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17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不相信巴菲特與利用巴菲特的人

這封致股東信中,巴菲特用了跟柏格,還有夏普完全相同的加減法論証,證明被動投資整體來說,一定會贏過主動投資。

不用什麼複雜高深的理論,只要你會加減法,你就懂得這個基本道理。

巴菲特相信,這五支Fund of Hedge Funds總共投資一百多支避險基金。這些避險基金的經理人大多可說是聰明而且誠實的人(這是巴菲特的推論)。他們也都努力工作,希望表現良好。但結果就是不好。

巴老估計,這些基金的費用大概吃掉了60%的投資報酬。

所以為什麼表現不好?

因為費用太高。

就是這麼簡單。

任何跟你說投資成本不重要的人,你可以跟他說”可是巴菲特說,投資成本會吃掉報酬很大的一塊耶!”

然後,巴菲特寫下歷來給股東的信中,最感人的一句(對綠角這個指數化投資人而言):

If a statue is ever erected to honor the person who has done the most for American investors, the hands-down choice would be Jack Bogle.”

假如要立一座雕像表彰對美國投資人貢獻最多的人,最明顯直接的選擇是約翰·柏格。

巴菲特還說:

He is a hero to them and to me.

意思是,柏格先生為數以萬計的一般投資人帶來比主動投資更好的報酬,他是他們的英雄,也是我的英雄。
(我同意。柏格,真英雄。他的故事與事業,可說是現代金融界最浪漫的英雄事跡。)

巴菲特於是建議:

Both large and small investors should stick with low-cost index funds.

不論是大戶還是小戶,都應選擇低成本指數型基金。

指數化投資與其創始者,在此得到巴菲特完全的認同。他認為,這是投資的最佳選項。

(值得注意的是,他不是寫說” Both large and small investors should stick with Berkshire Hathaway.”)

然後,出乎意外的,巴菲特提到推廣指數化投資的困難。

他說,有些小額投資人,沒辦法請財務顧問或有管道買避險基金的投資人,可能就聽從巴菲特的建議,買指數型基金,做指數化投資。他們有可能會聽。

但法人大戶大多對巴菲特指數化投資的建議,禮貌的回絕。因為他們堅信,有”更好的東西”。

巴菲特提到,有錢人已經習慣用錢買到各種更好的東西。更好的房子,更好的家俱、更好的汽車、更好的服飾…. 他們就是沒辦法接受說,投資時,就買跟”一般人”一樣的”指數型基金”。他要”更好”的投資工具。

於是,金融界那些宣稱有比指數型基金更好的東西的從業人員就有了客戶。

然後沒有意外的,拿到比指數還要差的成績。

這是有錢人的大頭症。威廉伯恩斯坦也在” 投資金律”書中討論過。這會縮小貧富差距。假如你不是有錢人,或許你會樂見這種可以促進社會安定的心理偏差存在。假如你是有錢人,你應留意一下自己有沒有這個問題。

這是不相信巴菲特指數化投資建議的人。

接下來是更惡劣的情況,利用巴菲特的名聲,說服小額投資人不要做指數化投資的人。

例子?

讀者朋友可以看看台灣的出版業者,開課老師與投資大師拿”巴菲特”這三個字在做什麼。

在鼓吹主動投資策略!

這些不是巴菲特本人,不是巴菲特的親戚,不是巴菲特的員工、更不是巴菲特的學生的人,簡單而言,就是跟巴菲特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人,說他教的,他寫的,叫”巴菲特投資法”,簡單就可以勝過指數!

天啊,你知道跟巴菲特對賭的美國避險基金經理人為什麼會輸指數嗎?

很簡單嘛,因為他們都沒有來台灣上課,看書啊!

這些課上完了,書看過了,標普500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的對手啊!

鬼才相信!

對,而台灣卻有很多投資人,被”巴菲特”三個字蒙蔽,去學巴菲特認為大多將徒勞無功的主動投資法。

假如有人說他自己是巴菲特的信徒,你可以問他:”那你覺得一般投資人該不該進行指數化投資?”

假如他的答案是否定的,你就知道,這個人只是利用”巴菲特”的名聲,行違背巴菲特信念之事的人。

投資人應實際看看巴菲特親筆寫的信,他想告訴投資人什麼。

而不是那些自稱是股神牧師的人,所傳播的偽福音。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3(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真假巴菲特

巴菲特2017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 —巴菲特與避險基金的賭局

一位長期落後指數的主動型經理人(TheTenacious Index)

過度自信的病癥—偽大師才會說市場容易打敗(The Problem with Overconfidence)

看績效就不必看費用的荒謬理論(A Ridiculous Theory about Mutual Fund Performance and Expense Ratios)

2 comments:

Alex 提到...

綠角,您寫的真棒。

綠角 提到...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