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1---收入不均將如何發展


寫在前面: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這本書頗具份量,內容共577頁。加上書末的Notes與Index,總共近700頁。看完全書,至少要幾個月的時間。我想等到看到最後一頁,再回頭寫讀後感,恐怕會忘掉很多當初閱讀時的收獲。所以這次,我將邊看邊寫。讀後感將在不同的時段發出。

本文開始:

本書作者Thomas Piketty先生,任職於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是一位經濟學家。原書以法文寫成,我看的是英文版。

這本書的Introduction一定要看,對於歷史脈絡與全書主軸有很好的解說。

財富分配將如何演變,資本主義的發展是否無可避免的會造成財富愈來愈聚集在少數人手上?

這是一個重要問題,但卻也是個太常被當代經濟學研究忽視的問題。太多人討論到這個主題時,憑藉的就只有自己的觀點與想像。對於歷史,或甚至當下的狀況,缺乏確實的體認。

這本書從Introduction開始介紹過去的經濟學家對這個問題的看法與研究。

Ricardo(李嘉圖)和Marx(馬克思)持悲觀的看法。

Ricardo認為,當人口與產出達到穩定成長後,土地無法成長,會變得相對愈來愈稀有。所以土地價格將愈來愈高,租金也將跟著水漲船高。地主拿到的租金,將占全國收入愈來愈大的一塊。造成財富不均。

(結果這點沒有發生,因為在工業化的過程中,農業在全國財富所占的比重愈來愈低。200年前的論點,倒是和現在人口愈來愈多,所以不動產價格不會跌的說法頗為近似。)

工業化曾有段時間,帶動經濟成長,但勞工並未受惠。英國與法國在19世紀的前60年,都發生經濟成長,產能增加,但工資停滯的狀況。大多成長的利益,歸於資本家。勞工忍受長工時,低工資與不良的工作環境。

當大多人並未從中受益時,這樣的經濟成長有何益處?

Marx就是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下,發展出共產主義的論點。

這是對資本主義的悲觀看法。

國家財富的資料,要到兩次大戰之間,才有經濟學家與政府開始建立每一年度的National accounts。

個人財富的資料,必需這個國家有施行所得稅,才有比較詳實的資料(因為所得稅報表,等於就是個人收入報表)。大多工業化國家約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後開始施行所得稅。

所以Ricardo與Marx就某種程度來說都是”空談”。用自己的想法建立理論。

這些悲觀論點在20世紀被Simon Kuznets完全逆轉。他研究美國1913到1948的資料,推導出資本主義發展到較為先進的階段,財富不平等的狀況將自動縮減的結論。

所以對財富分配的未來發展,從極度悲觀,到無比樂觀,都有人支持。

這顯然是一個重要的問題,但為何現代經濟學卻少有人研究。這是作者對當代經濟學界提出的批判,太多人醉心於單純美麗的數學算式與模型,卻忽略了歷史研究,也忽視了經濟研究是一個應與社會發展貼近的學門。

在21世紀初期的我們,其實跟19世紀初的人們一樣困惑。我們都見證了無與倫比的發展,當時是歐洲的發展,現代是新興市場的迎頭趕上。但未來到底會怎樣呢?

財富分配的不均,將嚴重到動搖社會基礎?

或者如Kuznets所說,這是一個隨著經濟成長就會自動緩解的問題呢?

這本書從徹底整理歷史資料與為讀者建立基本概念開始做起。


回到首頁:請按這裡

初來乍到:請看”如何使用本部落格

相關文章: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2---收入必需來自生產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3---資本主義第一定律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讀後感4---低成長率才是常態

The Birth of Plenty讀後感續1—各國的經濟發展

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Prosperity without Growth)讀後感

“大崩壞”讀後感1---太平洋邊疆

2 comments:

learnman 提到...

台灣那些鼓吹打房的學者專家還有民眾...
邏輯也真的蠻可笑的...
把房價問題上綱到居住正義跟政治選票...
心理頭不就是已經認定”房價只漲不跌”
心中認定”房價只漲不跌”的人居然有臉談居住正義?這也真的有夠匪夷所思了!
而且因為房價這個洪水猛獸怪獸惡魔只漲不跌殘害老百姓.所以我們要用正義的口號,用政治選票來解決牠…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種洗腦邏輯跟推銷房地產的財團建商有啥差別?

最有趣的是把財團+投資客當成不公不義的炒房元兇這個論點.(就像股市跌個幾千點就會有人怪禿鷹跟空單一樣)
如果房價漲跌跟財團+投資客有絕對因果關係的話,哪天房價下跌,合理推論是不是要說,財團+投資客配合公平正義打房呢?沒理由漲的時候有因果關係,跌的時候沒因果關係吧?
實情就是這些人可沒這麼偉大,頂多就是跟著市場循環起伏而已...
如果財團+投資客真的能夠決定房價走勢,那1992年-2003年台灣房價應該要持續走多然後漲到現在才對,搞個大多頭20年,財團+投資客不是會賺得更飽?
實情就是漲漲跌跌市場常態而已(如果感到意外肯定沒看過以前的數據),只是房價漲跌的延續時段通常會超過多數人的記憶範圍,所以才會有出只漲不跌這種神話...

learnman 提到...

記得當初一堆專家預測能源會吃掉糧食生產...
結果,證明這個世界上沒有只漲不跌的商品,市場不是白吃,漲多了自然會有替代品出來...
頁岩革命開始波及穀物市場行情
頁岩革命已波及到穀物市場的行情。隨著頁岩油的增産,美國的原油進口依存度大幅下降,增産與汽油混合使用的乙醇原本是為了降低石油對外依存度,現在變得沒多大必要了。美國國家環保局上個月提出了下調乙醇強制使用量的方案,如果得以實施,將導致作為乙醇生産原料的玉米的需求下降,成為價格下跌的主因。頁岩革命已開始抑制穀物價格高漲的風險。