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投資勝出的要件,強能力或是弱對手(Weaker Opponents or Better Skill?)

有位美國公司的CEO在演講時,提到自己年輕時的一段過往。當時,他很喜歡玩撲克。他不斷精進自己的能力,要準確的估算對手持牌的可能性,從對手的一些小動作、表情特徵中,看出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玩了一陣子之後,他有個也喜歡玩牌叔叔跟他說,”我大概不會像你一樣花那麼多時間磨練自己的牌技,我寧可把時間花在找弱的對手。”

這位CEO恍然大悟。

也就是說,在任何較量技巧的競賽中,誰輸誰贏,不是取決於技巧的絕對值,而是技巧的相對值。

譬如你100公尺可以跑11秒,去比奧運,你完全沒有勝算。但同樣的成績,你可以在國高中運動會中稱霸。

同樣的道理,假如有朋友邀你打麻將。你一定要問,對手是誰?

朋友說,”一位是台灣麻將挑戰賽冠軍,一位是香港亞軍。”

你的答案應該要是,”謝謝,可是我沒空。”

但假如朋友說,對手是錢很多但牌技不怎樣的人。那你排除萬難都要去。

有時候你會不會贏,不在於你有多厲害,而在於你跟對手比起來有多厲害。

我們回到金融投資。

這一百年來,投資人是愈來愈厲害了。以前要跟總經理秘書打好關係,你才可能知道一些關於公司的重要事情。現在有公開財報,重大資訊公布機制。

以前的投資人要取得與整理過去市場資料,在那沒有網路、沒有個人電腦的1930年代,那是累到折腰的工作。現代投資人,在電腦隨便點幾下,有就完整的過去資料讓你去驗證各種投資方法的成果與可行性。現在各種投資模式,也透過書籍、網路廣為傳播。投資人很方便可以自我學習。

所以以前投資人報酬是每年10%,現代應該是每年20%囉?

很抱歉,沒這回事。因為大家都變更厲害了,你會這些事情也只是平均而已。

投資不是說你會一些技巧就有好成績,而是你要比別人強。

隨著時代進步,一般投資人的程度會愈來愈好,也就是說,一位主動投資人要超過平均,會愈來愈難,愈來愈辛苦。

假如大家的程度差距不大,幾乎市場上的參與者都是專業法人,那麼我們應該會看到,成績的差異性會愈來愈小。

而這點的確是可以證實的,如下圖:

(取材自Credit Suisse Financial Strategies Report)

這張圖表顯示的是美國大型股基金,1967至2012,跟市場相比的超額報酬(Excess return)的標準差。

我們可以看到,標準差是愈來愈小。

怎樣的市場,投資人的程度差距較大呢?

我們台灣本地市場就是一個例子。同一篇報告中有底下這段文字:
在像台灣這種發展程度不如美國的市場,法人有較高的機會與個人競爭(而不是與另一個程度差不多的法人競爭)。

終止於1999的五年期間,在台灣股市的法人賺取到1.5%的超額報酬,同期間台灣的個別投資人(也就是散戶)則是每年落後3.8%。

而且很糟糕的是,台灣投資人最喜歡在台股試驗自己的選股技巧。完全沒有體會到,自己是這個遊戲中的弱者。

常有人說:”因為是我們台灣本地市場,所以我們最熟悉,最有優勢。”

這就是搞不清相對與絕對的說法。大家都很熟悉台灣市場,跟你一樣熟悉。這個方面,完全沒有任何優勢。

(這個現象,我也寫有法人的提款機一文進行討論)

投資,不要以為自己去看些書,上些課程,就可以擊敗別人,勝過市場。

你沒有比別人厲害,一切都是徒然。

而在這個愈來愈快速、愈來愈競爭的世界,主動投資要勝過別人,一定會愈來愈難。

低成本被動投資,讓你可以脫離這個無限迴圈的老鼠踩步機。指數化投資人不費吹灰之力所取得的報酬,將勝過許許多多努力不懈,卻拿到不堪報酬的主動投資人。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The Only Three Questions That Count讀後感----科學與工藝

常見的投資謬思—輕鬆自在的參與市場(The Lethal Combination of Ignorance and Overconfidence)

常見的投資謬思---靈活的多空操作(The Handicap of Long and Short)

7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去年股市前三名漲幅(不含權息),很遺憾大家都沒猜對...
俄羅斯 51.86%
阿根廷 44.90%
巴西股市 38.93%

ong kian 提到...

謝謝綠角,最後一句少了個字,
將「」過許許多多努力不懈,卻拿到不堪報酬的主動投資人。

SoBAD 提到...

照這樣推論,如果趨向被動投資的投資人越多,佔整體投資部位越大,也許基本面、經濟數據會越準? 黑天鵝越少發生? 好像也難說~"~ ,畢竟黑天鵝就是沒法預測才叫黑天鵝

learnman 提到...

主動選股最大的迷思,巴菲特神話,別傻了!巴菲特是標準的創業者,而且創業初期的經營模式是類似避險基金的模式(巴菲特那票人的風格當時在華爾街是被視為極端冒險的經營模式-特別是豪不猶豫使用融資跟槓桿擴大報酬,葛拉漢所管理的基金因為槓桿在大蕭條的年代極端慘烈,所以大蕭條後葛拉漢後來的投資邏輯才轉向現在大家所熟悉的價值投資),想模仿巴菲特,首先成立避險基金的人脈與資金,一般人就不可能籌得出來。
現代避險基金做過的事情-巴菲特那票金融大鱷老早就做過了-外界對於巴菲特的印象好像是一個善良的好好先生-大錯特錯,巴菲特孟格那票人是不折不扣的金融大鱷,特別是在空頭市場,特別嗜血-所羅門兄弟、花旗跟高盛在市場危急的時候都曾被巴菲特剝削過,能有今天這種財富與地位-絕對不是甚麼善男信女。

綠角 提到...

謝謝ong kian的幫忙
已經修正~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的分享~

綠角 提到...

SoBAD

所有主動投資人拿到的 必定等於市場報酬
有人勝出 仍會有人落後
絕沒有大家都勝出這回事

請見主動與被動的加減乘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