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的省思(My Take on 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

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是投資界家喻戶曉的名字。經理人比爾‧葛洛斯也藉著這支基金,建立起債券天王的地位。

毫無疑問的,這支基金有勝過指數的優異成績。但它勝過指數的成績,是來自某幾個特定年度大幅超越指數,或是大多年度勝過一些,落後時也沒有落後太多所帶來的呢?

我們可以看一下總回報債券基金自成立以來,每個單一年度的報酬,並與對應指數,巴克萊美國整體債券指數(Barclays U.S. Aggregate Bond Index)比較。如下表:


上圖中,藍色長條是代表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法人股別),紅色則代表對應指數。我們可以看到,除了最近三年,基金與指數績效呈現較大的差異之外,在之前絕大多數的年度中,基金績效都是呈現小幅贏過指數,落後也沒有輸太多的狀況。

從1988到2008這21年間,有15個年度基金勝過指數,6個年度落後指數。單一年度基金績效贏過指數最多的年度,是1991的3.56%。最嚴重的單年落後則是1990的0.91%。其它年度的績效都是在小幅勝過指數1到2%,或是小幅落後不到1%之間。

每年1到2%績效差異,看起來微不足道,但累積幾十年下來,會成為可觀的成就。從1988到2011這段期間,總回報債券基金的累積報酬是585%,指數則是450%。當基金的報酬已經近六倍時,指數”只有”4.5倍的成績。

葛洛斯享譽全球,不在某幾個單年勝過指數20到30%的英雄年度,而是在於能長期累積微小的勝幅。他贏在持續性。這是投資界真正難得的特性。

大多長年之後回顧,績效傲人的主動型基金也都有類似的特性。那就是,它們不是靠某幾個單一年度績效遠遠超越指數建立起成就,而是靠能長年持續累積略微勝過指數的成績立足於投資世界。

回顧主動型基金的成績,看到如此績效,難免讓人感到垂涎,開始幻想假如自己從一開始就參加這支基金,不知道有多好。

但過去成功的經理人,不代表未來仍會成功。30年後,一定也會有當代的股票或債券投資大師出現,但問題在於,我們現在不知道他是誰。

面對主動投資的困境,我們如何處理?

我們可以換個角度來看總回報債券基金與指數的績效比較表。

這時,我們選擇的是指數化投資工具,可以是指數型基金或是ETF。與指數化投資工具相比較的,則是其它投資人的績效。

譬如在台灣股市,我們可以選擇台股指數型基金,或是 00500050,006204這些ETF,可以帶來貼近大盤的成績。

某單一年度中,整體投入台股的投資人中,有一半會有勝過指數的成績,另一半則會落後指數(該指數需以市值加權)。加計投資成本後,大多投資人將落後指數。

使用指數化投資工具的投資人,將可以確保每單一年度,有略微勝過大多其他投資人的成績。就像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在大多年度勝過指數1-2%一樣。

長期下來,指數化投資將累積成為可觀的成就,帶來遠遠勝過大多其他投資人的成績。就如同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長期大勝指數的情形。

我們很難事先知道那支主動型基金將創下長年贏過指數的成績。但選擇指數化投資工具,將確保我們可以有長年下來勝過大多其他投資人的績效。

我們可以從主動型基金的成功經驗,看到指數化投資的優越之處。傑出的主動型基金經理人,也往往以每年累積小額勝幅,類似指數型基金慢慢超越大多主動投資人的方式獲取成功。

投資之路不是一場10秒結束的百米賽跑。在這場馬拉松裡,不論投資人採行的主動或是被動方式,都將由最有耐力與持續性的參賽者贏得勝利。

不論是主動型經理人或是指數化投資,都以相同的模式獲取成功。

主動與被動,或許是殊途,但可有同歸。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葫蘆裡賣什麼藥---債券天王比爾.葛洛斯看基金投資成本(Bill Gross’ Views on Expense Ratio)

2014比爾葛洛斯轉職事件---經理人風險實例 (Bill Gross as an Example of Manager Risk)

The Power of Passive Investing讀後感3---不做指數化投資的三個理由

對於指數化投資的常見誤解(Misunderstandings about Index Funds)

PIMCO的不同版本

PIMCO的主動型ETF發行策略(Active ETFs of PIMCO)

PIMCO債券ETF定價問題(PIMCO Total Return Bond ETF,Mispriced or Not?)


14 comments:

dusky 提到...

長期觀察評等較高的債券型基金,可發現超過指標並不是困難的一件事情。
如何超越指標呢?舉二例來說:
1.債券相關指標均有平均評等,譬如A,只要操作者將投資組合指標略為下降,譬如A-,自然長期可以得到較高收益率
2.購買類政府公債取代政府公債亦可獲得更高收益率。
因此債券型基金的操作與股票型基金,在本質上有很大不同,以指數化來論述,恐略有缺憾。

綠角 提到...

謝謝分享

假如超越債券指數是一件那麼簡單的事
我們應該除了Bill Gross之外
還會看多許多績效卓著的債券基金經理人
實情恐非如此

假如超越債券指數那麼容易
那麼Vanguard當初推出的債券指數型基金
就不會受到那麼大的歡迎

很多人不知道
其實Vanguard的指數化投資 是先在債券獲得成功
之後才是股票

假如降低一點債信評等 就可以得到更高的報酬
投資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我們來看點數字
到2009年底 回顧過去十年
短期美國公債基金年化報酬是4.22%
投資級短期美國債券基金 則是4.00%

長期美國公債基金年化報酬是6.24%
投資級長期美國債券基金則是5.45%

有很多債券經理人
減低美國公債 加重公司債部位
為的就是希望多一點風險 可以有多一點報酬
結果不一定會如他們所希望

就像投資人買進股票
以為風險較高 報酬也會較高
但過去十年 是債券報酬勝過股票

投資
從來沒有一定贏的策略
(指數化投資保證勝過大多數其他主動投資人 可算一個例外)

音狂 提到...

我非常讚同綠角先生的說法
您看的非常透徹!佩服!!!

勝在 "持續性" ,每年只是多個1-3%
20年下來真的非常可觀
何況股市或債卷市場都是不可預期的,
沒有人可以預測下一刻會大漲、大跌。

檢視自己的投資成本,降低投資的成本
也可以讓自己的投資優勢更加明顯。

綠角 提到...

感謝音狂的支持

沒錯
每年1-2%的成本
長年累積下來
會造成自身績效不彰
成就金融業者

匿名 提到...

VIC:
我不想來窺人 不過我到講一句 僅過金融海嘯和連動債事件後 還有人不知道信評只不過是金融工具的裝飾品嗎? 猶如花瓶般

西班牙"終於"被降評了 好令人意外阿 信評機構終於良心發現了

匿名 提到...

VIC:
莫說長期成本 只要一次致命的看錯 就有可能過去十幾年的努力在一天內化為烏有 彼得林區當初就是這樣下台的 因為他遇到1989大崩盤

綠角 提到...

謝謝VIC的分享

很有趣的是
投資大眾大多會將經歷重大失誤後 再創佳績的人視為英雄
而將原本有一長段良好報酬 最後經歷重大挫敗的人當做狗熊
而其實
兩者的長期累積報酬是一樣的 (只是順序不同而已)

learnman 提到...

Pimco ETF Draws Probe by SEC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pimco-etf-draws-probe-by-sec-1411524226
這篇文章的解讀
似乎是Pimco ETF藉著用折扣價買進抵押債券,然後再用靠外部評價方式提高債券估價來灌水績效...

如果這個方法可行,市場上不會只有Pimco ETF這麼做吧?

值得持續追蹤...
這兩檔商品的策略,資產配置跟報酬理論上應該要相似才對,
PIMCO Total Return ETF 5.37%
PIMCO Total Return Instl 4.31%
Barclays US Agg Bond TR USD %4.81
單從報酬來看,ETF報酬真的高的太不尋常,整整比基金高了25%...

綠角 提到...

謝謝分享
看來目前仍在調查中
PIMCO與SEC都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Total Return Bond ETF與基金
雖是策略相同 經理人相同的兩個標的
但在實際運作上有不小的差異

參加過"債券啟示錄"課程的朋友
應知道差異所在

learnman 提到...

差點忘了主動式基金最大的敵人就是規模...
這樣看起來ETF贏基金也正常,因為基金的規模是ETF的60倍,PIMCO Total Return Instl的規模,能靈活操作可以買的標地真的不多...
這點也符合之前的認知,真正有良知的主動式基金,會更重視的是績效而不是規模,反而會主動限制基金規模來維持報酬率...

learnman 提到...

一個時代的結束...

Bill Gross Leaving PIMCO For Janus Capital

金融業最擅長的斷尾求生,讓某人當替死鬼...
不過Gross也不簡單...馬上找到新東家,新東家確定不怕官司?

綠角 提到...

Bill Gross連自己成名的基金與公司都可以離開

這真是主動基金投資
經理人更換風險的最佳範例

之後有機會再寫篇文章談吧

阿進 提到...

目前我的定期投入的投資組合裡頭有PIMCO的STPZ,請問是否需要因Bill Gross的去職而避免繼續買進STPZ?

綠角 提到...


STPZ是指數化投資工具
不太會受到經理人改變的影響
況且
Gross先生也不是STPZ的經理人

BOND的投資人才比較需要考慮是否要繼續持有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