Four,作者開始討論,如何在21世紀管控資本。其中一個重要手段,就是課稅。

在討論要使用何種課稅手段之前,作者先對美國與主要歐洲國家(英國、法國與德國)的稅率發展,進行回顧與整理。

稅可分成三大類,所得稅,資本稅,消費稅。

譬如我們為薪資所得繳稅,就是一種所得稅。遺產稅,是一種資本稅。增值稅(Value-added tax)則是一種消費稅。

西方國家大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開始在所得稅方面採用累進稅制(Progressive taxation)。即便如此,當時適用於最高所得的稅率,也沒有很高,大多比5%還低。

是在1914年後,各國開始出現最高稅率大幅向上攀升的情形。德國在1919達到40%的高點,法國在1924達60%,美國在1919達77%

這些國家的遺產稅率發展與所得稅率的變化相當類似。1910以前,遺產稅率很低。1914後,各國遺產稅率大幅增加。

一般來說,偏右的政團與經濟學家,對累進稅制會持負面或反對的看法。但很有意思的是,當時法國所得稅增加的法案,就是在歷來最為右派的執政黨下通過的。因為戰爭造成國家財務緊迫。這時湊錢的實際問題就比任何政治理想還要重要了。

美國在1920年代,開始出現對財富不均的嚴重擔憂。認為這是”不民主的財富分布”。

於是在1933羅斯福總統任內,又進一步大幅調高所得稅率。到了1944,最高稅率達94%。

這種叫”沒收性稅收”(Confiscatory taxation)。其主要目的不是要增加稅收,而是要讓適用於最高稅率的所得完全消失。

沒有人會給出適用於94%稅率的薪資與報酬。

假如你這麼做,你不是在付錢給這個人,你是在付錢給政府。

英國也將稅率調得很高。在1940曾有高達98%的稅率。英美兩國比起同期歐陸國家,可說是將累進稅制發揮到極限。

到了1980年代之後,美國與英國的態度完全反轉。從比歐陸還要高的稅率,調到變成比歐陸還要低。從1930到70年代的80-90% ,降到1980到2010的30-40%。

這個轉變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當時英美兩國有很深的危機感,它們覺得世界上其它國家從二次戰後,一直用很快的速度猛追上來。歐洲有德國與法國,亞洲有日本。

源自這個危機感,他們調降稅率,做為刺激國內工作者與經濟的誘因。

果不其然,在80年代之後,局勢逐漸反轉,美國似乎又成為世界先驅。出現了1990的電腦與網路科技浪潮。

作者說,人們很容易會將這些事件配對起來。認為雷根總統降低稅率,的確對美國經濟大有幫助。

其實,70年代之前,德國與日本表現出的超高經濟成長率,不是他們達成重大科技進展,他們只是在追上而已。他們從大戰後的殘破與低基期中,重新建設起來,當然會展現出很快的成長。

一旦到了80年代,他們回復到已開發國家之林時,追上了,經濟成長速度自然就慢下來。

美國與英國這種最高所得稅率下降所伴隨的現象,讓作者推導出了他對收入與資本不均的解決方法。

那就是,歷史顯示,最高所得稅率下降得愈多的國家,該國的高所得族群在全國總收入的占比成長愈多。

換句話說,最高所得稅率降得愈多,該國收入就會變得愈不均,愈集中。

他以美國與英國,超高所得執行長的出現,做為範例,解釋這個現象。

他對於常被提出的加強公司治理,就可以有效控管執行長薪酬的論調感到悲觀。認為這無法解決問題。

他認為80%之類的高稅率,才可以立即有效的將這類超高薪資消滅。

假如公司知道發給執行長多100萬美元的薪資,其中80萬要給美國政府。任何神經正常的董事會,都不太會同意這樣的薪資給付。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0—財富愈大成長愈快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2—財富不均的解決方案

7 comments:

Ku 提到...

長久以來稅法學說中有一個基本原則稱為「量能課稅」,意思是有能力的人應該負擔較多的稅。所得稅的累進稅率可說是實現這個原則的代表。
想到最近日本安倍內閣的加稅政策違反了上述原則,理由是消費稅本質上是一種「累退稅」。平均而言所得較低的家戶其消費占所得的比重遠高於高所得者,因此低所得者的實質稅率反而較高,從而違反了量能課稅原則。而安倍的政策似乎對日本經濟也沒有來帶正面的影響,前幾天日本內閣府召開的政策評論委員會中,40%的委員認為三個月來景氣有惡化的趨勢,比持正面意見的委員多(23%)。
臺灣這幾年稅制上看來也沒什麼進步,調降營所稅率,取消遺產稅等都與量能課稅原則背道而馳,反而使政府財政雪上加霜,實在令人擔憂。

綠角 提到...

謝謝分享

這點書中也有提到
各國為了爭取資本
現在進入一種"稅率競爭"的態勢
比看那個國家稅率低
最可以吸引資本進入

不過不一定要累積稅率才叫量能課稅
全都課一樣的稅率
收入多的人 其實就已經多繳稅了

learnman 提到...

美國稅率從1930到70年代的80-90% ,降到1980到2010的30-40%。

1930-1979年,股票市場年化報酬約5.39%
1980-2011年,股票市場年化報酬約7.21%
有個很有趣關於財富的觀點
財富毀滅期間在一定就會出現
第一,因為賺到財富的第一代變得滿足,自滿,年齡也變大了.
第二,因為他們的子孫再受到寵愛的環境中成長,缺乏動機跟怒力工作的衝動與急迫性.
第三,隨著貧富差距之間的不平等倍數成長,大眾會變的仇富,產生惡性反彈,造成國家利用較高稅制進行重分配,這種做法會破壞整個社會的主動積極特性...
從股市的報酬可以看出,國家的稅制對於整個社會的主動積極,確實有點道理...

learnman 提到...

其實稅率是最差最沒效率的方法,
最好的方法是有錢人自己回饋社會
例如三井記念美術館,普利司通美術館,三得利美術館,三菱一号館美術館,泉屋博古館(住友財團),大倉集古館,大塚国際美術館
日本這些財團賺了錢起碼都還懂得在最黃金的地段蓋美術館回饋社會(大塚美術館不是),相比之下台灣財團就是豬狗不如了...
台灣的企業跟老闆在環境,資源,勞力成本,土地,水電,租稅,政府補貼上佔盡各種便宜,撈盡所有好處...藉此累積出來的財富,卻從來不願意想拿出一部分來分享回饋這塊土地...整天想的就是逃稅!
所以台灣沒有偉大城市,也沒有偉大企業...

Ku 提到...

我不贊同learnman關於稅率與股市報酬率的論述。
從GDP的資料也可以看到,美國的GDP成長率長期趨勢是往下的,然而股市年化報酬卻上升,我認為這代表了財富分配的日益不均,資本報酬率高其實也就表示勞動的報酬率低落。因此股市的高報酬率比較像是反映了低稅率導致財富集中於資本持有者,反而有可能損及整體經濟成長。

learnman 提到...

GDP跟股市根本沒關係
怎麼會拿GDP成長率來看股市???
按照GDP走勢...
中國股市應該要永遠強於日本才對...事實呢???
高投資報酬率代表財富不均?
投資報酬純粹只是反應整體企業長期的獲利能力...
企業賺錢賠錢怎麼可能代表財富均不均?
看看美國跟俄羅斯的整體投資報酬...
美國高於俄羅斯,意思是俄羅斯比美國財富更平均?
當然不是,只是反應美國企業獲利能力大於俄羅斯企業...
日本從1990年-2013年,年化報酬約-1%到-3%
代表日本這段期間財富極度平均?
當然不是,只是反應日本企業這段期間獲利能力惡化的程度...
香港韓國台灣新加坡從2003年起年化報酬比較,
台灣報酬8%最低.
代表台灣財富最平均???
當然不是,只是反應台灣企業這段期間獲利能力不如香港韓國新加坡企業而已...
拿報酬率看財富不均...根本是牛頭不對馬嘴...

Ku 提到...

learnman大應該是誤會了,我並沒有說GDP與股市的報酬率會存在相關性,我想表達的是從美國較低的GDP成長率和較高的股市報酬率兩個現象並存,可以做出什麼觀察與推論。不過這個推論有些簡化,而且很有可能是錯的。
我想指出的是,美國GDP成長率下降,而股市的報酬反而上升,這個現象本身也許並不是一件好事情。因此如果低稅率與高股市報酬有關,那麼較低的稅率結果對整個社會而言不見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