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預測與不可預測(The Predictable and the Unpredictable)

柏格先生(John C. Bogle)在”Investing in the 1990s”文中,對美國股市與公債的未來十年報酬進行估算。在文章開始的頭幾段,他就寫下兩個基本原則:

First, the performance of individual securities is unpredictable.

單一證券的未來表現是無法預期的。

Second, the performance of portfolios of securities is unpredictable on any short-term basis.

由多支證券組成的投資組合的短期表現也是無法預期的。

換句話說,所謂的期望報酬,指的是投資組合(或說是一個資產類別),它的長期(一般是十年以上)的預期報酬。這才會有一點可預測性,這也是這篇文章的主題。

這兩個不可預測的原則非常重要,值得牢牢記住。

我們再看一下第一原則:

The performance of individual securities is unpredictable.

所以,當你看到有某某證券分析師,投資明師,或網路大師,跟你說:

“某某股票,基於對於某某產品的持續需求,財報上的什麼數字、智商高於平均的總裁等等因素,所以股價會持續上漲。”

你要知道,他等於在說,單一證券的未來價格是可以預期的。

他也等同在說,柏格先生說的是錯的。

Well,一個全球聞名,在業界50年的大師。跟台灣一個離開台灣就沒人知道的”大師”相比,你覺得誰的論述比較有份量?

我們也可以這樣想想看。

在墨西哥灣漏油事件之前,你如何準確知道英國石油的股價表?在福島核災之前,如何預測東電的股價?在廢氣數據造假事件發生之前,你如何預測福斯汽車的股價?

很多造成股價波動的因素,是任何事前分析都抓不到的。

很殘酷。但早點認清這點,對於投資風險才會有務實的看法。

現在,我們再看第二原則:

The performance of portfolios of securities is unpredictable on any short-term basis.

短期內,投資組合(或說是資產類別)的表現是無法預測的。

有時候你會看到某些信誓旦旦的分析,說某個經濟數字已經開始下滑,殖利率曲線出現怎樣的變化,所以股市多頭即將結束。

看起來都很有道理。

但請記得,他們不可能比柏格見多識廣。從來沒有人可以持續正確的預測短期市場走勢。

我們就來看一位專業經理人的表現。在平衡型基金的平衡報導這篇文章,讀者朋友可以看到一個專業的基金經理人,一個市場老手,成天研究市場資訊,調整股債比重,卻落得落後固定股債比的下場。

柏格先生的兩個不可預測原則。單一證券走勢無法預測,這說明了藉由預測單一股票走勢,來進行選股的風險。短期市場走勢無法預測,這說明了想要擇時進出的風險。

投資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假如我們記得真正的投資大師,像柏格先生的話與文字,我們就會習得等同於他的投資見識等級。

假如你隨意相信那些A dime a dozen,在網路和雜誌上,層出不窮的選股和擇時”大師”話,那麼,你就會學到他們的等級。

明辨,慎思。

小心資訊來源,留意自己該相信什麼。你的投資之路,會順暢許多。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面對風險的過與不及(Risk-On and Risk-Off)

適時進出的行與不行

兩個核心問題

聰明的可能(The Desire for Impossibility)

志向遠大(Investing Dreams without Limits)

1 comments:

陳世銓 提到...

除非你的預言術到達做出推背圖、燒餅歌、諸世紀的水平。
否則還是假定自己是平凡人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