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2—甜蜜投機


作者接到美林的一封信,請他投資”砂糖”。只要投入2000美金,就可以買進控制112,000磅砂糖的期貨。糖價每往上漲一美分,就可以賺1120美金。

簡單回顧一下當時的砂糖價格。在1974,砂糖曾達到每磅66美分的歷史高價。作者接到這個推銷時,已經降到9美分了。看來真是跌太多了,再跌能跌到那裡去?

這種目前價位跟過去相比低非常多的現象,的確很容易引起投資人的興趣。譬如幾年前,也有不少的投資朋友因為天然氣價格很低,就開始對天然氣投資感到興趣。(然後很不幸的,後面還有更低的價格)。

美林的推銷人員提到不少買進理由,說中國跟俄羅斯對砂糖突然的大量採購,美國政府的進口限量跟價格支撐政策,都可能會推升砂糖價格。

但作者沒有被說服。他說,”你講的這些,有什麼是市場上其他人不知道的嗎?”

原文:”If we knew no more than everybody else, what edge did we possibly have?”

假如我們沒有比其他人多知道些什麼,我們有什麼優勢?

這是投資很重要的一個基本概念。這段文字可以證明在70年代,投資人就已經知道了。但在四十年過後,現在還是有很多投資人,看到一些市場已知資訊,就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其他人不知道的投資優勢。

而且作者認識的大多期貨職業投資者,都是虧錢的

作者心生一念,應該跟對做美林。美林說要做多砂糖,我就放空砂糖。而且要等到美林的推銷行動過了一陣之後,把砂糖價推升到9.5或10分之後,再行動。

結果過了兩天,作者在凌晨三點突然聽到美國的食品與藥物管理局要禁用糖精的消息。作者直覺想到,糖精不能用,那一定會轉向砂糖。天啊,還好自己還沒有真的放空。

他回去翻美林的研究報告,裡面完全沒提到糖精可能被禁用的消息。作者心想:”美林真是幸運的混蛋”。剛好在對的時間在對的地方。

結果早上市場開市後,砂糖價只些微的從8.98漲到9.25。當天收盤又回到8.98。根本沒漲。

怎麼會這樣?

是不是市場早已體認到糖精禁令的可能,已經反應在目前的糖價上了呢?
是不是糖精使用者在糖精被禁之後,不會轉用砂糖呢?

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

糖精的替代品是玉米糖漿(Corn syrup),不是砂糖。

這段對砂糖期貨的討論,是一個很寫實的反應許多投資人投資特定領域的過程。

開始投資,就著手進行瞭解。以為自己知道一些,其實市場早就全都知道了。自以為該怎樣,其實根本不是這樣。

A little learning is a dangerous thing。

不懂的人,知道自己不懂。安全。

懂一些的人,以為自己懂很多。危險。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常見的投資謬思---靈活的多空操作(The Handicap of Long and Short)

常見的投資謬思—輕鬆自在的參與市場(The Lethal Combination of Ignorance and Overconfidence)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1—金字塔銷售的原型(Pyramid sales scheme)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3—避稅天堂,投資地獄

“Getting by on $100,000 a Year”讀後感4—牛熊基金、牛熊ETF

“The Only Investment Guide You’ll Ever Need”讀後感3—你沒有自己想像中厲害

4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太多數據跟雜訊會互相影響了,跟天氣地震天體預測與結果不一樣,投資市場的結果會因為多數人預測或是認知而改變

三人行 提到...

感謝分享。這是一個很好的故事。識少少比不懂的更危險。因為不懂的不會大注,識少少的往往扮醒大大注,結果輸身家。

learnman 提到...

不過越是專業的人士,確實對於未來會更有信心,因為專業人士有機會掠奪不專業的人士。
例如遇到不景氣之所以非專業人士會特別遭殃-因為非專業人士並沒有面對不景氣的工具-包含紀律訓練常識與經驗智慧。
而專業人士有足夠的工具藉由非專業人士犯錯而獲取更大的收穫。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與三人行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