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比爾葛洛斯轉職事件---經理人風險實例 (Bill Gross as an Example of Manager Risk)

債券天王,比爾•葛洛斯先生,於2014九月26日宣布離開PIMCO資產管理公司,並將前往Janus資產管理任職。

這對於許多投資人來說,是非常難以想見的改變。葛洛斯先生是PIMCO的創辦者與執行董事、旗艦基金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的經理人、以及PIMCO的投資長。

離開這家公司,他等於是離開自己大半輩子創立的成果以及總回報債券基金自1987年以來,超過20年勝過指數的輝煌記錄。

但是,他就是離開了。

面對此一重大改變,PIMCO資產管理迅速推出繼任人選。投資長由Dan Ivascyn繼任。總回報債券基金,改成多經理人模式,由Mark Kiesel, Mihir Worah與Scott Mather擔任。

這些名字台灣的投資朋友可能相當陌生。但在美國投資界,這都是成名人物。經理人Mark Kiesel是晨星2012債券經理人獎得主(Fixed Income Fund Manager of the Year)。新任投資長Dan Ivascyn則是2013債券經理人獎得主。

看得出PIMCO盡力要穩住陣角的企圖。從新的人事布局,也可以看出PIMCO內部可說是人才濟濟。一家資產管理公司內就有好幾位年度債券經理人獎得主,可不是隨處可見。不過這些人才的光芒,之前因為葛洛斯這顆太陽的存在,就顯得相對暗澹了。

對於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的投資人來說,最大的問題在於,這支基金是否值得持續持有呢?

儘管接任者也都是債券市場中公認的老手,但在葛洛斯離開後,這支總回報債券基金恐怕再也不會是以前那支基金。

它的名稱完全不會變,它的投資目標很可能還是一樣,但是,它會交由新的經理人掌管。新的經理人,會逐漸(或迅速)的留下他們的印記。

總回報債券基金未來可能表現好,也可能表現不好,但它會是因為新經理人所採用的策略而表現好或不好,不是因為葛洛斯的策略。

這個例子就突顯出主動型基金最大風險之一,經理人風險

這個風險可以分兩個層次來看。

第一,假如你決定要選主動型基金的話,必需清楚體認,大多經理人都是會落後指數的。最後你可能會發現,努力選了半天,績效往往還不如直接去買指數型基金

第二,就算你找到一支長達二三十年,表現傑出,而且都是在同一位經理人掌管之下表現優異的基金。就像1987到2014的葛洛斯掌管下的總回報債券基金。

你可能會說,這總行了吧。那麼長的時間表現突出,總該是能力帶來吧。問題是,這位經理人可沒有保證他會繼續做下去

做了二三十年,想想,也近退休時候。或者,像葛洛斯先生,就跳槽了。

這時,你要怎麼辦?

你會發現,選擇主動型基金往往會帶來許多難解的問題。

不要在這些根本難解的問題中找尋樂趣。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全部避開這些問題,改走指數化投資

指數化投資,你可以幾乎不用管經理人的更換。只要是同一家公司掌管,指數追蹤技巧還在,指數型基金或ETF就可以表現出相對應的追蹤能力。

PIMCO的變化,不是在今年九月葛洛斯離職才開始。2014三月,PIMCO執行長Mohamed El-Erian離開就開始了。

Mohamed先生也是知名投資界人士,大衝撞-全球經濟巨變下的重建預言與投資策略(When Markets Collide) 就是他的著作。他已經被公認是葛洛斯的接班人,但卻選擇離開。事後有很多傳聞,包括他與葛洛斯的恩怨等等。

不過重點在於,PIMCO債券基金的運作,其實不是經理人的個人戲碼。PIMCO公司內部,由多位重量級人士組成的投資委員會,開會討論所得的結論,對於旗下各基金運作,具有重要的輔助作用。

Mohamed的離開,還有同期間其它委員會成員的離職,讓PIMCO從2014第一季,就開始疲於新的人事任命。

從經理人,從投資委員會來看,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的核心運作引擎,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樣子了。

儘管基金名稱依舊,但外殼一樣,引擎不一樣的汽車,你會認為是同一部車款嗎?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基金,輕鬆換(Easy-to-Trade Funds)

PIMCO總回報債券基金的省思(My Take on PIMCO Total Return Bond Fund)

葫蘆裡賣什麼藥---債券天王比爾.葛洛斯看基金投資成本(Bill Gross’ Views on Expense Ratio)

PIMCO的不同版本

PIMCO高收益封閉型基金(PIMCO High Income Fund,PHK)概述

PIMCO的主動型ETF發行策略(Active ETFs of PIMCO)

15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一支基金長時間表現突出,真的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這支基金嚴重偏離歷史平均數,如果投資人剛好這個時間點買進,就是追高...
當基金接下來要開始回歸平均數的時候,投資人反而會受不了贖回,就是殺低...
這就是很多人在做的投資...

蔡依橙 提到...

這還真的蠻誇張的,大家都覺得 Gross 就是 PIMCO,結果......XD

learnman 提到...

基金操盤人的績效經常不如大盤,最不算最慘,最慘的是,基金投資人拿到的績效會不如基金本身績效(不考慮成本)…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於追高殺低,大多數主動式基金操盤人與投資人會自然而然去追高殺低…原因如下:
1.基金操盤人追高殺低的第一個原因在於操盤人的宿命在於打敗大盤,
當大盤漲20%,基金只漲19%...操盤人別無選擇只能選擇加速買進(追高)
當大盤跌10%,基金跌了11%...操盤人別無選擇只能選擇加速賣出(殺低)
所有追高殺低純粹就是為了打敗大盤不得不的宿命…
當操盤人追高殺低的過程,就會增加不少交易成本,而不合理的價格變動也會壓縮手上持有部位的獲利…

2. 基金操盤人追高殺低的第二個原因在於配合投資人追高殺低,
投資人什麼時候會買進?當大盤大漲特漲大家都在買的時候,這時候資金會湧入基金,操盤人手上現金部位太多會造成績效壓力,只能選擇追高…
投資人什麼時候會買進?當大盤大跌陷入恐慌的時候,這時候基金會遭到贖回,操盤人必須應付資金贖回,所以只好殺低…

因為這兩個理由所以主動式基金的操盤人永遠做不到低買高賣,永遠只能追高殺低…
而且當操盤人在應付贖回殺低或是追高買進的時候,都會進一步壓縮基金仍然持有部位績效,然後又再次惡性循環…2000年與2008年都是這種情況…

最慘的是當投資人看到基金操盤人的績效,永遠是資訊落後的數字了,再去做買進或是贖回的動作,永遠只能拿到追高之後偏低的報酬或是殺低之後被壓縮的獲利,所以投資人不僅拿不到市場報酬,在不考慮成本的因素下, 投資人實際上是連基金本身的報酬都拿不到…

eddie lin 提到...

綠角你好 : 想請問一下台灣五十也有經理人 , 不知道會不會也因為經理人的更換 , 導致追蹤誤差提高或是藉故提高某些開銷呢? 謝謝

匿名 提到...

葛洛斯,雖然是2014年離開,但他的績效似乎已經落後市場幾年了?
綠大的敘述是否會讓人誤解,他在離開前一直領先市場?

綠角 提到...

匿名先生
我文章中說得很清楚
是長年 二十幾年下來累積績效贏過市場
不是近幾年贏過市場

看來你似乎認為他近幾年表現不好

其實從2009到2013這五年
除了2011之外
總回報債券基金在其它四年都勝過對應指數

很多人覺得葛洛斯近年表現不好
通常是看新聞留下的印象
什麼金表現不佳,大舉贖回等等
真正有花點時間去查一下基金與對應指數績效的人
恐怕很少

近幾年總回報債券基金沒有落後指數
它的主要變化是相對於指數的波動變大

一旦是向下的波動
就引起媒體廣泛報導
讓人以為它近年都在落後

以新聞當成知識來源
相當不可靠

綠角 提到...

EDDIE
我實在很難回答基金公司會不會提高收費

假如是Vanguard的公司結構
那它很難調高(因為投資人就是公司股東)

假如是有外部股東的資產管理公司
建議您可以直接詢問它們的投資人諮詢部門
看看他們能否給您不會調高費用的保證

綠角 提到...

謝謝蔡醫師的分享
這真的是很難想像

我當初也認為,PIMCO應該就是Gross退休前的最後一個工作了
就像Vanguard是柏格先生退休前的最後一個工作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的分享

當初LTCM就是典型例子
它成功時表現出的大幅勝過市場的現象
反應的就是也可能大幅落後市場的那另一半

投資人通常受前者吸引
然後在後半部,倉皇逃出

綠角 提到...

PIMCO Total Return長期的名聲其來有自
因為它大多時間相當穩健
贏指數的年度 贏一點點
輸的時候,也不會差太多
較容易讓投資人持有
真的享受到長期的報酬
(但前題又是,你要事先就知道他未來很行)

這點在近幾年有點變化
它變得比較會大幅的落後或領先指數
這種波動,就會讓投資人的情緒開始出現
參與投資決定

波動太大,從來不是好事

learnman 提到...

LTCM失敗之處就是太成功...
跟麥哲倫基金還有總回報債券基金一樣也是太成功惹的禍...
LTCM因為策略太成功變成當時市場上有太多模仿者(大家的部位都一樣),當市場出現波動,想賣出變現反而找不到買家,因為大家都變成賣家...
而這檔基金又太過自信幾乎不考慮流動資金的問題,所以才會出事...
麥哲倫基金跟總回報債券基金則是因為太成功到規模太大,當規模大到變成市場的一部分,就很難打敗市場了,因為基金的進出等於也就是影響市場漲跌的一部分,就像要影子要去追實體一樣,永遠都會慢實體一拍.

learnman 提到...

PTTRX最近五年來只有2011輸大盤,其餘不是大贏就是小贏...
只是真正大型法人客戶跟富豪資產配置除了看報酬以外最在乎的還有波動性...因為假設你是退休基金的主管,當員工退休金發放的時候你總不能告訴退休員工因為波動性的關係今年退休員工只能發6成退休金!
校產基金的主管總不能說因為波動性的關係,今年教職員薪水只發7成!
這就是為何馬多夫會這麼吃香,馬多夫提供給客戶的就是10-12%左右的報酬,這種報酬是非常貼近市場平均數的報酬,一點都不神奇,神奇的是馬多夫始終每年都是10-12%幾乎毫無波動性,才會騙倒一堆達官顯貴...

匿名 提到...

謝謝綠大的解說,
我對葛洛斯的印象還真的都是從新聞來的

綠角 提到...

匿名先生
不客氣~~
很高興能有點幫助~

綠角 提到...

謝謝Learnman的分享

馬多夫那次詐騙那麼難防
的確就在於他的報酬是只有比市場指數高一點
不是高很多

穩定的勝出
即使幅度很小
也是很特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