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2(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巴菲特的投資失誤

這封信中我們可以看到,一位全球公認最厲害的投資大師,坦承自己過去的投資失利。

首先是Tesco。在2012年底,波克夏持有4億1500萬股的Tesco股票,持有成本約23億美金。當時Tesco是英國最主要的食品零售業者,在其它國家也有業務。

到了2014,Tesco狀況日漸惡化,市占率下滑、會計問題浮現。巴菲特於是逐漸出脫該公司股票,目前已經全部退出。

其實早在2013,巴老就已經開始賣Tesco了,他後悔賣的不夠快,不夠徹底。Tesco的投資造成4.44億美金的損失,約占波克夏淨值的0.2%。

在信中巴老回顧過去50年的重大投資損失。有一次損失2%淨值,兩次損失1%淨值。

這三次,就是巴老50年的”最重大損失”。全都占總資產2%以下。

如何能將單一股票投資的重大損失,壓低成占整體資產2%以下的損失?

方法只有一個:分散。

假如你單一投資部位,最高也只有占總資產的2%,那麼就算它整個虧光,那麼這個100%的單一投資損失,也只會造成你2%總資產的損失。

假如全球最厲害的投資大師都用分散來降低風險,連巴菲特都有投資到重大虧損股票的時候,我們一般投資人有什麼理由不應該分散投資,為什麼還會想要只集中投資兩三支股票?

我們今天熟知的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其實也是巴菲特的一次失敗投資。

信中描述了巴菲特當初跟波克夏老闆之間的過節。巴老當時是被激怒,才更積極的買進這家公司的股份。

1965年五月,巴菲特經營的Buffett Partnership Ltd(簡寫為BPL)正式取得波克夏經營權。當時BPL有超過25%的資本投入這家紡織公司。再撐了十幾年,到1985,波克夏放棄紡織事業。

紡織,仍是人類的必需品。但未必仍然會由同一個國家的業者來生產。這家現在全球知名的公司,代表的其實是巴老把大量資金投入一個在未來在美國消失的產業。

之後還有一個更大的失誤,就是巴菲特進入保險業的開端,National Indemnity Company(NICO)的併購。

在1967,巴菲特讓波克夏出資860萬美金,買下NICO。這是個嚴重錯誤決定。巴菲特非常後悔,信中稱其為”Colossal mistake”。

錯誤的地方在於,買這家保險業者是好的,但當初不應該由波克夏來買,應直接從Buffett Partnership Ltd出資買下。

這個差別在於,由波克夏買進,那麼NICO就是屬於波克夏全體股東的。波克夏的股東61%是巴菲特經營的Buffett Partnership Ltd,另外39%是其它早期留下來的股東。由波克夏買進,巴菲特和他的合夥人,只會持有61%的NICO。

假如由BPL買下,巴菲特與合夥人就會持有100%的NICO。巴老估算,這個錯誤大約將1000億美金的利益,從BPL合夥人手上,轉給了另一群陌生人(就是持有波克夏那39%股權的股東)。

還有1993買下Dexter Shoe的決定,也是一個錯誤投資。當時這是一家看來很有競爭優勢的鞋業公司,但在外國競爭下,優勢迅速蒸發。波克夏花了4億3300萬美金買入,血本無歸。

更慘的是,巴菲特當初給的是波克夏的股票,而非現金。當時為了買進Dexter給出的波克夏股票,現值57億美金。巴老說,這應在金氏世界記錄占有一席之地。

信中還提到當初買See’s Candy,巴菲特把價格壓得太低,差點沒買到的事。

另外,巴老還提到Charlie Munger對他帶來投資觀念很大的改變。

從這些錯誤中,我們可以看到巴老開誠布公的性格。以及,就算是全球最偉大的投資大師,也不可能達到100%的完美打擊率。

待續…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1(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波克夏的雙重本質

巴菲特2015致股東信讀後感3(Buffett’s Letter to Shareholders)—真假巴菲特

The Intelligent Investor讀後感續1—投機與投資的分別

價值投資的價值所在(The Value of Value Investing---Performance of Low P/E Stocks)

1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巴菲特那時候真的是年輕人有夠衝啦,收購報價每股才少1/8塊就跟人槓上...
而當初之所以會去收購Berkshire是因為股票市值遠低其淨值(典型的價值投資)不過沒辦法產生現金流量的資產,淨值在高也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